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湖南日报《舆情》2017/10/11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8/03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7/07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6/19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6/01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5/23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4/18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4/10

《湘问》是湖南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客户端“新湖南”的重点频道之一,由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华声在线新闻网站(voc.com.cn )、新湖南客户端联合主办,是媒体融合下的党媒移动问政、监督、咨询平台。《湘问》频道与湖南日报“舆情”版、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栏目在人员、后台、数据库、采编流程上互通互融,形成党报、党网、党端于一体的融媒体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投诉直通车 > 投诉举报

投诉主题:资兴市纪检、执法部门官官相护 案件长期得不到合理处理

发布时间:2016/08/10 17:24 点击量:23485
标签:郴州  资兴市兴宁完小
 
 


+ -

一位资兴市人民教师含恨离世,

丈夫无奈为其申冤

尊敬的社会各界人士及上级上级纪检、执法各级部门领导:

控诉人:黄刚生,男,现年53岁,资兴市兴宁镇中心幼儿园教师(系被害人、死者何晓明丈夫)。联系电话:15575734881

控诉缘由:何晓明,女,生前系资兴市兴宁完小在职教师,悲剧发生在2009年11月9日上午8时许,学生家长谭中玲在上班的教室里,将何晓明老师殴打致使长期住院,诱发尿毒症,于2014年12月4日不幸去世,时年52岁。

何晓明生前系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自1995年至2008年,先后被资兴市委、市人民政府评为优秀共产党员、优秀教师、优秀班主任,中国建功标兵,教坛能手。其间,先后担任资兴厚玉中心完小教导主任、何家山、青腰两完小副校长。何生前为资兴市教育事业倾注毕生精力,为资兴市教育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然而,这样一个优秀教师、人民好园丁,竞被学生家长谭中玲无辜殴打导致死亡,而至今有冤无处申,甚至生前所欠下巨额医疗费和死亡赔偿金至今分文未能得到赔偿。

被控诉人:廖国强,时任资兴市人民法院纪检书记,分管刑事案件,现已内退。

被控诉人:谢海华,资兴市人民法院司法技术鉴定员,系谭中玲亲戚。

被控诉人:黄文强,时任资兴市公安局兴宁派出所所长。

案 由:

2009年11月9日上午8时许,被告人谭中玲因儿子在资兴市兴宁完小上学前班与同班同学打架,竞携其亲属及家人到教室与老师争吵,争吵中将何晓明老师(死者)拳打脚踢致其下身流血住院。何晓明伤情经司法鉴定为轻伤,依法追究谭中玲刑事责任。此案于2012年4月2日由资兴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

控诉事实及理由:

一、案发后公安局黄文强等执法人员不尊重事实,弄虚作假。

1、案发后办案民警(当时邹永辉负责办案,现病故)按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将肇事者于2009年11月9日晚十点多送资兴市看守所拘留,第二天早上八点多时办案民警将处罚通知书送我手中时,随即公安局专车将肇事者送回家,而且没经过办案民警(过程是办案民警自述)。

2、2010年9月16日资兴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黄文在兴宁派出所办公室说此案第二天将肇事者放回家的理由是因案件有瑕疵(有录音记录),到底是真瑕疵原因还是钱权保护原因呢?

3、兴宁派出所不仅不依法办案,反而到湘雅医院调取何晓明曾做过眼科手术与案件无关的病历做假证充当案件事实。

4、2010年4月19日下午,我把第一次司法鉴定轻伤的结果交兴宁派出所黄文强,黄当时对我说:“是打了下阴部就让她付下阴部的费用,且提出当事人要申请重新鉴定,你对此事有何看法。”我当即同意配合肇事者、派出所进行重新鉴定。但事后几个月一直拖着不办案也不去鉴定。

5、第4次司法鉴定,仍为轻伤,资兴市公安局兴宁派出所,还是不定案、不立案,后经教育局向市政法委、检察院多次诉求,兴宁派出所又组织双方当事人到湘雅鉴定中心核实鉴定结论理由,并要求鉴定中心写出鉴定的依据后,才不得已将案件又移送检察院,检察院第二次向资兴市人民法院提起刑事诉讼。

