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8/20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7/24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7/11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6/28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6/11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5/30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5/21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5/05

《湘问》是湖南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客户端“新湖南”的重点频道之一,由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华声在线新闻网站(voc.com.cn )、新湖南客户端联合主办,是媒体融合下的党媒移动问政、监督、咨询平台。《湘问》频道与湖南日报“舆情”版、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栏目在人员、后台、数据库、采编流程上互通互融,形成党报、党网、党端于一体的融媒体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投诉直通车 > 咨询求助

投诉主题:补助款迟迟不到账的事情到底该如何解决?

发布时间:2019/07/19 17:29
标签:郴州  资兴库管局、白廊人民政府移民办
 
 


+ -

首先,非常感谢这个平台给我咨询的机会,让相关人员对我这件事情非常关注,对我昨天的咨询给予回复。再感谢国家、湖南对我们移民区大学生的关注,有补助的政策来减轻家里的负担。7月19号下午相关人员来我家处理这事,我感谢他们能特地为此跑一趟,但是,在他们的说辞后,我经过一番思考。在这里,我在补助款迟迟不到账这件事情还有问题要问,还有话要说。

我先来说明事情的整个经过。2018年9月多,我在长沙上学,接到了爷爷的电话,让我联系我们村的支书和妇女主任,说是补贴的事情,于是我打了电话给他们,加了妇女主任的微信,按照她的要求填写了相关的表格和学校的在读证明,寄给了她。到了国庆节,我放假回家了,支书打电话到我家告诉我去村部办公室把户口簿、身份证(我和我爷爷的,我爷爷是户主)、爷爷的农村信用卡,填写了相关的信息。确认没有问题过后,我们才离开。之后没有收到过任何关于这件事的消息。直到12月31号爷爷去村里开党员会,咨询过妇女主任钱是否发放,但是她说文件还没交上去。此后这件事又没有了声音。到了今年的的5月9号,因为我这里只有妇女主任的联系方式,我之前又加了她的微信,我就在微信上问她,聊天记录如下。我:“阿姨,去年那个大学生补贴的钱发放了吗?”她回复:“你好,我不知道,我问问再告诉你,这钱发了会直接打在你们的账户上。”我又回复:“我知道会发在账户上,但是一直没到。”之后又没了音讯。7月初,我暑假放假回家, 爷爷说补助的钱好像还没有到,于是我们7月15号去了白廊农村信用社查账,还是没有到账,于是这几天一直在问支书和妇女主任,可能也给他们带来了一点困恼。

就在7月17号上午8点33分,我又与妇女主任交流此事,她说打了几次电话没打通,妇女主任告诉了我移民办的电话。我认为他们7月17号可能没有出差去了,所以打算第二天再咨询。到了7月18号上午8点54分,我连续打了5个电话给移民办办公室,没人接,是在支书、妇女主任、我在不同日期不同时间都打了办公室电话没人接的情况下,我感到无力,才来这平台咨询求助。这是我在这件事情上面做的一点微不足道的努力。我在7月18号上午9点多发表,下午平台就显示处理中,晚上就接到了支书的电话跟我解释为什么移民办办公室没人接电话,以及告诉我们他们相关的人员在处理这个问题,叫我们不用着急。7月19号上午,支书急急忙忙来我家问我们,是否在之前用过别的名字,答案是是,在确认完打电话和几位主任说明情况后,又急急忙忙的走了。当天下午1点多,我家还在吃饭,村支书和三位主任来了我家与我们就这件事情做了解释说明。说明内容我概括如下:(全程对话有录音十分清晰)

1、支书说明他在去年已经上报了,现在钱没到位,不关他的事,因为他已经上报了,钱是上面发放,所以他的责任已经到位了。

2、支书解释这是去年的事情,现在才说,我们自己有很大的责任,说明我们对这件事情的不重视,认为是去年的事情到现在才说是我们没有及时的反映,以及在移民簿里没有我现在的名字,是我家把名字弄错了才会有这样的误会。

3、支书解释移民办7月18号上午没接我的电话,是因为主任当时去了长沙省人民会厅开会,下午才回来,经过我的投诉知道了这件事之后也是非常尽心尽力的在查询资料解决。

4、问题的焦点:在2007年的移民簿上只有小芳(化名),而不是户口簿上、身份证上、申请资料上所写的小兰(化名),虽然是同一个人,但是名字不一样,此次申请写的是小兰,移民办查小兰,显示没有此人,于是将我的申请刷了,才会导致钱没有到位。

