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湖南日报《舆情》2017/10/11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8/03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7/07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6/19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6/01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5/23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4/18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4/10

《湘问》是湖南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客户端“新湖南”的重点频道之一,由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华声在线新闻网站(voc.com.cn )、新湖南客户端联合主办,是媒体融合下的党媒移动问政、监督、咨询平台。《湘问》频道与湖南日报“舆情”版、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栏目在人员、后台、数据库、采编流程上互通互融,形成党报、党网、党端于一体的融媒体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投诉直通车 > 投诉举报

投诉主题:祁阳县岐竹村陶国华长期以权谋私贪污国拨资金

发布时间:2014/04/14 19:17 点击量:15692
标签:永州  湖南省永州市祁阳县潘市镇岐竹村村支书
 
 


+ -

举 报

各位领导:

陶国华,男,现年54岁,家住湖南省永州市祁阳县潘市镇岐竹村9组,党员。他先任村会计,后任村支书一直到现在,本人以实名向各级领导举报陶国华多年长期以权谋私、合伙分拨国家资金和集体资金,事情如下:

一、肖立虎任村会计,唐国其任村长,陶国华任支书,肖立虎会计手中结余人民币现金13万元,并在村公布栏公布,村群众家喻户晓,人人皆知。肖立虎死后镇干部在我村工作的领导李全武同志,徐千栋和村干部及党员,群众代表将肖立虎手中账目实行封存,由肖立虎后妻李雪梅保管。有一天该村四组村民赵阳军去他家办事就发现以陶国华为首和村长唐国琪以及死者家属李雪梅将肖立虎死后账目打翻在地,在查找什么东西,之后村代表,村党员要求村支书陶国华拿出肖力立虎死后封存账目,遭到陶国华的极力反对,大家很无奈,没有办法,人死账亡,其结余的13万元就这样被他们合伙分掉,村民甚是愤怒。

二、2008年我镇财政局发放一长通,而我村陶国华支书从镇领回此证,镇干部要求各村及时发放到粮户手中,反而我村以陶国华为首等干部伪造一份一卡通花名册骗取全村粮户签字盖章,还扬言如果不签字盖章就拿不到钱,到时候也责任在个人,村民在支书的激励下签字盖章等着拿钱,但是村支书领回此款却不发放,之后村民派代表向湖南省报告违法事件,省财政厅批示通知市县镇三级领导前来我村要求村干部及时发放不然将追究责任,但是到现在为止我村还有多户未发放,其中村2组共六户,一共十八人,共计7年合计人民币一万五钱伍仟元(15000元)被陶国华私吞,未领到种粮直补资金,这不是违法吗?eg:于群(现名于周,电话15116691805)就没拿到,领导们可以电话核实。

三、村中工程陶国华到处插手,从中获取暴利。2007年村三四两组修公路,公路全长1.5公里,2007年村民自己凑资金32500元,账目在肖四清组长手中,06年县水电局毛开明批拨一万元,县杨立明批拨资金一万元,永州市财政局会计杨迪分别在06年07年批拨两次资金共计七万元,而我村支书陶国华在村大肆宣传说哪一个人从上级批拨的资金都要付其资金的15%作为回报。在永州市财政局担任会计的杨迪,杨迪爷爷是村三组的杨年生,之后以陶国华为首以及村长及杨迪爷爷杨年生等将国家拨下来的资金2.1万合伙分掉,其中杨中西分700元,杨毛生分3000元,唐国琪分1000元,剩下的16000元均由陶国华和杨迪爷爷杨年生两人平均分掉,致使本组公路还有200余米未整修。为此村民上访省人民政府以及信访局,信访局批示去省财政厅,领导观后用电话通知永州市财政局,于第二天上午抵达本村,但是他们抵达本村后什么都不找,也没咨询村民,也不找组长及上访人员,而是直接找的村支书陶国华,三级领导听了陶国华的一面之词,却无此事了,就这样不了了之,上访的村民第二次又发信件到财政厅,他们三级领导同市财政局杨金元同志(杨迪的父亲)和支书还是对此事不闻不问也不调查,就跟打官司一样维持原判,转眼就七年过去了,他们那五个人贪污国家发放的资金2.1万,就是应该的?就相安无事了吗?这样下去至人民群众于何地。