6、2012年9月26日我向资兴市公安局、检察院、政法委投诉要求对黄文强不作为等事实作出相关处理,并多次找公安局张纪检组长落实。张组长回复是“处分是可,但要求赔就不可以”,故一直拖,也没有文字答复。直拖到2013年4月19日又找纪检张组长勉强答应“三天后回复”,直到2013年4月25日才收到资兴市公安局的回复文。公安局投诉回复时间是2012年10月23日,由此可见,公安局纪检组也官官相护,认为反正老百姓奈不何了。

二、谢海华、廖国强在案件中暗箱操作,导致案件层层受阻。

1、何晓明受害案的第一次司法鉴定案一拖再拖,兴宁派出所一直不办案,直拖到2010年8月份,我向市政法委、检察院、教育局等多家部门反映,兴宁派出所才将案件送资兴市人民检察院。资兴市人民检察院于2010年9月20日向资兴市人民法院提起刑事诉讼。此案到法院后,廖国强、谢海华暗箱操作,在2010年11月29日请郴州市正宏司法鉴定中心陈石玉来强行推翻第一司法鉴定,当时在鉴定中出现很多蹊跷。1、谭中玲在医院中疯狂极点,当着医院病室的病人、护理人说“当时没打死就好……”;2、鉴定是伤情鉴定,结果是伤病鉴定;3、检查了相关的部位,其鉴定理由无依据。由此,一个简单属实、事实清楚的案件,由资兴市公安局侦察后将案件事实、证据根据违法严重性送资兴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院通过审理侦察后再向法院提起公诉,但在廖、谢等操纵下,法院遂将案件撤销,检察院无奈,支持撤销,这令人费解,当今共产党领导下的执法部门,居然如此枉法,这究竟是为什么?

2、因郴州正宏鉴定的不合理,我与何晓明决定到上层次鉴定所再次进行鉴定,却遭廖的拒绝。后通过多家部门协调才同意去长沙鉴定。但谢海华、廖国强便先出谋策划,安排谢海华到湖南省芙蓉司法中心联系鉴定。鉴定时一不看病历,二不查看了解受伤部位,就下结论。在此情形下,何晓明怀着愤怒的心情,要我到北京上访。我于2011年8月20日到北京上访找到相关部门反映案情,回来后得到资兴市检察院、政法委的支持,再到湘雅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鉴定结果确定是轻伤,谢海华、廖国强为什么如此费尽心机,庇护肇事者?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3、2012年4月16日资兴市人民检察院第二次向资兴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资兴市人民法院接审案件的主审法官黄忠、唐鸿等人来到控诉人家里,当着兴宁完小学校几位领导讲要判成一个“铁案”,让谭中玲翻不了案。可在2012年9月3日经资兴市人民法院审理判决认定:被告人谭中玲故意伤害他人的身体致人轻伤,已构成故意伤害罪,故判决:一、被告人谭中玲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判决被告人谭中玲赔偿何晓明经济损失9058.55元。判决后,因对经济赔偿损失相差太远,何晓明不服,向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在上诉审理期间,由于资兴市法院在职的纪检组长廖国强、谢海华等司法人员插手干扰(附录音证据可审查),致使该案二审判决锋回路转,市中级法院审理认为,该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而发回资兴法院重审。该案重审后,资兴法院审判人员不依法办案,判决被告人谭中玲免于刑事处罚,原判有期徒刑变为免予刑事处罚,经济赔偿也只维持原判数额不变。何晓明只能再次向郴州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请求依法追究被告人谭中玲的刑事责任并判赔经济损失70多万元。但由于该案有法院内部人员干扰,导致本案经两级法院,18名法官审理,二次判决、4次裁定,仍石沉大海。为什么这么一个简单刑事案件而且事实这么清楚、证据这么充分,会有如此扑朔迷离和枉法裁判?一个党的优秀老师、一个活生生的人,竞被人打伤致死,且只值9058元吗?