5、其中一位主任说明,我的申请在镇上就被刷了,原因是他们查到小兰这名字不在移民簿上,不符合相关的规定,他们觉得小兰和小芳是两个人,他们认为小芳没有上大学,小兰不在移民簿上,在此过程中,他们把移民簿给我看了。

6、结果就是,他们说明,去年的补助是无法弥补了,只有今年再申请,还能享受一年的补贴。

7、还告诉了我该怎么做。 对告诉我怎么做这件事上我表示感谢。

以上是我总结出的谈话的重点,我对此提出我的疑问。

1、支书说我们不重视,我该怎么样才是重视,本人一直在长沙读书,寒假回家一次没有去追踪这件事确实是我的不对,因为我寒假在外兼职,而且当时我对政府办事也是非常的信任,认为不会有什么意外。但是我爷爷奶奶年龄大了能怎么去争取,这还需要您来教他们。我在户口簿的名字一直是小兰,不是小芳,2006年或许我的爷爷在登记的时候是小芳,那是农村的乳名,从我上学前班到小学六年级一直挂在当时的学籍号上,但是户口簿上的名字一直没有更改过,一直是小兰。至于移民簿上的小芳,确实是我爷爷填的,是我们的过失。但是审核的时候没查清楚,就是你们的不对了。

2、我问了村里的其他同龄伙伴,他们的钱大概在12月—1月就到位了,而12月底我爷爷在开会的时候问到的却是我的资料还没有交上去。

3、你们有没有在办公室上班、为什么没接电话这件事不关我的事,也不归我管,不是我这件事关注的焦点。

4、如果说我的申请在移民办就被刷了下来,你们查了资料后觉得奇怪,为什么没有跟我打电话说明?为什么都没有来问一下小兰和小芳这名字到底是怎么回事?户口簿上一直是五口人难道无法对应?你们说小芳的身份证号码在移民簿上没有难道电脑档案里不会有?难道觉得不对劲不该当时就像7月19号上午那样着急来问小兰有没有曾用名吗?我们怎么去年就没听到我被刷下来的消息呢?刷下来为什么我的申请资料还会在你们还要留着不应该还给我吗?现在几位领导来我家告诉我是名字的问题有意义吗?原本一个电话问清楚小兰和小芳这件事问题不早就解决了吗?现在推脱是我家的错能解决我的问题吗?等出了问题被投诉了才大动干戈的来我家解释,这种工作态度我无话可说。

5、刚来我家时说的是去年的钱很难再补回来,意思是可以补回来,但是麻烦。但是聊到中途又说去年的钱没办法补回来,所以到底是怕麻烦?还是真的已经不能补了?几千对你们是小数目,对我这种贫困家庭来说,是国家的恩赐,政府的好心,是辛苦几个月的工资,是大学一年的学费,我们怎么可能不在意?

6、事情经过时间还没有一年,从去年的十月份开始,到今年的七月份,还没有一年,钱到账的时间到现在也只是半年,时间久不久不是借口,能不能很好的解决就是你们的能力和态度问题了。

也就是说,我对你们这次的处理结果不满意,我们大家的过错让我一人承担我不服气,还请各位主任再来回答我的问题。

再次感谢这个平台,真的后悔没有早点发现,不然也不会将此事拖那么久闹得需要借助网络的力量。再次感谢主任们告诉我今年申请的方法,但是对去年事情的处理结果还可以再考虑周全,好好回答我的问题,责任不要推脱。欢迎再来我家喝茶,我一整个暑假都会在这边,麻烦来的时候提前打电话说一声。谢谢!

此稿由网友上传至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记者正在进一步调查核实中,未经华声在线许可,严禁转载。

部门、律师、记者回复

(共1条)

  您好!你所反映的信息我局已收悉。我局已将你的情况向上级部门汇报,请你尽快配合相关部门做好移民身份变更登记手续,我局将按相关程序申报助学补助。 感谢你对资兴移民工作的理解和支持,如有疑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电话:0735-3322328。

  资兴市东江库区管理局

  2019年7月22日

评论者: 资兴市东江库区管理局   2019/07/23 09:48   1

我要评论

【发布投诉主题请点击右上方“我要投诉”】
华声在线提醒您: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登录 注册
发表评论

订阅投诉

您可以在客户端借助于支持RSS的聚合工具软件,在不打开网站内容页面的情况下阅读网站内容。

↓扫码即可下载新湖南客户端↓

友情链接

手机二维码扫一扫

随时随地便捷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