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投诉青岛大学附属医院

投诉时间:2019-11-20

事发地区:内蒙古自治区,,

涉及单位:青医附院、青岛卫计委、山东卫计委

由于我父亲近一个月内活动后心脏疼痛,我预约了2019年9年15日青医附院西海岸院区心血管内科梅*平,当天我带着我父亲去了医院后,梅*平简单的询问了一下我父亲的情况,就让我父亲做个心电图,我陪着我父亲做完心电图后回诊室,梅*平看完心电图后,说有点供血不足,问题不大,就给开了点药,让回去吃吃看看,再别的任何告知也没有,我们一家人非常高兴,觉得没啥问题,结果当晚上我父亲就心梗去世,令家庭一下子崩塌,当天检查,当天就发生这事,让人接受不了,后听不少人说,这种病单从心电图检查是不一定检查出来的,这个医生挺不负责任,听了这话,心里也是很不舒服,我就于2019年10月11日去青医附院西海岸院区行政服务中心的医务处反映情况,是一个女工作人员接待了我们,当时问我去找医生了没有,我说发生这种问题我找医务处这没什么问题,医生你们可以去调查了解,我说我对医院的处置措施有疑问,如何通过一个心电图就判断没事,开了点药,让病人回去吃药就行,医务人员指着病历说这不是做了心脏cta了吗?我懵了一下,我说医生哪开了?她指着写的字我好好看了一下,才看出来是写了心脏cta,但是梅少平给我们看病时根本没跟我们说要做这个心脏cta,也没开这个检查,只是开了一个心电图,我更加确定这里面肯定有医生的失职和医疗过错,医务人员让我回去等5天至10天答复我,在这期间我也拿着病历和开的药咨询了别的医院的专家,就梅少平做的诊断和处置都存在很大的问题!病历上询问太简单,根据我父亲的描述活动后心脏前区痛一个多月,和心电图及我父亲的年龄,应该做进一步检查,只做心电图是不行的,但是该做的检查没做,写了cta也没做,也没让留院观察,开的药也不合适,也没告知应该注意的问题,出现什么症状该怎么办,任何也没告知,显然这个医生是有责任的,这样的医生会害很多人!听了这些话我心里更加的难受,也坚定了我必须要个说法,给自己维权的信心!煎熬的等了10天,始终没有等到院方答复,等到第11天,我实在等不了了就给医务处打了一个电话,接电话是一位男士,我把情况一说,他说他知道这事,他问问接待我那个女的,那边应该是把手按了话筒上,让我等了得两三分钟,听那边是在跟那个女的沟通,过了一会那女的接电话,说得约那个医生,我说那你上次让我回来等5天到10天,为什么没回复我,你可以找医生调查了解情况,结果女的态度也变得很不好,说我别纠结这个没用,问我见不见,见就这周末梅少平的做诊,我忍住内心的伤痛和失去家人的痛苦,我说好,那就周末,约定了九、十点钟,终于一天天的等到周末,我的朋友跟我一起去了青医附院行政中心,结果办公室门紧闭,我敲门后,里面有人回答,问问找谁,我说是你们这边医务室约的时间这周末来的,里面人回答,都不上班,让我找那个医务处的人,我说给我留的是固定电话,联系不上,结果里面就没了声音,再敲门也无果,我们等了一段时间,没办法,打的医院总值班电话,等了一半天说让我去找那个梅少平吧,我心里想,青医附院就这么解决处理纠纷吗?连个院方也不出现,约的今天,医务处也不出面,就让我直接找医生谈,想想这么牛逼的医院确实拿老百姓的事也不可能当个事,命在他们面前不是什么大事!对于老百姓来说是家里有人去世了,就是天塌了一样,对于医院来说不就是死个人吗?一年不知道死多少人,医院怎么可能会在乎!我真是没办法,医院不是历来这样吗?更何况青医附院,我们几个人就去了心血管内科找到了梅少平,然后让我们去旁边的房间谈,经过这么些天了,想想也是,这么强大的医院早就想好了怎么对付我了!现在梅*平死活就是说跟我们说了做心脏cta,我们不同意做,从来没跟我们提做心脏cta这事,也没开检查,现在说当时告诉我们,我们没同意!我说这是我的父亲,你说需要做心脏cta,我们会说不同意做吗?我们会拿这个当儿戏吗?我说那你拿出来我拒绝做检查的告知书吧,如果你说了,我不做,那你应该让我签字,这个医生又毫无廉耻的说没有这个,不用签!好啊!现在医院觉得我不懂,就这么敷衍我!院方始终没有个态度也不出面,说好的时间不答复我,约定见面谈的时间,院方也不出现,就让医生这么敷衍我!那我也将跟你们抗争到底,碰上你们关系这么厉害的医院,我深知自己的维权很难,我会求助一切社会力量,真心希望各大媒体、平台和网友们能最大能力的支持我,跟我站在一起给自己讨个说法。

投诉反馈,及时掌握
处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