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网上那些出于善意的批评,对互联网监督,不论是对党和政府工作提的还是对领导干部个人提的,不论是和风细雨的还是忠言逆耳的,我们不仅要欢迎,而且要认真研究和吸取。

《湘问》是湖南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客户端“新湖南”的重点频道之一,由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华声在线新闻网站(voc.com.cn )、湖南日报社新媒体中心联合主办,是媒体融合下的党媒移动问政、监督、咨询平台。《湘问》频道与湖南日报“社情民意”版、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栏目在人员、后台、数据库、采编流程上互通互融,形成党报、党网、党端于一体的融媒体平台。

调查报道|完成学业却拿不到毕业证?招生机构乱收费被质疑

时间:2024-05-31 16:59

来源: 华声在线

浏览量:14249

华声在线5月31日讯(记者 余茜 谢龙彪)“完成学业近一年,毕业证为何迟迟拿不到……”近日,华声在线《湘问·投诉直通车》栏目收到多名网友反映,在奥鹏教育报考“专升本”并完成所有学业后拿不到毕业证。9个月后,意外得知毕业证到了另一家培训学校——宁乡市楚才培训学校(以下简称宁乡楚才)的手中,需再交300元才能发证。

记者调查发现,两家机构系合作关系,双方合同约定,不得向学生收取除学费之外的其它费用,但招生机构仍违约收费,将费用转嫁到了学生身上。

投诉:完成学业想拿毕业证需交300元

2021年,在广州工作的网友卢女士通过广州佰平教育报名了北京外国语大学网络教育学院的“专升本”课程,学时为两年半,卢女士通过佰平教育全额缴纳了学费1万多元。

2022年2月,佰平教育因资金链断裂,宣布停止服务。“佰平教育倒闭后,一名自称是合作机构——奥鹏教育长沙地区的黄老师主动联系并接手了这批学生,约70人。”卢女士告诉记者,转到奥鹏教育后,黄老师又以佰平教育部分费用未予结算为由,要求再支付了3000多元,“黄老师承诺,此后无需再支付其它费用。”

e02a043aa97d08827fed4672f3c0628ea2d3d5721717145222.png

卢女士的教学档案。

2023年7月,卢女士顺利完成了学业,取得毕业资格。然而,一直未领取毕业证,期间多次询问黄老师,未予回应。

对接群内沟通截图。(以上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直到2024年4月,在卢女士和其他学生的一再追问下,黄老师才答复说,“毕业证在宁乡楚才,需再支付300元才能领证。”随后,黄老师便将学校财务拉进群,对接毕业证一事。

卢女士十分疑惑,“在奥鹏教育官网线上学习,为何毕业证却由其它机构发放?明明已结清学费,为何领取毕业证还需再交钱?”由于卢女士未支付该笔款项,她的毕业证也被扣发。

另一名学生陈先生也向本栏目反映了类似的情况,“考虑到工作需要,我不愿再耗下去了,支付了300元后,目前已收到了毕业证。”

回应:系招生机构私自收费,已责令停止收费

5月7日,记者从北京奥鹏远程教育中心有限公司长沙分公司(以下简称“长沙奥鹏”)工作人员程女士口中了解到,宁乡楚才确为北京奥鹏远程教育中心有限公司授权的远程教育学习中心,双方共享学习资源,但具体收费、学生管理、毕业证发放等服务均由宁乡楚才自行负责,长沙奥鹏未与这批学生直接联系。

程女士还告诉记者,“黄老师非长沙奥鹏员工,这批学生为宁乡楚才直接招收,毕业证早已由奥鹏统一发到宁乡楚才,楚才再分发至每位学生,长沙奥鹏代发的毕业证不存在收费,楚才的情况我们不清楚。”

对此,宁乡市楚才培训学校法人胡冠表示,学生学费是交给了奥鹏,楚才未收学费,但实际的教务服务及成本均由楚才承担,这300元是学校单独收取的服务费。

奥鹏作为授权方,对楚才的收费、教务等问题,是否有管理责任?企业之间存在经济纠纷,把相应费用成本转嫁到学生身上是否合理?5月30日,记者带着疑问再次联系了湖南奥鹏教育管理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朱女士回应称,双方所签署的授权合同已明确约定,楚才不得向学生收取除学费之外的其他费用。“收到投诉后,公司已责令楚才停止收取这笔费用,并妥善发放毕业证。”

卢女士告诉记者,因需要毕业证,她无奈支付了300元,目前已收到了楚才发放的毕业证,但对于收费事宜,她依旧有疑问。

对于收费发放毕业证一事,记者将继续关注。


一审:谢龙彪,二审:刘乐,三审:刘建光

投诉反馈,及时掌握

发布评论

我要投诉 部门回复 下载新湖南 在湘问上提问

最新投诉

更多

关注排行榜

更多
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 华声在线新闻网站 湖南日报社新媒体中心 主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