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网上那些出于善意的批评,对互联网监督,不论是对党和政府工作提的还是对领导干部个人提的,不论是和风细雨的还是忠言逆耳的,我们不仅要欢迎,而且要认真研究和吸取。

永兴法院执行局形同虚设致两人死亡的凶手至今逍遥法外

时间:2018-12-17

涉及单位:永兴县法院

地区: 湖南省  郴州市 

彭建*、张远*两被告至两人死亡已有5年多可至今逍遥法外(见2013)永民初字第1043号判决书,审理拖拖拉拉就审了近四年多,中间在网上投诉才好不容易审完了吧,执行局更扯从2017年4月17日申请执行至今泡泡都没起一个。有什么事比牵涉人命的事情还重要?他们到好2018年10月6日一纸信函说让自己发现线索再申请执行...还说穷尽所有手段,看到说穷尽所有手段就来气,我倒是想问问办案的法官,什么叫穷尽所有手段?只是针对财产吗???你们执行局除了能做这点事其他事都做不了了吗???傻子都知道在打官司前财产肯定都转的一干二净了。请问是公安部门穷尽所有手段正式协查了?还是网上穷尽所有手段追逃了?还是去彭建*户口所在地调查了?还是用心找过他们家人了?什么都没有做这就是你们嘴里所说的穷尽所有手段???据我向办案法官了解的是;1、公安局未真正协查,至今未追逃...2、未去彭建*户口所在地及亲属实地调查。3、对张远*监控不力,完全可以抓到人,可法官们硬是在过了1-2个月后才用心去找却只在法院几公里地方的被执行人,结果是了无音讯,让其有足够的时间潜逃。

如今高科技时代,真心找两个人很难吗?还说穷尽所有手段,在说这句话的法官对的起你头顶上的国徽吗?拿着纳税人给的工资,拿着我给法院办案的费用想想两位冤死的受害者你们心安吗?法院是为人民真正办实事的地方,无奈才到法院来解决。可是解决的结果是把皮球有踢回给受害者家属,你们这不是二次多次的伤害受害者家属吗?

请问以后还有谁敢相信法律?谁还敢相信国家用心建立起来的司法体系?贵院难道就不能有一点点作为吗?希望贵院少打官腔多办实事,与兄弟单位齐心协力真心为受害者办事实。我不针对哪一位法官,是不是贵院的办案方式要改改了???至于国家司法体系弊端我不发表任何评论,希望上级执法主管部门动用所有的手段尽快抓到被执行人给被害人家属一个合理的说法,而不是等到俩被执行人自然老死才结案。

逝者的父亲及丈夫;舒克*137140384**

2018年12月17日

投诉反馈,及时掌握

已回复

发布评论

上传图片 支持jpg,gif,png等格式,5M以内

    部门回复列表

    • 永兴县人民法院 2018-12-21 11:26:09

      永兴县人民法院 关于申请人舒克红、黄作田、曹爱香与被执行人彭建斌、张远遥产品责任纠纷一案执行情况回复

      一、当事人的基本情况

      申请执行人:舒克红,男,汉族,1971年9月5日出生,住湖南省沅江县清浪乡八方村三好组。 申请执行人:黄作田,男,汉族,1951年8月25日出生,住湖南省永兴县湘阴渡镇堡口村苟岭二组。 申请执行人:曹爱香,女,汉族,1953年3月15日出生,住住湖南省永兴县湘阴渡镇堡口村苟岭二组。 被执行人:彭建斌,男,汉族,1990年1月25日出生,住湖南省涟源市杨市镇大坳村砂坪组。 被执行人:张远遥,男,汉族,1976年8月2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永兴县便江镇大桥路457号。

      二、案件的审理情况

      2013年4月25日,受害人黄春梅(原告舒克红的妻子)和舒子宸(原告舒克红的儿子)在周德强(黄春梅的妹夫)家卫生间使用海信牌热水器洗澡时因煤气中毒死亡。后,原告舒克红、黄作田(受害人黄春梅的父亲)、曹爱香(受害人黄春梅的母亲)将供货商彭建斌、经销商张远遥、周德强三人诉至法院,申请赔偿。2016年9月22日,永兴县人民法院作出(2016)湘1023民初471号判决书,判决被告彭建斌、张远遥于判决生效后30日内赔偿原告舒克红、黄作田、曹爱香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丧葬费、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各项损失1 104 138.6元。

      三、案件的执行情况

      判决生效后,两被告未依法履行生效判决所确定的法律义务。2017年4月17日,申请人舒克红、黄作田、曹爱香向法院申请执行,本院于当天立案执行。2017年4月24日,本院对被执行人彭建斌、张远遥财产情况进行了网络查询,均无财产;2017年4月28日,本院对两被执行人的房产情况进行了查询,均无房产。2017年7月18日及2018年8月4日,再次对两被执行人财产进行网络查询,依旧无财产。 2017年9月17日,本院执行法官前往被执行人张远遥户籍所在地永兴县马田镇寨下村,据村干部及村民的反映,张远遥一家早已搬离该村,法官随后前往民政局查询了解到张远遥与妻子已经办理离婚手续。另一被执行人彭建斌户籍所在地为湖南省涟源市,因一直未有线索,法院尚未去户籍地调查。本院在将被执行人张远遥、彭建斌纳入限制高消费及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后,依法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因申请人舒克红在深圳务工,本院依法将终结本次执行裁定书邮寄给了申请人舒克红。

      四、特别说明的几点情况

      (一)关于帖子里提到的法院对张远遥监控不力,放任不管。承办法官在收到案件后,第一时间通过电话联系上了被执行人张远遥,要求张远遥在7日内到法院就案件执行计划进行说明,张远遥口头答应会前往法院处理。七天后,张远遥未按照通知到法院,法官再次联系的时候被执行人张远遥已经更换电话号码,法院一直未实际掌握张远遥的联系方式,也未能获知其具体下落,无法进行监控、采取强制措施。

      (二)关于帖子里提到的未追逃。因本案是民事执行案件,法院没有网上追逃的技术手段以及实施条件,公安机关对民事案件无法进行网上追逃。因找寻不到被执行人彭建斌、张远遥,本院将两人信息移送永兴县公安局协助查控,但亦未查询到两被执行人下落。

      (三)申请人向法官反映过被执行人的财产转移情况,执行干警在接到线索后第一时间前往被执行人张远遥在永兴县烈士陵园对面的门面,但该门面在2015年就已经转让,现为一家理发店。因诉讼阶段,申请人并未申请保全,法院亦无权主动在诉讼之初就对被执行人财产进行保全。

      五、下一步打算

      1、继续加大对被执行人的财产核查,摸排可供执行财产;

      2、到彭建斌户籍所在地湖南省涟源市查找财产线索;

      3、加强与申请人的沟通,做好释法明理工作。

      永兴县人民法院

      2018年12月20日

    我要投诉 部门回复 下载新湖南 在湘问上提问

    最新投诉

    更多

    关注排行榜

    更多
    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 华声在线新闻网站 湖南日报社新媒体中心 主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