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高价水费该谁负责

时间:2020-06-30

来源:湖南日报

栏目:记者行动

编辑同志:

长沙市开福区苹果树幼儿园是一家民营幼儿园。5月28日,我园接到长沙供水有限公司送来的水费催缴通知,称幼儿园已完成户表用水改造,水表于2019年12月8日安装,按水表显示,截至5月18日,共产生水费36671.04元。此通知让我们大吃一惊,我园正常用水时,每月水费仅在800至1000元之间,今年幼儿园1月11日放假,5月4日才开园,满打满算用水不超过2个月,为何水费竟高达3万多元?

我园接到水费催缴单后到供水公司寻找原因,供水公司的水表检测系统上显示:深夜幼儿园无人用水时,水表竟显示每小时用水高达3吨。我园赶紧四处巡查,后来才发现是幼儿园外墙小区的绿化带内有根水管出现漏水,虽然此水管接到幼儿园的管网上,但并不是幼儿园在用水,管道深埋地下,不知流向何处。我园将此处水管截断,水表显示用水恢复正常。

现在,供水公司向我们催交这笔天价水费,我园觉得供水公司工作上也存在问题,造成的后果不应当由我园独自承担:一是供水公司安装水表时没有跟幼儿园对接,我园对新表安装不知情,导致对装表后水表是否正常运转疏于监测,我们甚至怀疑新表安装时,水表读数是否清零。二是供水公司半年后才通知用户交水费,其间又没有将异常用水的情况通知用户,导致用户完全不清楚自己的用水信息。三是我园过去用水一直正常,有可能是供水公司的改造工程导致了我园内部管道受损,出现漏水。

因此,我们认为,供水公司没有按规定流程办事,导致水资源浪费,出现如此天价水费,供水公司难逃责任。

苹果树幼儿园

记者追踪:

6月16日,长沙供水有限公司回复记者说,苹果树幼儿园水表安装属于金色比华利户改项目,该园水表安装的前期对接人为幼儿园前任江姓园长,但在2019年12月8日安装过程中一直无法联系,同时也联系不上当时身在国外的幼儿园法人。施工单位在告知金色比华利业委会后对幼儿园进行了水表安装。按规定,该处水表属于月抄范畴。水表抄表开账后,水费信息会以短信的形式实时发送至申请户主所留的手机号码上,同时公司也会于当月发放水费通知单。因疫情影响及防疫要求,水表验收、上线包括抄表均稍有滞后,因此该处水表于5月才完成第一次抄表。

长沙供水有限公司认为,该园水量出现异常,并不是水表有问题,而是幼儿园原内部管线漏损所致。按规定表内为用户自行维护和管理的范畴,该园应尽快缴清水费欠费。

直到记者发稿时,苹果树幼儿园和长沙供水有限公司依然没有就此事达成一致意见。

湖南日报记者 欧金玉


投诉反馈,及时掌握
7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