•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12/06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11/21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11/12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11/02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10/16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8/20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7/24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7/11

《湘问》是湖南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客户端“新湖南”的重点频道之一,由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华声在线新闻网站(voc.com.cn )、新湖南客户端联合主办,是媒体融合下的党媒移动问政、监督、咨询平台。《湘问》频道与湖南日报“舆情”版、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栏目在人员、后台、数据库、采编流程上互通互融,形成党报、党网、党端于一体的融媒体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投诉直通车 > 投诉举报

投诉主题:溆浦政府违规向种地农户收取水资源费

发布时间:2019/01/01 09:04
标签:怀化  溆浦县政府
 
 


+ -

尊敬的上级领导你好,我是溆浦县低庄镇牌子田村的居民,今天我村干部赵季秋同志来我家催收农田灌溉水资源费,我说我们家好几年没种水稻了,没有用过水,为什么要交水资源费呢?他回答说这是县里规定要收取的,不管你种不种地,用不用水。但是,我一个同学给我提供的湖南省政府部门2013年发布的一个文件里面明确规定,凡是农业生产用水和农民生活用水,暂不收取水资源费。按说我们县我们村也属于湖南省管辖,可为什么这些年我们这里的干部一直向农户收取水资源费并且还不给开收据呢?

此稿由网友上传至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记者正在进一步调查核实中,未经华声在线许可,严禁转载。

部门、律师、记者回复

(共2条)

  网友:

  你好!

  关于强制征收农田水资源的问题。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等相关规定,水资源属于商品,实行有偿服务。我镇属于深子湖灌区,收取的是水费,并不是您所在网上反映的水资源费,收取来的水费主要用于渠道的维修、管护等。

  关于您家几年没有种植水稻了要交水费的问题。经核查,您家有耕地、水田1.58亩,2015年—2017年,您先后委托朱岩生、曹先哈代种,水费已由代种人缴纳。据村民反映,你家在2018年种植果树0.7亩,种植水稻0.8亩,果树和水稻都需灌溉用水。

  关于不开收据涉嫌违法违规的问题。我镇是统一开财政收据到每个村,再由每个村统一开票到每个组。您所在的7组,组长工作非常负责,将其近8年来所收取水费的账目全部登记在一个专门的笔记本上。经查阅,所记账目一目了然,非常清楚。 镇村干部和组长在1月5日入户就水费收取一事向您爱人解释后,您家已交2018年的水费34元。

  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支持,也感谢您对我们工作提出的宝贵意见。

  今后,我们将进一步规范村级水费收取手续。

  低庄镇人民政府

  2019年1月8日

评论者: 低庄镇人民政府   2019/01/08 11:04   2

  尊敬的网友: 您好! 您反映的问题已转低庄镇人民政府核查、办复,感谢您的留言,祝您事事顺心。

  溆浦互联网宣传管理中心

  2019年1月2日

评论者: 中共溆浦县委宣传部   2019/01/02 11:12   1

网友评论

(共9条)
1月5日上午,低庄镇政府和镇水管站领导找我催缴水费时公开承认我反映的下列事实属实:1.溆浦征收农田灌溉水费是按灌区农田面积摊派,不是按农田实际灌溉水量计征;2.我县历年来村组干部收交水费都未开过收据给农户,农户要求开收据是对的。1月5日晚上,我村村组干部来我家收水费时承认我家2018年未种水稻,没有用水灌溉过农田,同时还承认我村还有一部分农户跟我家一样,没浇灌过农田仍然需要缴纳水费。当我把水费交给组长向他索要收费收据时,组长说上面没给这项收费提供收费收据,所以他也没办法。最后,我把从学校里带回来的收款收据递给组长,让他开了水费收据给我作为缴费凭证。

评论者:正义力量在哪   2019/01/08 16:40   9

今天我看到了低庄镇政府在红网的回复,发现其回复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第一,2018年我家只种玉米,没种水稻,这事村组干部是清楚的,但该回复却谎称我家2018年种了0.8亩水稻;第二,我村向农户收取农田灌溉水费是按田亩面积摊派的,不是按实际灌溉情况计量收费,并且收费者从未开过收款收据给交费人,可此事在回复里只字不提。