四、陶国华不但插手到村的工程,连村小组的小工程也不放过,2010年本村6组工作人员黄辉(原名黄玉明)拨资金修本院一条公路,全长130米,并由丁家坪毛众成和三组肖四清承包下来,包工包料180元/米,共计23000元,此资金是原村肖满生从镇财政局亲取亲自(肖满生同志于2013年11月去世),此公路有人承包,而陶国华还是将国家拨下来的款项剩余的27000元放进自己的口袋,太胆大妄

五、陶国华是先担任村会计然后再担任村支书的,村民将陶国华取名为“一保扫”支书。陶国华将村集体证正本长期存放自己手中,并将村山林两条冲(小乐园村以及东江圆村的杉木林)实行包发两寸群众,其资金以二八分成,其中村二成承包人八成,数年来资金

提成大约有8万左右,承包户每年都是亲自送的资金,全村党员以及干部和群众多次向陶国华支书请示去看看山林界线,而陶国华就是一推再推,一年又一年就是不带村民去看。2013年下半年,陶国华打电话要村长出售村里的两栋楼房,(之所以打电话是因为陶国华虽然担任村支书但是几乎不再村里待,常年在外包工程,拿国家的工资但是不为村民群众办事,对村民没有任何责任,2013年上半年无人管理水库,因为没有水源村民稻田干渴开裂以至于村民颗粒无收,损失惨重),因为要卖楼房,村民提出要卖楼可以但是要求村支书陶国华交出108块山林,为此买楼的事也一直没有结果。陶国华仗着自己是村支书不为村民办事,不听村民建议,不听群众呼唤带领群众看山林,徇私舞弊,地头蛇吗?土皇帝吗?

六、我村1、2、3、4、5、7组,共计五个组的茶山,祁阳县林业局划为封山育林(益沙区共面积62.7公顷)林业局每年每亩补贴资金3.5元-4元不等,每年共补贴金额3300元不等,共计10年,合计人民币5万元左右,林业局说第一年用折子拨下来的,之后每年都是村干部个人领取,但是陶国华却将我们的补贴资金进行挪用,2013年挪用了七千块钱作为村水费开资,我村十个小组,就邓家村没有水费,我村有一个水库,照理说水费应采取平摊,怎么能拿我们五个组的钱交水费呢,应该退回我们五个组的补贴资金。

七、陶国华滥用职权,将村集体资金乱开支,我村村长肖满生是本村三组的人,2012年三四两组修堰,购入水泥10包,单价26元一包,未付款,因雨水过多,不方便维修,为此水泥过期变质,2013年肖满生去世后,水泥店老板要求村付260元水泥钱,陶国华要求村会计拿出400,付了260元的水泥钱后剩余的140元陶国华也不上交村里,而是作为个人所得。

八、2008年水电局唐华山指定在岐竹村建一个饮水工程,而唐华山和陶国华是姨夫关系,当年水电局下拨资金48万,其工程总共花销26万,2008年县纪委双规唐华山局长,对我村饮水工程也进行了查账,之后查出陶国华居然伪造发票金额达11万以上,当时县纪委只对陶国华罚款2万现金,当时只有原村长肖满生和陶国华在县纪委,此情况也是肖满生告知于我(肖运文),我村支部早在2005年在村支部和组会上说,陶国华大张旗鼓说不管哪个组那个人从上级批办来的资金搞建设回扣费15%-20%,陶国华建工程单独水池又贪污了20万以上,这样至国家法律何在?

九、陶国华还带领村干部唐国琪,徐美英,唐金元等人在信用社以本村的名义借款11万,其用途无人知晓,既然是以村的名义,应该给村民一个合理的解释。

十、2013年陶国华又将全村山林租给一个“皮包公司”,这个情况叫做山林流转,出租的费用村民都一概不知,具说大概在150万左右,并在14年已经付资金5万元,但是在14年村清帐的公布栏上却没有这所谓的5万元的收入,然后陶国华又在会计手中拿回5万元还信用社,这5万元是陶国华个人所有。

十一、2012年支书陶国华制定村长肖满生用村公款订购茶油50公斤送批拨工程建设的人,这不是陶国华用公款送人情吗(村干部搞国家资金相互发财梦)

十二、四风反弹,我村13年11月底至14年3月底村公布栏公布村公共生活费、招待上级领导费、人情费、跑三级经费等一共17300元,也就是说我村支书陶国华在五个月的时间里花掉了17300元,平均每天都要花掉1150元左右支书说了算,据说所开的发票基本上都是虚票,这不是我村支书陶国华违反八项规定和顶四风精神吗?陶国华居然还毫无忌惮说国家上有政策,我下有对策,在群众中造成强烈反映,请上级领导查实。

