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网上那些出于善意的批评,对互联网监督,不论是对党和政府工作提的还是对领导干部个人提的,不论是和风细雨的还是忠言逆耳的,我们不仅要欢迎,而且要认真研究和吸取。

读完两年半的函授被告知学费未交 几经转手的学费哪去了?

时间:2022-09-09 10:49

来源: 华声在线

浏览量:70245

长沙县起程教育培训学校。(记者 摄)

华声在线9月9日讯(记者 谢龙彪 熊阳浩 实习生 甘秘秘 吴东忆)读了两年半的函授,毕业时却发现学费未交,毕不了业。近日,网友小唐在《湘问·投诉直通车》《消费投诉》栏目发帖投诉称,在长沙起程教育培训学校(以下简称长沙起程)报名湘潭大学的函授,合作的“中介”却没有将学费上交,学校以未收到学费为由,拒绝为其申请毕业。

读完两年半的函授,毕业时发现“未交学费”

小唐通过长沙起程就读的成人高考。

2019年,在深圳上班的小唐想提升自己的学历,深圳市松港教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松港教育)工作人员联系她,声称有“办法”报名湘潭大学的函授。

“松港教育声称与深圳市理想起程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理想)有合作,长沙起程是湘潭大学的直属函授点,而深圳理想是长沙起程的分校。”小唐告诉记者,她将学费交给松港的一位老师后,该老师又将款项转给深圳理想的一位名为“易某华”的负责人。

小唐报名时交给松港教育的学费收据。

随后两年多,小唐便在湘潭大学的在线学习平台上学习、考试。今年6月,小唐通过毕业考试后,却迟迟未见毕业证,一查学信网却发现,自己的学籍状态还是“在籍”。

起程教育财务表示,小唐学费“一次都未交”。

小唐联系学校,学校却告知“未收到学费,需补缴两年半的学费5500元才能为其申请毕业。”

学费几经转手,三方均称“与自己无关”

记者调查发现,小唐先是与松港教育签协议,然后,学费辗转到了深圳理想易某华手上,最后,通过长沙起程报名学习。“现在三方都说‘与自己无关’,导致自己无法毕业。”小唐向记者吐槽。

长沙起程一名王姓负责人称,“易某华收了几十个学生的钱都没有上交,谁收了钱,(学生)就去找谁,找我们也没用,我们不可能垫付学费。”

易某华与小唐的聊天截图。(以上截图由投诉人提供)

小唐向记者展示了松港教育转账给易某华的截图,易某华则回应,“理想欠了自己几十万,让学生去找理想。”

深圳理想负责人王某波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易某华曾是松港教育一负责人,后来到深圳理想上班。“在理想只待了3个月,他收了一批学生的学费都未上交,我们也在找他。”

王某波还表示,长沙起程和深圳理想是两家公司,双方有合作,“长沙起程的法人是我弟弟,我已不是深圳理想的法人,目前在处理长沙起程和深圳理想相关事务。”

王某波告诉记者,“她(小唐)可以来公司找我,我们可以双方协商,一起解决问题。”

已交的学费能否追回,小唐能否顺利毕业?《湘问·投诉直通车》栏目将继续关注。


投诉反馈,及时掌握

发布评论

我要投诉 部门回复 下载新湖南 在湘问上提问

最新投诉

更多

关注排行榜

更多
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 华声在线新闻网站 湖南日报社新媒体中心 主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