评论者:正义力量在哪   2019/01/08 12:24   8

因不堪忍受前来催缴农田水费的干部骚扰,1月5日傍晚,我家被迫向村组干部缴纳了水费。我期盼来年溆浦县政府和人大机构制定科学合理的农田灌溉水费征收管理办法。首先,水库灌区的水源只有被所属管理部门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注册为商品,才能出售给农户。其次,提供灌溉商品水源的卖家必须与需求水源的农户签订供需合同,买卖才算有效,政府官员不能干预或强迫买卖,强制农户消费。再次,农田灌溉水这种商品的价格和计量方式必须通过买卖双方协商确定,任何一方不能单方面作出决定。最后,水库灌区的水源既然被注册为商品,那么,卖家必须自觉依法向国家纳税。

评论者:正义力量在哪   2019/01/07 09:19   7

昨晚九点多,我村组长来我家敲门催缴水费,我没有缴纳。今天白天,低庄镇政府和水管站的干部又来找我催缴水费。他们狡辩说,省里文件和水法条款规定的是农民农业生产用水不需要缴纳水资源费,而溆浦收取的不是水资源费,而是取水管理费,是灌区渠道引水灌溉管理费,另外,还包括几元钱的村组义务工筹资。他们说,他们之所以收取这些费用是因为牌子田村的农田在深子湖水库灌区范围内。之所以按田亩的面积计征水费,是因为抽不出人力来核算每个农户灌溉农田的实际取水量。因此即使有个别农户农田取不到水,没有用水灌溉过农田,也得缴纳这些费用。

评论者:正义力量在哪   2019/01/05 13:24   6

溆浦农村教育靠浙江支教奶奶周秀芳捐助来筹资,溆浦农村防洪水利工程建设靠征收农田水资源费来筹资,表面上看,这些钱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但是,堂堂一百万人口的大县,长期依靠这种违反政策和法律法规的下三滥手段充实财政、国库妥当吗?我建议湖南省政府把溆浦县乱摊派、乱收费事件作为坏典型来抓,在全省范围内开展对地方政府的行政不作为和乱作为的整顿清查行动。

评论者:低庄村民   2019/01/04 09:19   5

我们姑且不说溆浦县收取这项费用合不合法,违不违规,就算你官员要收费,也得按照实际受益的农田准确核算金额呀。如果人家没种水稻,没有用水灌溉过农田,那你政府凭啥要人家缴纳水费呢?就像我们穷农民没有去过美国,那么你凭什么要我们给美国政府纳税呢?再就像我们拉板车的农民根本就没有拉板车去高速公路行走,那么你凭什么要我们掏钱缴纳高速过路费给收费站呢?

评论者:低庄村民   2019/01/02 14:55   4

我是低庄镇牌子田17组村民,我证明这个举报内容属实。让我想不明白的是,中央和省市领导一直都在抓精准扶贫工作,为什么溆浦县的官员却反其道而行之敢公开违法违规向农民征缴农田灌溉水资源费呢?他们收了费却不敢开收费收据给农民,可以想象,这些钱真的就一分不少地进入县财政了吗?掩耳盗铃是荒唐滑稽且令人蒙羞的事,我们溆浦老百姓为这些见钱眼开的官员倍感羞耻!

评论者:低庄村民   2019/01/02 13:24   3

据笔者了解,溆浦低庄农民灌溉农田所用的水均来自于附近的山塘、水库和水渠,而这些山塘、水库和水渠包括著名的深子湖水库灌区在内,绝大部分都是由当地农民集体出工修建的。试想一下,人家农民伯伯启用自己修建的水利工程灌溉自己的农田,凭什么要缴纳水费给政府?农民种地容易吗?

评论者:正义力量在哪   2019/01/01 16:16   2

《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第一章第七条规定,国家对水资源依法实行取水许可制度和有偿使用制度。但是,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及其成员使用本集体经济组织的水塘、水库中的水的除外。由此可见,农民作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即使利用山塘水库的水灌溉了农田,也不需要缴纳水利费。

评论者:正义力量在哪   2019/01/01 11:18   1

我要评论

【发布投诉主题请点击右上方“我要投诉”】
华声在线提醒您: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登录 注册
发表评论

订阅投诉

您可以在客户端借助于支持RSS的聚合工具软件,在不打开网站内容页面的情况下阅读网站内容。

↓扫码即可下载新湖南客户端↓

友情链接

手机二维码扫一扫

随时随地便捷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