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网上那些出于善意的批评,对互联网监督,不论是对党和政府工作提的还是对领导干部个人提的,不论是和风细雨的还是忠言逆耳的,我们不仅要欢迎,而且要认真研究和吸取。

《湘问》是湖南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客户端“新湖南”的重点频道之一,由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华声在线新闻网站(voc.com.cn )、湖南日报社新媒体中心联合主办,是媒体融合下的党媒移动问政、监督、咨询平台。《湘问》频道与湖南日报“社情民意”版、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栏目在人员、后台、数据库、采编流程上互通互融,形成党报、党网、党端于一体的融媒体平台。

株洲市芦淞区人民法院听信原告一面之词,作出判决

时间:2023-11-01

涉及单位:株洲市芦淞区人民法院

地区: 湖南省,株洲市,芦淞区

2019年前夫去世,留下十万一千元遗产,当时只有亲生儿子刘凯才能取出,取出后,大伯孙跃进因在前夫生病期间给前夫出了医药费和大姑姐出了墓地费,刘凯就将这饯取出,大伯拿了5万,刘凯得5万1千,可2022年,私生子孙鹏将刘凯告了,要分得5万,由于刘凯2019年投资失败,他奔走他乡,手机停机,任何信息、传票都收不到,唐春艳庭长垵缺席判了,判决书到了周斌执行那里,刘凯微信限制,我们我知是遗产纠纷案引起的,我们赶紧问唐庭长,孙鹏和他母亲在审诉里说多次和我们沟通,说谎话,刘凯电话都没了,怎么会和他们沟通,甚至都不知道有孙鹏这个人,到是我们和孙鹏母亲沟通多次,既然前夬死了,你说孙鹏是前夫儿子,你有什么证明是亲生儿子呢,孙鹏母亲抱着4、5岁的孙鹏堵住厂门口说是前夫儿子,硬逼他要结婚,把前夫的女朋友都赶跑了,可后来前夫真跟孙鹏母亲在一起了,又将近20多年不打结婚证,还骗光了前夫所有的钱在长沙买了房子,前夫病了为什么不来侍候,前夫生病住院都是大伯姑姐管,最后前夫孤老病死家中,还是邻居发现了逼知孙鹏母亲,可她当晚不肯来,第二天才来,然后要孙鹏来继承遗产,如果是夫妻,长沙到株洲一个小时,为什么不来办理后事,听创有钱了,马上就来,我们不是不讲理,你只要证明是前夫儿子,除去前夫在住院期间的费用和墓地费,两儿子在平摊,该得多少就多少,可法官不主持正义,不调查取证,只知道告诉我们如果不服可以骑鹏,可我们拿起法律武器,告孙鹏要继承遗产,也应承担父亲生前的债务,可张拥军法官说这次刘凯洁孙鹏案和孙鹏告刘凯案没关联,为什么没关联呢,孙鹏你告了刘凯,刘凯才反告你呀,我们老百姓没关系后门可走,你孙鹏连小学都被学校开除的浪子,就因为当上了协警,就不同吗?法官判案不要走访取证,调查吗,只要到株洲市卫门口南方雅玛哈减震厂和前夫邻居,米粉店蒋丽老板,调查一下就知道前夫是不是被孙鹏母亲骗光了钱,然后不管前夫死活的狠毒女人,为什么法院不伸长正义呢?张军法官说得好,法官是为老百姓解决问题的,而不是制造矛盾的,为什么正义的法官到哪里去了呢?我代表儿子找到唐庭长,她说你不服可以告,找周斌执行人他说不服告,可真告到张拥军法官那,他又说前面的事现在的哥不是一个事,到底谁才能真正为老百姓作主呢?

投诉反馈,及时掌握

处理中

声明:

1.以上内容仅代表投诉者本人,不代表湘问·投诉直通车立场。

2.未经授权,本平台案例禁止任何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发布评论

上传图片 支持jpg,gif,png等格式,5M以内

    我要投诉 部门回复 下载新湖南 在湘问上提问

    最新投诉

    更多

    关注排行榜

    更多
    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 华声在线新闻网站 湖南日报社新媒体中心 主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