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10/16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8/20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7/24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7/11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6/28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6/11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5/30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5/21

《湘问》是湖南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客户端“新湖南”的重点频道之一,由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华声在线新闻网站(voc.com.cn )、新湖南客户端联合主办,是媒体融合下的党媒移动问政、监督、咨询平台。《湘问》频道与湖南日报“舆情”版、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栏目在人员、后台、数据库、采编流程上互通互融,形成党报、党网、党端于一体的融媒体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投诉直通车 > 投诉举报

投诉主题:关于烟花爆竹企业退出生产后的补偿问题

发布时间:2019/08/13 15:48
标签:株洲  安全生产局
 
 


+ -

根据湖南省落后烟花爆竹企业推出工作领导小组2016年4月6日审议通过的《关于印发落后烟花爆竹生产企业推出工作总体方案的通知》,因炎陵县为非主生产区烟花爆竹地区,炎陵县隆昌烟花爆竹厂被迫于2016年6月30日退出,当时领导对我厂承诺按周边县市退补方式进行补偿,一位普通百姓为响应政府号召无奈之下全部退出,2016年11月9日在政府的威逼下,非自愿、走投无路的情况,签订了不对等协议—《炎陵县落后烟花爆竹生产企业退出奖补协议书》,其中协议并未详细阐明如何对企业进行补偿。现将企业退出的情况哭诉如下:
企业从2002年开始从事生产经营,历时14年左右,从开始建厂到投入生产,历尽各中艰难,人力物力的投入,让我付出巨大的精力和财力,共计投入资金一千余万元,其中负债伍佰余万元,补偿资金却只有148万左右,真是杯水车薪,如今企业关闭,补偿资金已全部用来还农民工工资、银行贷款和民间融资,可是现如今还有57万银行贷款尚未还清、还有一百余万元亲戚朋友的钱没有还清,这些负债让我这样一个淳朴的老百姓每天活在压抑中,让我喘不过气,让我无脸见人,说实话死的心都有。
周边县市的补偿情况是,攸县除省市补偿外,攸县政府补偿每厂100万元,醴陵鞭炮线每厂补偿52万元,烟花线每厂补偿130万元,而炎陵鞭炮线补偿5万元,烟花线补偿未见分文,其次攸县、醴陵都是不适宜扩建而被动关闭,而我厂是炎陵县唯一一家烟花爆竹厂,具备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从未发生任何大小的安全事故,一句话全部关闭,没有商量余地,不得再从事生产经营,同是共产党领导的政府,为何攸县、醴陵和炎陵有着天壤之别。再次攸县、醴陵的政府领导的能力对民生问题的重视显而易见,而炎陵政府的领导是无能还是视民生问题不值得一提,作为平民百姓,我们无申诉。2018年3月23日我曾书面做出《请求政府增加炎陵县我烟花鞭炮产业企业关闭推出奖补资金的报告》,3月23日副县长贺*福做出以下批示道“请县安监局*红局长商财政局,结合周边县和炎陵实际,拿出意见报胜利常务副县长定!”。当日何*红批示道“请陵*阳同志阅办”。之后各部门就借各种理由推辞,据我之门外,多次的询问结果,却永远得不到结果。
实事求是来讲,早几年当地政府为了发展我县经济,鼓励民间企业或个人投资设厂或引资办厂时进行各民间鼓励和帮扶。我厂为炎陵人民提供不少的就业岗位,为炎陵的经济建设添砖加瓦,作出了一定的贡献,而今政府对我们的承诺,我无数次地找县领导无结果,一拖就是三年,补偿金仍然没有着落,实在是寒心。我厂生产的14年时间里,每年生产的利润都投入到生产中,我一心想将工厂经营好,早日让企业还清负债,可现如今获得的补偿款与实际投入相差甚远。停产后,我厂被迫走上“资不低债”的骂名,我们的亲朋好友,员工纷纷上门要债,包括银行也天天在逼,如今已是负债累累。
以上原由一个,理有三,恳求上级政府领导为察民情,帮我寻求一条生路,职工集资的投资如何偿还,银行贷款如何偿还,望上级领导亲蓝实情,为我们申诉补偿资金,还清债务。如果政府不作为,我们只有死路一条,望政府救苦救难,解决我家实际困难,渡过难关。
望回复为盼。

此稿由网友上传至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记者正在进一步调查核实中,未经华声在线许可,严禁转载。

我要评论

【发布投诉主题请点击右上方“我要投诉”】
华声在线提醒您: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登录 注册
发表评论

订阅投诉

您可以在客户端借助于支持RSS的聚合工具软件,在不打开网站内容页面的情况下阅读网站内容。

↓扫码即可下载新湖南客户端↓

友情链接

手机二维码扫一扫

随时随地便捷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