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网上那些出于善意的批评,对互联网监督,不论是对党和政府工作提的还是对领导干部个人提的,不论是和风细雨的还是忠言逆耳的,我们不仅要欢迎,而且要认真研究和吸取。

衡阳74岁失地农民来回跑好多趟买不上社保

时间:2019-10-18

涉及单位:县社保局、盘龙村居委会。

地区: 湖南省,衡阳市

我母亲,彭*秀,今年74岁。衡阳祁东盘龙村人。于2009左右成为了失地农民。2017年,祁东县社保局说失地农民可以一次性交完钱买社保。当时我父母觉得心里没有底,就没有买。到2018年10月份左右,县社保局又说可以买了。我父母看到一些邻居领到的养老金还不错,就决定买社保。我父母交完了相关资料后,县社保局的工作人员说:上面要审批,你们回家等消息。等了一段时间,没有反应,我76岁的老父亲就跑的县社保局去询问,社保局的工作人员说还在审批当中。后来来来回回跑了好多趟,都是说在审批当中。拖了一两个月后,我父亲再跑去问,县社保局的工作人员说:现在停止办理了。到了今年2019年4月份左右,又传来消息说,又可以买社保了。而且同村确实已经有人买了。我父亲准备好钱去到县社保局办理,县社保局的工作人员说:现在又停止办理了。原来说好的要我父母在家等消息,为什么可以办理了,却没有人来通知我父母?我们怎么都想不通。到了前段时间,又听说可以办理社保了,而且价格也已经从去年的五万多一点,涨到如今的六万九左右了。而且同村又有人办理了。我父母还是决定买。我两个七十多岁的高龄父母颤颤巍巍的跑去社保局去办理。谁知道社保局的工作人员又说:现在停止办理了,要等下一次了。我们一直搞不明白的是,2009年就登记在册的失地农民,买个社保怎么就这么难!我昨天亲自打电话去祁东县社保局理解了一下情况。县社保局的工作人员说,我们村上的干部递交的资料说,我父亲不想买了。所以他们就把我父亲的名字消掉了。既然是国家给的政策,我们有随时决定可以买社保的权利。我不知道村干部有什么权利可以越俎代庖!不由得人很容易往最坏的方向想,我父亲那个名额是不是被人冒名顶替了?我问:那我母亲的呢?听说名字还在电脑档案里,还在审批!

另外一件事就是我父亲,张*培,以前年轻的时候也做过村干部,去年国家有政策说是:以前的老干部现在每个月国家有生活补贴。当地的老干部有的去年就领到了那些补贴。我我父亲也早就已经按要求递交了相关资料申请,到现在还没有下文!

投诉反馈,及时掌握

处理中

发布评论

上传图片 支持jpg,gif,png等格式,5M以内

    我要投诉 部门回复 下载新湖南 在湘问上提问

    最新投诉

    更多

    关注排行榜

    更多
    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 华声在线新闻网站 湖南日报社新媒体中心 主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