十三、原会计唐金元在六届选举中落选,但是会计资料和资金却一直未交接,一年推一年,转眼就九年了,但是陶国华居然拒接不给移交,我们村拿不出钱,我们制种户向陶国华要钱,要求早日把会计的东西移交好,我们有10户制种钱还在村里(一组邓全付,四组肖运文以及唐中意等人),但是村会计一直未移交,原会计唐金元和回家不见支部回答,我村的帐就算清了吧。

十四、陶国华等人合伙分掉国拨资金数万元,13年陶国华以村集体为名向冷水滩公路局申请拨款修村工程建设(陶国华的弟弟李林春在公路局上班),当时批拨15万元左右,此款项由村会计在镇财经局取出来的,会计领回来之后当天就被陶国华拿走了,所以具体多少大家都不清楚,就听说十多万,拿走之后此资金都是陶国华一手操办,以少多报开支项目,陶国华首先用来整修自己组的池塘,当时实际花费只有6万元左右,陶国华弟弟李林春批拨款项表面上是整修池塘,实际上是提供合伙私分资金大约8万元左右,请上级领导实地评估,查收收入和开支,为民做主(我村在13年和14年村干部跑批拨资金开资9717元,但是此开资花的都是村集体的钱,他们私分的却是国家的钱).

省委纪委、中央纪委领导:我村村民多年多次向原镇长刘祥贵,纪委书记等领导反映但是无效,更让人生气的是他们居然还告知陶国华说村里有村民在上诉,而陶国华居然说量你们奈何不了我等话语,然后村民又将上诉材料送去县政府办、纪律经营管理局,但是转眼八年了还是没有任何结果,事后才知道这些单位里都有陶国华弟弟李林春的熟人,所以才一直无果,我春陶国华就是一个上将,其村支部委员、村干部都是陶国华的警卫员,他们相互包庇,就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不再村里干事实,在外包工程就算了还想着怎么以村的名义来让国家拨款算计国家的钱,所以村民给他取名为保扫支书,还是有很大道理的,数年来,陶国华仗着自己的职位和背景一直吓得村党员、村干部以及村民想小猫一样,有村、镇、县、市四级的保护伞,陶国华就是一个暗藏30年的老虎精,必须现回原形,有国家十八大的英明政策,有党中央和省委团结的战斗班子,有村民的神眼,有冲锋上阵的战士,有四不怕精神(不怕死、不怕杀、不怕关、不怕报复),所以以实名举报陶国华,陶国华已经成为了村地霸支书土皇帝干部了,一年365天只有60天在村里,这样的干部能把村带领成什么样子。我们党中央在全国范围内实行反腐败,明擦暗访,使腐败分子无处可藏,而我村支书陶国华老问题未清又来新问题,在村工程里到处伸手,小小的村支书就这样贪婪却无一领导过问,村民多年上访还是一无所获,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们给原县委一个这样的顺口溜:

祁阳县(原县委)造黑灯,

同时又造保护伞。

群众要伞他不卖,

县委偏发公、捡、法、

同时又发各乡镇,

群众举报无人问,

我村将材料往县委送,

又怕竹篮打水一场空。

今天我们借着十八大上网威力选择向湖南省委纪委,中央纪委监察部办事员以及中央纪委网上以实名举报我村村支书陶国华以权谋私,贪污国拨资金和村集体资金,总金额高达90万元以上,金额之大真是让人诧异,此风不可涨,不然村民该怎么办,以上所述都是事实,请上级领导为民请命,一查到底,决不姑息。

证明人: 一组:唐花生、张中意。

三组:肖得良、唐发明、肖四清

四组:肖运文、肖云武

八组:朱后科、肖四喜

举报人:肖运文(岐组村4组)

身份证号码:432930194710293977电话:18229457462

 

已发函至祁阳县纪委。

我要评论

【发布投诉主题请点击右上方“我要投诉”】
  • 华声在线提醒您: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 普通留言点此键部门、律师、记者回复点此键
  • *网上昵称: (中文不超过8个字,英文不超过15个字符。公开,不可修改)
  • 真实姓名: (保密) 手机: (保密)
  • 联系电话: (保密) E-mail: (保密)
  • 其它联系方式: (保密)
  • 家庭地址:
  • *回复内容:
  • 验证码:
  • 订阅投诉

    您可以在客户端借助于支持RSS的聚合工具软件,在不打开网站内容页面的情况下阅读网站内容。

    ↓扫码即可下载新湖南客户端↓

    友情链接

    手机二维码扫一扫

    随时随地便捷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