4、在第四次司法鉴定轻伤终止时,刑事庭庭长唐廷刚开庭审理此案中,邀请时任兴宁镇政法书记刘永跃(现调市政法委任副书记管综治)、教育局督导室领导陈丙安、教育局安稳办领导陈应龙、兴宁完小校长何昌模等相关领导参与调解,一个堂堂正正的镇政法书记在调解会上讲:“何晓明是老师,属教育局管辖与兴宁镇政府无关,谭中玲属兴宁镇居民,属兴宁镇管辖区,今日何晓明有病属实,与你(谭)无关,谭中玲你就资助一下也可”,当时我听着一个政法书记讲出如此荒唐之话,我十分愤怒,对刘进行了严厉的反驳和指责,刘脑羞成怒,无奈当即离开调解室。

5、由于廖国强在执法队伍中长期利用职务便利徇私枉法,退休后在长沙继续行骗激起民愤,于2015年12月10日晚我接到长沙一位举报的廖国强的电话,原案件全属廖国强一手操纵下致使案件长期得不到合理处理,造成控诉人及家庭如此惨重损失(廖国强与长沙举报人亲谈,附电话录音)。

本案事实简单,证据充分,居然会出现如此荒唐的办案,据悉2010年12月10日谭中玲又在本村子里将一村民打伤,在公安局两次司法鉴定为轻伤,可到法院在廖、谢的庇护下又将其案撤销。根据中央政法工作会议意见:“任何领导干部对案件处理,不准打招呼、递条子,更不许插手执法部案件处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里,绝对不允许的,造成冤假错案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一律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据此,控诉人多次请求资兴市相关部门依法查处利用职权参与办案的渎职行为,几年来资兴市公安局、资兴市人民法院纪检组有关领导却捂盖子官官相护。习主席在庆党九十五周年讲话的精神“党的十八以来,我们党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使不敢腐的的震慑作用得到发挥,……做到有案必查、有腐必惩,让腐败分子在党内没有任何藏身之地”。这样我又于2016年7月4日向资兴市人民检察院递交了控诉报告,希望这次能得到处理,仍然令人失望,故此,特向社会广大网友及上级纪检、执法各级部门领导讨伐如此此类糊涂官僚,还我公道。

资兴市兴宁中心幼儿园教师:黄刚生

2016年8月10日

8月12日,已发函至资兴市人民法院。

部门、律师、记者回复

(共1条)

  黄刚生:

  您所反映的“资兴市一位人民教师含恨离世,丈夫无奈为其伸冤 ”情况已收悉,我局接到你的反映后,立即责成有关部门进行调查,现将有关情况回复如下:

  一、信访人基本信息 黄刚生,男,现年48岁,1963年4月7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现住兴宁镇兴宁居委会许家53号36座,兴宁完小老师。身份证编号:431081196304075535。

  二、信访人基本诉求 2009年11月9日上午,兴宁镇竹园村支头垅组村民谭中玲夫妇来到兴宁完小学前班教室内对黄幸桦(谭中玲夫妇儿子)的班主任何晓明进行谩骂、殴打,致使何晓明糖尿病病情加重转化了尿毒症。案件虽已判决,但信访人投诉相关办案民警办案过程中有舞弊行为,请予核实。

  三、基本案情 2009年11月9日,兴宁派出所接到兴宁完小老师黄刚生电话报警,称:其妻何晓明(兴宁完小学前班班主任)在教室内被学生家长无故殴打,要求派出所出警处理。接警后,派出所民警立即赶赴现场了解情况。经现场调查询问得知:2009年11月5日,何晓明老师因班上学生黄幸桦在学校与人打架,当天将黄幸桦留校、罚站、不准上课。黄幸桦母亲谭中玲认为何晓明老师对其子黄幸桦的处罚致使其子在精神上受到损害,于是于2009年11月9日上午学生返校上课的时候和丈夫黄忠义、母亲一起来到学校理论,并在教室内找到何晓明老师。双方在教室内发生争执,何晓明老师将准备进教室上课的黄幸桦推出教室。谭中玲见到儿子被推很气愤,就与何争吵起来,并动手推了何一拳,将何推倒在地上。之后双方被一同来送学生的家长劝开。事情发生后,学校领导曾召集当事双方在现场进行了调解,但未调解成功。当天上午11时,何晓明的丈夫黄刚生向公安机关电话报案。 四、公安机关所做工作、调查结论及处理结果 当天在取得当事人的陈述和相关目击证人的证词后,派出所就此事召集当事人双方进行了调解,何晓明、黄刚生夫妇表示要求打人的谭中玲向他们赔理道歉,但谭中玲夫妇认为何晓明过错在先,拒不赔礼道歉,调解未成功。

