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12/01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11/14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11/01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10/16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9/16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9/13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8/22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7/19

《湘问》是湖南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客户端“新湖南”的重点频道之一,由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华声在线新闻网站(voc.com.cn )、新湖南客户端联合主办,是媒体融合下的党媒移动问政、监督、咨询平台。《湘问》频道与湖南日报“舆情”版、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栏目在人员、后台、数据库、采编流程上互通互融,形成党报、党网、党端于一体的融媒体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投诉直通车 > 投诉举报

投诉主题:塑料厂污染环境 衡山县环保局不作为 县公安局帮企业抓维权村民

发布时间:2018/04/16 09:17
标签:衡阳  衡山县环保局,衡山县公安局,白果镇政府
 
 


+ -

湖南诚本塑业有限公司,位于衡阳市衡山县白果镇竹山村,该公司自2011年成立至今,收集废旧塑料加工成颗粒,该厂生产环境简陋,没有环保部门颁发的环评证书,仅有一个营业执照,属于典型的无证经营的黑作坊加工厂,工厂在生产期间,发出令人恶心的臭味,排放的毒烟熏的周围的村民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平时门窗都不敢开,更严重的是,工厂生产的废水直接下渗到地下,致使附近的四口水井的水无法饮用,从井里取出来的井水能闻到异味。村民多次向白果镇政府、衡山县政府、衡山县环保局等部门反映污染情况,每次都是治标不治本。

2017年11月,几十个村民前往衡山县政府反映情况,县环保局闫局长以及县委办的领导都说这种厂污染很严重,一定不会允许它继续办下去,让村民安心回去,政府一定会解决,还说,如果工厂继续开工,村民打电话告知闫局长,环保局就会派人来执法。可是,今年年初,诚本塑业有限公司又继续开工,村民打电话给环保局局长,局长接了一两次电话后就再也不接村民电话了,为什么之前说的话不作数了呢,难道仅仅是打发群众,把村民哄回家就完事了吗?如果如你们所说,湖南诚本塑业有限公司已经整改到位,为什么还要大量购买活性炭吸附废气呢?难道所谓的整改就是买活性炭治理?如果这样就算“整改到位”,那衡山县政府以及环保部门就是伙同湖南诚本塑业公司忽悠村民。

湖南诚本塑业有限公司到底有没有通过环评,为什么衡山县环保局一直不能给一个明确的说法?有就有,没有就没有,难道出具一个书面文件就这么难吗?在去年村民上访的时候县环保局局长亲口说过这种厂污染太大不能搞(有视频为证),为什么现在又说这个厂手续齐全?手续齐全难道可以等于环评措施到位没有任何污染?这个手续齐全还是只是工商税务方面的证照齐全?这个厂手续齐全是不是就是环保措施到位,没有污染也不排放有毒气体?你们能不能出具一个书面的证明证明工厂在环评方面确实没问题?在我们广东连喂猪的专业户都要过环评,有的都被罚款,难道一个生产废塑料的工厂就不需要环评措施吗?

湖南诚本塑业有限公司老板王华林一直信奉的就是“拿钱摆平”,难道县政府、县环保局都被王老板“摆平”了吗?村民投诉,王老板就“拿钱摆平”,去年12月4日,王老板提着礼物拿着一万块钱送到村民赵和菊家,声称,只有他不再投诉,不再“搞事”,一万块钱就是他的。如果王华林老板就是靠这样的办法来解决村民诉求,那我们不得不怀疑,这位财大气粗的大老板难道没给监管部门“打点”吗?

今年3月27日,衡山县公安局将赵和菊、谢家强以寻衅滋事罪抓捕,赵和菊老婆张秀英赶到镇里质问白果镇朱学峰书记,朱学峰书记说他喊人抓的赵和菊,本来要两夫妇一起抓(有视频为证),因考虑到赵家还有老小要照顾,才格外“开恩”,只抓了赵和菊。我们想问一下,朱书记有权力要求派出所去抓人吗?朱书记有权决定该抓谁不该抓谁吗?是不是张秀英还要感谢朱书记的不抓之恩?而赵和菊被抓进去之后,仅仅邮寄了一份拘留通知书,要关多久也不得而知,赵和菊家属询问什么时候可以放赵和菊出来,派出所所长表示,赵和菊什么时候不再反对诚本塑业生产就什么时候放人,同时,白果镇政府还到处找人做张秀英的工作,要她签下不再反对塑料厂生产的协议,只要签了,马上就放人,请问,如果赵和菊真的有罪难道就靠家属签个协议就无罪了吗?共和国的法律就是如此随意?如同儿戏?

现在村镇两级领导天天挨家挨户做村民的工作。在杨复原家里就威胁,如果再反对塑料厂生产就不给低保了(因为杨福原家贫穷享受低保)。去冯申伟家里就说如果再闹就喊派出所抓你。由此可见当地政府多么黑暗。

3月30日,一群村民来到湖南省环保厅反映情况,接待的工作人员称,塑料厂要正常开工,必须要县环保部门出具的环保监测手续,否则就是违法生产,理应要取缔。而诚本塑业的环保监测报告为什么两次都是由湖南华科环境监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出具的呢?今年初,自称是华科监测的人来到工厂取样监测,当村民要这些人出具工作证时,为什么他们却没有,那这个公司出具的环保监测报告有什么可信度吗?按环保厅的说法,这个报告应该是由衡山县环保局出具的,为什么交给第三方公司来弄,这背后是否有什么猫腻?请县环保部门解释说明。

衡山县环保局也曾多次从村民冯申伟赵喜玲等人家井水中提取样品化验,为什么没有结果,是不是这个监测结果不能公开,所以才找第三方公司来背锅,出个假的报告,我们村民现在严重怀疑华科监测的报告。这个井水到底有没有毒有没有害,我们希望环保部门来给一个书面的监测报告。如果衡山县环保局出不了,那我们只能向衡阳市环保局申请出具。

如今,国家政策是说“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为何这样一家无证经营的黑作坊塑料加工厂依然能安然无事的矗立在人口密集的村落,是企业背景太强大,还是政府有关部门的不作为?请求中央环保巡视组能下来调查,还竹山村绿水青山,干净的井水,新鲜的空气。

此稿由网友上传至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记者正在进一步调查核实中,未经华声在线许可,严禁转载。

部门、律师、记者回复

(共1条)

  本站记者将情况反映给了衡山县白果镇政府相关负责人,其表示详细情况会尽快回复本站。

评论者: 华声在线衡阳分站   2018/04/17 09:48   1

我要评论

【发布投诉主题请点击右上方“我要投诉”】
华声在线提醒您: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登录 注册
发表评论

订阅投诉

您可以在客户端借助于支持RSS的聚合工具软件,在不打开网站内容页面的情况下阅读网站内容。

↓扫码即可下载新湖南客户端↓

友情链接

手机二维码扫一扫

随时随地便捷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