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8/20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7/24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7/11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6/28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6/11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5/30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5/21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5/05

《湘问》是湖南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客户端“新湖南”的重点频道之一,由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华声在线新闻网站(voc.com.cn )、新湖南客户端联合主办,是媒体融合下的党媒移动问政、监督、咨询平台。《湘问》频道与湖南日报“舆情”版、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栏目在人员、后台、数据库、采编流程上互通互融,形成党报、党网、党端于一体的融媒体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 投诉直通车 > 记者行动

警惕伸向股民的网络黑手

发布时间:2019/05/05 10:03    来源:华声在线-湖南日报


+ -

湖南日报记者 史学慧 欧金玉

当前,一种以证券公司名义,主要通过互联网散布虚假个股内幕信息及走势,获得他人信任后,又引导其在自身搭建的虚假交易平台上炒股或炒期货,从而骗取钱财的诈骗手段不断出现,2月19日,公安部官方微博将这种诈骗方式纳入了新型网络诈骗手段之一。自去年以来,湖南日报社融媒体问政监督平台《湘问·投诉直通车》共收到这种类型的投诉1040条,受害者一个个损失惨重,悔恨交加。记者在此公开几条投诉,希望引起大家,特别是股民们的警觉。

案例一:

格兰特让我倾家荡产

本人姓张,今年1月,我被人拉进了一个股票群。群里有人建议我去直播间听课,有“老师”免费讲解股票知识。“老师”先是给我们分析股票,推荐股票。后来说现在股票行情不好,要带着我们去格兰特大挣一笔。开始没有多少人响应。往后几天,“老师”隔三差五地晒出他在格兰特操作的盈利截图,慢慢地群里就有人问“老师”现在还能不能在格兰特上操作,表达出想跟着“老师”做的意思,“老师”说可以。

我看到群里越来越多的人盈利,每天都有人发盈利图,我自己也动心了,也就提出要跟着“老师”做。“老师”便说要解散该群,重新建立个新的粉丝群,带我们去格兰特赚钱,如果不去的就会被踢出群。在群内一些人的煽动下,我们大多数人都在格兰特开户入金操作。开户只用了身份证的照片就开好了,也没有人怀疑。我刚开始不敢投入太多资金,入了6万元操作试了试,都有盈利。后来“老师”就催促我加金,并称不加金就不带我操作了。在他的威逼利诱之下,我又投入10万元。从这以后,我就开始赚小单,亏大单,感觉就像被人操控一样。亏损严重后“老师”又天天催促我继续投入资金,并承诺帮我把之前的亏损赚回。由于亏损过多,抱着想赚回来的心态,我又投入了15万元,最后亏损得剩下不到1万元。我问“老师”怎么办?“老师”不但不回我,还把我踢出了群,从此便不再与我联系。这时我才反应过来自己被骗了。就这样,在他们一步步的诱惑下,我前前后后一共亏损将近30万元。这是我家全部的积蓄啊!如果不是有刚出生不久的宝宝和正在坐月子的爱人在,我恨不得一死了之。

案例二:

操作上证50期权 赔了个精光

去年12月6日,我在网上被人带进一个牛股群,然后开设“股民公社”直播,一天4个“老师”连着上课,每天讲解股市大盘最新消息,分享自己的股市战法,不定时也推荐股票。慢慢地我们就信任他们了。

讲了一段时间后,他们就在群里说大盘很不好,年底有三倍私募牛股可以带领大家一起操作,把之前的亏损都给赚回来,还说某证券公司有朋友。他们在讲解股票的同时有意晒出他们自己在做上证50期权的账户,账户显示盈利很快。在他们的劝诱下,我们下载了期云宝做上证50期权。老师还通过群助理和我私聊,说做这个可以对冲股市风险,很快就可以赚回股票亏损,劝我入金操作,并向我推荐了开户经理。然后,他们把之前的群解散,专门建立了操作上证50期权的群。还规定该群只能按群助理发来的老师的提示操作,群员之间不能参与聊天讨论,一些群员经常在群里发赚了很多钱的截图。期间,我的助理不断催我多投点资金,以便赚得更快。可是我每次操作都是赚少亏多。没过多久,手续费加上亏损我便丢了一半的钱,我也没什么抱怨,总觉得自己没财运。