  11月9日,我局按照办理行政案件的程序将该案以殴打他人进行受理,办案民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对谭中玲作出了行政拘留十日并处罚款200元的处罚。同时,告知何晓明夫妇公安机关对谭中玲的行政处罚已到位,至于医疗费等问题,何晓明夫妇可依法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的方式解决。何晓明夫妇对公安机关的处理结果表示满意和理解。 2009年11月18日,黄刚生来到兴宁派出所诉求:其妻何晓明的糖尿病在被谭中玲打后日益严重,病情的恶化可能是谭中玲的殴打致伤,请求公安机关追究谭中玲的刑事责任。对此,办案民警将伤害案件中轻伤以上才能追究刑事责任的法律规定向黄刚生进行了解释,并告知,派出所将根据鉴定结果决定是否立案侦查,同时为何开具了伤情鉴定委托书,2010年4月12日经鉴定何晓明的伤情构成轻伤,同年5月6日经我局批准立为故意伤害案件侦查,并于7月29日移送起诉。2011年5月8日资兴市人民检察院以证据发生变化(何晓明伤情复查不构成轻伤)为由,建议我局作撤案处理。同年9月16日我局作出撤销案件决定。2012年4月16日,因证据充分(伤情鉴定复查为轻伤),我局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向资兴市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同年4月20日,市检察院向法院提起了公诉。

  四、信访案件中的几个诉求的答复 该案发生后,何晓明夫妇信访和投诉的问题及事项主要有:

  1、关于何晓明认为谭中玲被行政拘留不到12小时就被放出,因此提出裁决拘留程序不到位的问题。 经核实,2009年11月9日20时许,我局兴宁派出所将谭中玲送至资兴市行政拘留所执行行政拘留十日,谭中玲对裁决不服,申请行政复议。2009年11月10日,其丈夫黄忠义向我局提出暂缓执行行政拘留的申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一百零七条的规定:被处罚人不服行政拘留处罚决定,申请行政复议、提起行政诉讼的,可以向公安机关提出暂缓行政拘留的行政申请。公安机关认为暂缓执行行政拘留不致发生社会危险的,由被处罚人或者其近亲属提出符合本法第一百零八条规定条件的担保人,或者按每日行政拘留二百元的标准缴纳保证金,行政拘留的处罚决定暂缓执行。据此谭中玲在其哥哥谭忠如的担保下于2009年11月11日暂缓执行是符合法律规定的。

