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网上那些出于善意的批评,对互联网监督,不论是对党和政府工作提的还是对领导干部个人提的,不论是和风细雨的还是忠言逆耳的,我们不仅要欢迎,而且要认真研究和吸取。

浅谈湘潭县决策层人才观弊端之凸显

时间:2019-12-01

涉及单位:湘潭县委县政府

地区: 其他

笔者观察湘潭县决策层近年来在个别用人和人才启用上欠缺整体的綜合考量现象:

一:注重能干事为用人之首 整体的綜合考量德操品行不够

原易俗河镇主管征拆的副镇长李*灿工作毫无章法,思维毫无科学性,长期该作为时不作为,不该作为时又乱作为,德操低劣,肆意妄为目空一切,天易示范区518非法强拆事件造成本来完全可以避免或者说完全可以不存在的企业400多万直接经济损失的恶果,一纸通知免纠纷的事都懒得做!能干事的表面掩盖着实际上的最愚蠢作为,由于李*灿系决策层称为能干事的人,所以不但没有受到相关法律责任追究,反而得到带病提拔。更助涨了李*灿不可一世,得意忘形,作为领导干部酒驾醉驾不以为耻,或少许低些调门,竟然恶语相加,动粗伤人,德操低劣凸显无存。

企业维权投诉人员找到天易示范区主管征拆的副主任罗*彬讨说法,罗*彬不是把群众当哑巴、白痴奚落愚弄、推诿忽悠一番,就是摆出高高在上、顺者昌逆者亡神圣不可侵犯的架势,利用手中权势,连哄带骗,哄骗不成就动用公安干警、执法队把群众当专政对象、如同动物一般野蛮粗暴强行拖离了事。对于人民群众,了解实情后的罗*彬,只要一声道歉可能价值千金百万。但习惯官僚主义作风,不调查不研究,玩忽职守的罗*彬是万万做不到的!

二:以身份论人才,注重实际工作能力不足

根据法官法第十七条“ 法官从人民法院离任后二年内,不得以律师身份担任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法官从人民法院离任后,不得担任原任职法院办理案件的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法官的配偶、子女不得担任该法官所任职法院办理案件的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的规定,湘潭县人民法院原副院长成*芬出庭担任雨湖区人民法院2019年8月2日开庭的【湘潭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后被市中院撤销并指定】原告【湘潭县华人堂酒厂】诉被告【天易示范区、易俗河镇政府】518行政强拆案件违法一案重审被告辩护人违法,成*芬不管什么时间,不管以何种身份参入湘潭县人民法院审理的案件包括处于不同诉讼阶段的各种案件均违法,法官法17条2款规定法官从人民法院离任后,不得担任原任职法院办理案件的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并没有时间限定,也没有限定以律师身份担任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而是无论啥时间以任何身份担任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都是被禁止的。但成*芬有曾经的湘潭县法院副院长身份退休后,被示范区当作年薪3-40万的顶级人才引进,能够帮助示范区依法依规行政及解决各类违法违规造成的征拆矛盾纠纷,确是顶级工作能力人才之表现。而具体实际工作能力如何?对待具体案件又是何种表现的呢?

1:2018年5月18日,上午7点左右,湘潭天易示范区、没有与湘潭县华人堂酒厂企业主进行任何联系,无通知、无任何法定告知文书的情况下,出动公检法干警、示范区工作人员、社会人员等数百人,以搬棺材名义骗开企业大门涌进企业,将企业留守人员控制,出动数台挖机一顿狂挖蛮推,瞬间便将原上马乡政府大院夷为平地,企业生产线设备原材料仓储等除少量搬出围墙外露天场地外,大部分被推倒房屋砸坏掩埋,企业办公场地,员工住房空调、电视机、铺盖、生活用品等400多万元公私财物瞬间毁灭!系一起天易示范区官僚主义严重、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的典型的行政违法案件。成*芬竟左拐个湾右拐个湾说示范区不是行政强拆行为、示范区不是拆房主体,只是配合镇政府。质问曾经的堂堂法院副院长成*芬?!不是强拆出动公检法干警、示范区工作人员等数百人干什么?!镇政府有行政强拆主体资格吗?而且场地2010年就已内部征收归属示范区了!成*芬没有依法依规考量这起案件,没有任何实际工作能力体现。

2:合同签订起始时间是2004年,期限5年,2009年续签3年,约定条件准许情况下可自动延续2年 ,2014年没有续签合同,非企业原因,二管区主任彭*明表示,由于双方多年来合作愉快,他绝对不会随便赶企业走的,只是到了需要搬迁时,请企业好好配合搬迁工作就行。企业继续使用场地,彭*明及镇政府官员没有提出过任何异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三十六条规定:租赁期间届满,承租人继续使用租赁物,出租人没有提出异议的,原租赁合同继续有效,但租赁期限为不定期。说“多次要求搬离,原告置之不理”,作为曾经的堂堂法院副院长成*芬接受示范区委托,了解过情况吗?看过证据吗!查过:被告何年何月何日何条件何人通知要求的?既然无通知证据,就绝无原告”置之不理,拒绝搬迁“的存在,一般律师如此狡辩原告还可理解,但曾经的堂堂法院副院长成*芬无中生有毫无底线的狡辩,老百姓眼中不但依法依规能力没有而且是什么狗屁能力都没有。

3:企业依法依规合法经营近20年,涉及征拆搬迁,企业具有不可剥夺的获得正当合法搬迁补偿的权利,补偿没有到位,企业绝无自行搬离的义务!原告于2018年5月10日递交湘潭县公安局保护人身财产安全的申请报告所附企业资产一览表统计数据系非法强拆发生之前统计,是无条件要准备接受公安干警的一一核查落实的数据,故真实客观无假可言。现在说企业被毁灭财产数据没有法律依据,曾经的堂堂法院副院长成*芬接受委托时,是否了解强拆之前,被告对企业做了什么?对企业财产有统计调查没有?一概没有,而且所有资产原始账本、票据都被强拆推平毁灭,强拆后说法律依据,强拆前被告干什么去了?企业合法生产经营近20年,相关手续证件齐全,合法有效。任何狡辩改变不了事实。这样的能力谁可恭维?

4:“来装去丢”同样没有法律依据,也没有政策依据!就算民风习俗也有条件区分定论绝对不能一概而论。

成*芬不管什么时间,不管以何种身份参入湘潭县人民法院审理的案件包括处于不同诉讼阶段的各种案件均违法,但从系列纠纷个案中依法依规评判案件,引导相关部门实质解决群众合法诉求,才是顶级法律、司法人才的能耐体现,才是老百姓敬仰膜拜的实际工作能耐,成*芬目前不配!相关官员企图借助成*芬原副院长身份为相关违法行政行为背书也是徒劳的!

 

投诉反馈,及时掌握

发布评论

上传图片 支持jpg,gif,png等格式,5M以内

    我要投诉 部门回复 下载新湖南 在湘问上提问

    最新投诉

    更多

    关注排行榜

    更多
    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 华声在线新闻网站 湖南日报社新媒体中心 主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