3月20日,我突然发现自己被踢出群,助理还有开户经理都把我拉黑了,我大吃一惊,这才感觉受骗了,连忙提现剩余的资金,页面提示工作日提现5万元可以当日到账,可3天过去了还没到账,我试了下入金也操作不了了。10多万元就这样没了!后来我才知道,该团队是有组织有规模的诈骗团队,该平台也属于非法黑平台,被骗股民不止我一个。

案例三:

操作中南电商交易糙米 “盈利计划”成笑话

去年年底,我收到免费推荐股票的短信,因自己这段时间炒股不利,就想听听别人的指导。加了微信后,被拉入群。一开始确实只是有“老师”在群内推荐股票,进直播间学习,高峰期有将近两万人在线学习,每天打卡签到并领取各种小福利。学习了一段时间后,“老师”就说现在股票行情不行,并似乎是无意中让我们看到了他在操作中南电商交易糙米。然后,老师就充分介绍操作糙米的各种好处,可以多空交易,机会多,利润高,可快速挽回股票的亏损。直播让学员们看到老师操作成功率高,利润丰厚。经过一段时间直播间学习洗脑后,我们已经对带单“老师”深信不疑。“老师”趁势提供中南电商客服,诱导我们去中南电商这个不知名的平台开户,刚开始几天操作,“老师”不让我们设止盈止损,造成资金巨大亏损。中途我们有点怕的时候,“老师”就鼓励我们再多入金,跟上操作,说会很快回本,结果越亏越多。经过一段时间,大批学员亏损后,“老师”就说要维修系统,停止直播,并且分战队,不进战队的就要踢出群。我再拿钱来要求进战队,“老师”以资金少为由不带我了。

目前,直播间已进不去了,微信群也关闭了,接着中南电商无法出入金,操作系统关闭,我们就这样被压榨干净后抛弃。所有的钱都是辛苦赚的血汗钱啊!如此巨大的打击,导致我最近精神恍惚,夜不能寐,时时想轻生,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公安部门:

正重点打击,仍存在难点

近日,记者就此事来到了省公安厅打击网络电信诈骗新型违法犯罪中心。一位姓赵的负责人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告诉记者,就在两天前,长沙一女孩向他们报案,称被诈骗分子采用上面同样的手段骗走160万元,女孩因此痛不欲生。这种网络诈骗方式,从2018年开始高发,在我省占了整个网络诈骗的30%左右,它的特点是诈骗涉案人员多,受害人多,涉案金额巨大,是公安部门的重点打击目标。

诈骗分子都是以团伙的形式存在,有负责聊天当托的,有负责财务的,有负责平台技术的,涉案人员一般多达数百人。作案手法大同小异:在社会上招募一些人,利用网络平台,以推荐股票为由通过微信加好友的方式拉一个群,群成员一半是“托”,是用机器人操控的。在群里以资深专家的身份获得信任后,用截成果图等方式引诱人进入一个“杀猪盘”,实际上这是一个虚假的盘,界面显示和真实的证券交易平台相仿,实际上没有任何关系,大盘指数的杠杆是由诈骗者自己操控的,平台里显示的账号也是私人控制的。将投资者的钱弄到手后,平台就关了,微信也没了。

一年多来,公安机关打击过许多这样虚假的骗人平台,但破案率依然不高。很多行骗者都将服务器外移到境外,给打击带来了巨大的困难。如最近公安人员去国外抓了70多人回来,但花费了几百万元办案经费。特别是有些狡猾的行骗者租用的是正规公司的服务器,给公安部门办案带来困扰和难度。另外,这种诈骗的金额十分巨大,一个团伙一个月诈骗几千万元一点也不稀奇,诈骗的钱财往往通过黑公司、地下钱庄转移,很难追回。

对此,一些专业人士认为,在当前网络诈骗高发频发的形势下,除了相关职能部门严厉打击外,可否进一步考虑建立一种统一、开放、长效的反诈骗平台,对各种网骗活动进行常态监管,第一时间发现并广泛发布、推送相关防骗信息和预警提示,以信息化手段应对信息化诈骗。网上网下联动,让骗子不能轻易得手。

我要评论

【发布投诉主题请点击右上方“我要投诉”】
华声在线提醒您: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登录 注册
发表评论

订阅投诉

您可以在客户端借助于支持RSS的聚合工具软件,在不打开网站内容页面的情况下阅读网站内容。

友情链接

手机二维码扫一扫

随时随地便捷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