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湖南日报《舆情》2017/08/03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7/07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6/19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6/01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5/23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4/18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4/10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3/22

《湘问》是湖南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客户端“新湖南”的重点频道之一,由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华声在线新闻网站(voc.com.cn )、新湖南客户端联合主办,是媒体融合下的党媒移动问政、监督、咨询平台。《湘问》频道与湖南日报“舆情”版、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栏目在人员、后台、数据库、采编流程上互通互融,形成党报、党网、党端于一体的融媒体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投诉直通车 > 咨询求助

投诉主题:哥哥惨死父亲被迫入狱,时隔九个月仍然无果

发布时间:2017/09/08 13:34 点击量:27302
标签:邵阳  湖南省邵阳市城步县西岩镇
 
 


+ -

老百姓的活路在哪里???哥哥长期申冤未果,尸落水库,留下两个可怜的孩子!父亲身患癌症却被政府故意长期羁押!我们一家人的活路在哪里??? 我叫于西丽,家住邵阳市城步县西岩镇一居委会狮子街23号。我的父亲于成明2010年响应西岩政府号召 ,为了合理开发和利用资源,发展经济,镇党委经过讨论和研究并召集县镇人大代表研究论证,一致同意他对 本镇南岭村煤矸石矿点进行开采,并向县人民政府及常务委员会审查批准,西岩镇政府并承诺由镇企业办 牵头办理一切相关手续。为了企业能够合法运行,我父亲将全部的身家投入到了这个矿山,前后投入了 500多万元用于前期的基础建设工作,但并未实质进行开采。但其间被政府以各种名义征收费用,如:2011年11月14交办证保证金十万元(也称服务费);2011年11月25日交2012年赞助费一万元;2011年11月30日由政府人员陪同下到广州交稳定畅通费八万元;2012年1月27交保证畅通稳定费一万元等等! 2014年,城步县国土局不顾我父亲前期投入的事实,对我父亲于2014年5月21日、2014年6月6日向城步 苗族自治县国土局递交的《关于请求暂停南岭村砖瓦用页岩矿采矿权挂牌出让的报告》置若罔闻,在未处 理好相关纠纷的情况下,强行将南岭村砖瓦用页岩矿采矿权挂牌违规出让给刘智慧,后又违规登记转让给 湖南佑德矿业有限公司。我们多次向城步县国土局反映,他们虽然承认自己转让过程程序不符合规定,但是拒绝纠正。 刘某同样枉顾矿山原有投入的事实,枉顾政府要求其妥善处理经济纠纷的指令,多次纠集刑释人员 强行进入矿山进行开采。我父亲为了维护自己的正当权利,多次向西岩镇、城步县的党委、政府反映,但 是一直得不到任何的答复,也没见有人出来调解。2016年底,我父亲被他们逼得没办法了,只好自己前去矿山与刘某等人理论,期间双方发生了肢体冲突,2017年2月14日我父亲被城步县公安局以涉嫌非法占用农用地和聚众斗殴罪拘捕,但是对方没有任何事。2017年7月6日我父亲被移交城步县法院起诉,时至今日我父亲于成明仍被羁押在城步看守所,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父亲本身患有鼻咽癌,生命一直处在垂危线上,对方公开放出狠话,就是要拖死我父亲,搞死我全家。长时间来,我和我哥哥什么其他事都做不了,一直是为我父亲伸冤东奔西走,母亲也已经因为这些事操劳过度,家里还有四个学龄前儿童无人照看,一家人的日子真是过得凄惨至极。 我本来以为对方再怎么样也要讲道理,没想到城步县已经黑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今天早上噩耗传来 ,我的哥哥被发现惨死在西岩镇水库!抛下一家人抛下他可怜的两个小孩(一个一岁,一个两个月)走了!对方一直在叫嚣,我们不妥协就搞死我们全家。朗朗乾坤正义在哪里?我们老百姓的活路又在哪里?政府一定要逼得我们同归于尽???!!!,希望有正义感的人为我转发,为我惨死的哥哥讨回公道!!!

部门、律师、记者回复

(共1条)

  关于《哥哥惨死父亲被迫入狱,时隔九个月仍然无果》一帖的回复

  广大网民:

  2017年9月8日,一位网民在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发布了一篇《哥哥惨死父亲被迫入狱,时隔九个月仍然无果》的帖子,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事情的真相,特将相关情况回复如下:

  一、于成明(于涛之父)涉嫌犯罪情况。

  2011年12月,西岩镇组织召开了党政联席会和代表座谈会,研究了西岩镇南岭村、水东村开采炭质页岩矿有关事项,并形成了座谈会议纪要,同意依法开采南岭村、水东村炭质页岩矿,并按程序报批和办理相关程序。于成明与合伙人肖怀豹向西岩镇政府申请对南岭矿山的开采权,并由肖怀豹写出保证依法依规依程序进行开采的书面承诺书,同自愿缴纳办证风险保证金10万元,但至今只缴纳了3万元。2012年春,于成明、肖怀豹在未办理好相关行政许可手续的情况下违法开采,被南岭村民集体举报。县政府组织相关职能部门根据举报依法对该矿山进行了查封,县公安局以非法占用农用地依法予以立案侦查,对于成明、肖怀豹二人依法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2014年4月,县政府将南岭矿山的开矿生产经营权通过网上向社会公开招拍挂,佑德矿业公司依法取得了该矿山的开采经营权,并办理了相关行政许可手续。自2014年4月至2016年12月,佑德矿业公司因于成明极其亲友的长期阻工,导致生产不能正常进行。佑德矿业公司为了化解矛盾,尽快进行生产,通过多渠道和于成明进行协商,因于成明补偿要价600余万元,佑德矿业公司无法承受该巨额赔偿,一直未能达成协议。(前期非法开采投入经有关机构鉴定评估约为148万元)。2017年2月,佑德矿业公司在施工过程中,于成明组织亲友及社会闲散人员40余人,戴白手套、持钢管、管制刀具等分乘9辆小车,到矿上工地强行阻工,并殴打他人,至2人受伤,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经公安机关立案侦查,该行为涉嫌聚众斗殴罪。目前,于成明因涉嫌非法占用农用地、聚众斗殴犯罪被诉至县人民法院审理(可能近期将宣判)。于成明在羁押期间,县公安机关带其到省人民医院、邵阳市第一人民医院、邵阳医专附属医院、武冈市人民医院、城步县人民医院等多家医院进行专门检查,均未发现癌细胞病变。

  二、于宗炳死亡调查情况。

  经市、县公安机关查证:于宗炳(于成明长子)于8月21日下午前去“段家冲”鸡场喂鸡并告知家人将去鱼塘钓鱼,其后一直未归。于宗炳妻子、母亲及家人多次前往鸡场寻找未果,但发现于宗炳衣服、裤子、鞋子摆在鱼塘边,钓鱼竿、鱼饵、网兜浸在水中,于宗炳手机和钱包均在裤子口袋中,钱包内东西未少、手机显示家人多次拨打记录。随即,于宗炳家人将鱼塘放水进行寻找,并于8月23日早上5时在鱼塘出水处发现其尸体,身上仅穿一条内裤。当天,市、县公安机关法医在家属见证下,对于宗炳的尸体进行了解剖发现:1、口唇、指甲发绀明显;2、双侧鼻腔有蕈状血性泡沫液体;3、全身各部未见明显生前外力损伤;4、头颅及四肢长骨未见骨折。综上所述,于宗炳死亡的初步判定为生前入水,溺水死亡。

  请各位网友不信谣、不传谣、不造谣,政府机关会秉承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依法处理。

  城步苗族自治县委政法委

  2017年9月8日

评论者: 城步苗族自治县委政法委   2017/09/09 18:11   1

网友评论

(共5条)
近日新闻报道湖南“最严”整治再升温,期待城步无漏网之鱼,举报吧!兄弟,为全民反腐倡廉出一份力,让腐败分子无藏身之处。

评论者:无漏网之鱼   2017/09/20 14:33   5

当地流传钟姓领导搞一言堂,涉水,涉矿,涉小圈,他在西岩任职期间口碑不怎么样,很多人欲告他,后来有地方势力组团维和劝说才关了大宅门,捂住了盖子,之后,那个人才顺利平稳过渡到地方常委,尽管此人劣迹斑斑,但着安然无恙。

评论者:无言的结局   2017/09/15 07:56   4

交警,经警,刑警,治安的负责人哪个不是是那个姓钟的老乡,不足为奇,人家有实权,有背景想怎么搞就怎么搞嘛,反正莫有人敢告,告了也未有用

评论者:月亮岛   2017/09/14 09:00   3

党中央一直在打击“小圈子”,“搞团团伙伙”,据说城步西岩镇煤㶥炻的幕后老板钟某某的同胞兄弟就是比较典型的拉帮结派式人物,钟兄从西岩镇政府主要岗位调任县城要害部门负责之后,把城步公安机关各派出所(兰蓉派出所除外)的负责人都换成他们的老乡西岩人,只是人们敢怒而不敢言。

评论者:线索供查   2017/09/12 08:04   2

据说当时城步西岩煤矸石的开釆有一股地方势力一钟姓人士在暗中操作,该钟某人的胞兄在当地政府任要职,传说这潭水非常的深...

评论者:道听途说   2017/09/10 10:44   1

我要评论

【发布投诉主题请点击右上方“我要投诉”】
  • 华声在线提醒您: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 普通留言点此键部门、律师、记者回复点此键
  • *网上昵称: (中文不超过8个字,英文不超过15个字符。公开,不可修改)
  • 真实姓名: (保密) 手机: (保密)
  • 联系电话: (保密) E-mail: (保密)
  • 其它联系方式: (保密)
  • 家庭地址:
  • *回复内容:
  • 验证码:
  • 订阅投诉

    您可以在客户端借助于支持RSS的聚合工具软件,在不打开网站内容页面的情况下阅读网站内容。

    ↓扫码即可下载新湖南客户端↓

    友情链接

    手机二维码扫一扫

    随时随地便捷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