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诉 搜索
2018/08/11 18:24
衡南县委、县政府、泉湖镇政府



尊敬的衡南县委、县政府和泉湖镇、村、组各级领导们:

您们好!

‌ 我是胡兴*,祖居衡南县泉湖镇红湖村八斗丘组,1952年出生,是一位66岁的老年朋友,我是家中长子。

现就以下三个方面不得已向衡南县委、县政府和泉湖镇、村、组各级领导们求助。具体情况如下:

(1):老父亲赡养问题。按理说、按人之常情说赡养老人是我们的义务和责任,我作为家中长子多次邀请老父亲到我家中养老,老父亲不愿意的情况下,其它4位弟兄提议出钱由小弟照顾老父亲在农村养老,几经周折,最后按照弟弟妹妹们的建议来操作,可是时间不长,小弟弟胡兴*因种种原因外出做事了,我提议让弟兄们轮番排班按几天制到农村的祖宅照顾老父亲,在这样的情况下,弟兄5人陆续排班照料,妹妹不参与照顾,老父亲对弟兄们做的买的饭菜挑三拣四,弟兄们也对我这个兄长非议不断,这种情况下,老父亲有工资2700,未与6个子女(5兄弟一妹妹)商议情况半个月之内又找3个保姆,并且要由老父亲指定人选,三弟胡兴*无奈交出由其保管的几万块钱给老父亲,在老父亲连续找了3个保姆之后,又跑到我居住的居委会大闹,说我们兄弟5人不赡养不做饭给他吃,老父亲扬言100岁他也要找老婆,我也是66岁的老人了,为了生活也在打工我也是征得老父亲同意的,现在弟弟妹妹们皆不参与老父亲这个事了。如今这个局面我作为长子也是心力憔碎。

(2):衡南县泉湖镇红湖村八斗丘组祖宅宅基地使用证问题。因家族中宅基地使用证不见,考虑到老父亲已经是耄耋之年,作为老父亲母亲的长子其一是为避免家族内部纠纷,认真执行父母大人盖祖宅时房屋分配定下的规矩;其二是为避免家族与外部纠纷;其三是为后辈们着想,从家族内外和睦角度考虑,在家族微信群发出倡议:“由兄弟姐妹们说服老父亲在世时能写份遗嘱关于祖宅房屋所属,兄弟妹妹们和村委大队均请在场作为见证人公证”。这事关今后家族内外和睦之关键。同时我也到泉湖镇国土所去问询,所长告诉我国土登记这那几年没有登记,只有最早之前的登记,是我老母亲的名字。可就是这个倡议和泉湖国土所的咨询,我的一片好心招来的是老父亲和弟兄妹妹们的猜忌、诋毁、辱骂。如今的局面我作为长子也是心力憔悴,有倡议书为证,有相关诋毁辱骂截图为证。

(3):老父亲今日(8月3日)打砸我农村房屋家具问题。我的老父亲在昨日居委会闹腾完后于今日8月3日打砸我农村房屋家具和门锁,将家具搬至外面禾堂,风吹日晒,有图片为证。偏偏老父亲砸我家门锁和家具,对其它的弟弟的做法睁眼看不见,这是明显欺负人嘛,弟弟妹妹们和老父亲均不会听从我的建议,如今这个局面,我这个做长子的也心力憔悴。

无奈之下,特求助衡南县委、县政府和泉湖镇、村、组各级领导进行协调,希望能解开以上三个问题,恳请各级领导急群众之所急,解群众之所忧!

关于对《一位66岁花甲老人的求助信》网帖的回复

广大网友:

日前,网上出现一篇《一位66岁花甲老人的求助信》的网友留言。获悉情况后,我们十分重视,并于近日组织镇民政、综治、红湖村及相关人员对网帖中所诉问题进行调查并举行协调会。现将情况回复如下:

一、关于胡老父亲的赡养问题。每月1-6日为老大胡兴*照顾时间,胡兴*在7月底付钱请保姆于1-6日照顾胡父,并提前与胡父沟通,征得胡父同意。胡父于8月3日对胡兴*位于红湖村房屋进行打砸,毁坏门、窗、玻璃等物,并将棉被等生活用品丢出。经双方协调,胡父承诺将毁坏物品更换,并承认此种打砸行为不当。

二、宅基地使用证问题。胡老父亲户口并未在泉湖,其集体土地使用证为其妻子名字,胡老母亲已经去世,相关继承手续需通过之后胡一家协商后,胡老父亲立下遗嘱,公证办理。经过协调,遗嘱相关内容,胡家正在商议。

三、经过协商,胡家六兄弟同意依旧按照以前每月每人300元的生活费用,于每月30日之前由胡家老二付给胡父。

四、经过协商,胡父同意胡家六兄弟为其找保姆照顾胡父起居。

五、关于胡兴*不赡养胡父情况。我镇组织相关人员对周边居民及胡家其余六兄妹经行调查。自2017年以来,胡兴*作为长子每月与兄弟协商安排好了胡父照顾相关事宜,并就照顾胡父所产生的费用做出了安排,承担了自己所应承担费用。在平时,胡兴*及妻子利用空余时间看望和照顾了胡父。周边居民及胡家其余六兄妹对胡兴*和胡兴*妻子及时履行赡养义务表示赞同。

泉湖镇人民政府

2018年8月22日

网友评论共 1条
首先,感谢衡南县委、县政府、网管办和泉湖镇各级领导及相关部门对此次事件的关注与重视和推动! 其次,关于衡南县网信办回复的第一点不敢认同,原因在于我胡兴*因在单位打零工刚上班在试用期不允许请假,我便将8月份的赡养老父亲的钱已交给邻居彭**代为照料,7月份我亲自在老家泉湖照顾,有彭**为证,而在7月份本该轮到某些弟弟时却人和钱都没有给,更谈不上去老家照顾老父亲,我的老父亲不去找7月份的弟弟们,不去打砸7月份不赡养的弟弟们,反而打砸我的门和窗以及家具,8月份的钱我也给了,我打工的事老父亲也是之前支持的,但是我的老父亲在接受湖南电视媒体采访时心口雌黄说假话,这些打砸我家的视频以及打我老婆的视频均已被湖南电视媒体拍摄,奇怪的很:我的弟弟妹妹们如果有道理为何不敢面对电视媒体的采访,反而他们私底下串通一气拒绝湖南电视媒体采访,从下午6点一直打电话打到12点,这是为何,恐怕只有他们最清楚。以上内容无论是政府和领导还是平面媒体和电视媒体均可以在当地调查采访邻居、我的姑姑以及我的老父亲和弟弟妹妹们。看看我胡兴*有没有说假话。弟弟妹妹们他们的相互串通一事,湖南电视媒体记者在场都听的清清楚楚。 最后,再次感谢衡南县委、县政府、网管办、和泉湖镇政府各级领导对此次事件的重视和推动!
评论者:hnhw2018  
2018/08/16 14:51
第 1 楼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