  2、关于投诉“兴宁派出所执法不公、偏重肇事方”的问题。 经调查核实,兴宁派出所办案民警并没有说过“谭中玲家是农民,家庭困难,没有钱”的话。之所以不去长沙鉴定,是因为办案民警咨询了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主治医生,医生说:“何晓明的病情不佳,在路途随时有恶化的可能,并可能有生命危险。”在征求了双方当事人同意后,办案民警考虑到何晓明在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让何晓明就近在郴州市科诚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重新鉴定。 3、关于投诉“兴宁派出所违规瑕疵办事,乱作为”的问题。 经核实,2009年11月18日,黄刚生(何晓明的丈夫)来到兴宁派出所诉求,其妻何晓明的糖尿病在被谭中玲打后日益严重,病情的恶化可能是谭中玲的殴打致伤,请求公安机关追究谭中玲的刑事责任。对此,办案民警将伤害案件中轻伤以上才能追究刑事责任的法律规定向黄进行了解释。之后,又开具了何晓明的伤情鉴定委托书一份给黄刚生,并嘱咐其拿到伤情鉴定结果后再到派出所来,派出所将根据鉴定结果决定是否立案侦查。2010年4月12日,经郴州市旺昇司法鉴定所构成轻伤。兴宁派出所当即根据伤情鉴定立刑事案件侦查。谭中玲对此鉴定不服,申请重新鉴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21条规定:侦查机关应当将用作证据的鉴定结论告知犯罪嫌疑人、被害人,如果犯罪嫌疑人提出申请,可以补充鉴定或者重新鉴定。根据此依据,2010年5月17日至2010年7月26日,兴宁派出所先后三次带着双方当事人到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鉴定中心重新鉴定,但黄刚生不肯提供相关病历资料,致使鉴定中心无法重新鉴定。 鉴于此案的特殊性,兴宁派出所经反复研究后,决定先直诉到法院。2010年7月26日,兴宁派出所将该案向资兴市人民检察院移送起诉。至此,案件已根据黄刚生提供的轻伤证明,作为刑事案件移送至法院,我局不存在任何违法操作与不作为的情况。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29条规定. 4、关于何晓明投诉的其他几个具体问题。

  (1)2010年7月2日,何晓明丈夫黄刚生又到公安局信访室询问法医鉴定一事,接待室的工作人员打电话给黄所长,黄所长讲:“肇事者提出不去重新鉴定,派出所会立案上交公安局法制股,到7月8日出尔反尔又提出要重新鉴定”。 经调查核实,时任兴宁派出所所长黄文强并未说过此话。该案拖了三个月是黄刚生不配合重新鉴定,不愿提供病历的结果。办案民警考虑到何晓明在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多次带当事人双方到何晓明就近的郴州市科诚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重新鉴定,黄刚生不配合重新鉴定,不愿提供病历使鉴定无法进行,并不是办案人员的责任。

  (2)“黄所长凭警察权向受害人在原住院医院写了一份假材料”。 经调查核实,应郴州市科诚司法鉴定中心重新鉴定的要求,办案民警找受害人原住院医院主治医生作了一份调查笔录,详细了解了何晓明受伤及治疗过程,并要该主治医生参照原始病历出具更加详细的诊断证明书,是该主治医生亲手书写并认可的。

  (3)“黄所长到湘雅医院提取我曾眼睛做过手术的病历送交法院存档”。 经调查核实,黄文强所长未做这事,也不知道此事。

  (4)“黄所长在何晓明家说让谭中玲出五万元就解决此事”。 经调查核实,黄文强所长并未说过这话,只是找何晓明本人作了一份调查材料了解其病史。

  (5)“黄所长2009年11月25日以后一手制造的假证”。 经调查核实,根据案件需要,办案民警依法对黄伍恩、樊日凤等在场的十多人取的证人、证言,符合法律程序,是合法证据。黄文强所长并没参与取证。 综上所述,我局民警对何晓明一案的办理是完全符合法律规定和法定程序,不存在不作为、乱作为现象,也不存在民警违法违纪行为。

  资兴市公安局

  2016年8月23日

评论者: 资兴市公安局   2016/08/25 16:22   1

我要评论

【发布投诉主题请点击右上方“我要投诉”】
  • 华声在线提醒您: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 普通留言点此键部门、律师、记者回复点此键
  • *网上昵称: (中文不超过8个字,英文不超过15个字符。公开,不可修改)
  • 真实姓名: (保密) 手机: (保密)
  • 联系电话: (保密) E-mail: (保密)
  • 其它联系方式: (保密)
  • 家庭地址:
  • *回复内容:
  • 验证码:
  • 订阅投诉

    您可以在客户端借助于支持RSS的聚合工具软件,在不打开网站内容页面的情况下阅读网站内容。

    ↓扫码即可下载新湖南客户端↓

    友情链接

    手机二维码扫一扫

    随时随地便捷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