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1/07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12/19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12/10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12/01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11/14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11/01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10/16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9/16

《湘问》是湖南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客户端“新湖南”的重点频道之一,由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华声在线新闻网站(voc.com.cn )、新湖南客户端联合主办,是媒体融合下的党媒移动问政、监督、咨询平台。《湘问》频道与湖南日报“舆情”版、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栏目在人员、后台、数据库、采编流程上互通互融,形成党报、党网、党端于一体的融媒体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投诉直通车 > 投诉举报

投诉主题:耒阳小水镇东州村五组组长私扣他人两年土地承包款

发布时间:2019/01/12 21:49
标签:衡阳  湖南耒阳小水镇东州村五组
 
 


+ -
关于那个03年的300元电费,现在李**说我爸没交,因为他记帐本上没打勾;我爸又说早就缴过了,在我家外屋窗户下交了,跟他说让他自己记得回去打上勾他自己忘了。

现在双方各执一词,没法说清,事情也过去15年了。

那这就能成为李**私扣我家土地承包款的理由吗?显然是不行的。这是滥用职权的行为。

谁才有权利去领我家的土地承包款?只有我爸本人,或我爸授权指定的,我叔叔,我二舅,仁雪舅舅他们几个,除了这些人,其他任何人没权利去领我家的这个土地承包款,包括李自己。

现在问题的性质是什么呢?李在没有得到我爸同意的情况下,私自冒领了我家2017年的土地承包款300元,再自做主张“还”给了他自己,现在又变本加利还扣下2018年的土地承包款435元,这不是滥用职权是什么?试问一下,如果是一般的村民,他能越过我爸去领到本属于我爸的土地承包款吗?正因为李是组长,掌握了发放土地承包款发放的大权,所以他才做得出越权行为,这就是这个问题的本质,小水镇作为他的上级领导机关,是有责任来约束他的这种越权行为的。

所以我对您的处理结果不满意,您已经偏向于我爸确实欠他300元电费这个对方单方面的说辞,并认为欠钱还债是天经地义的事,而没有看到整个事件对方越权犯法的本质。如果对方坚持认为我家欠他03年的电费,可以拿着他的“小本本”去法院起诉我爸爸,这是民间借贷问题,法院有权审理;但是,越过我爸私自处理我家的土地承包款,这就是滥用职权,这就是犯罪,我们家,包括我叔叔在内,都是不认同的。
此稿由网友上传至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记者正在进一步调查核实中,未经华声在线许可,严禁转载。

我要评论

【发布投诉主题请点击右上方“我要投诉”】
华声在线提醒您: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登录 注册
发表评论

订阅投诉

您可以在客户端借助于支持RSS的聚合工具软件,在不打开网站内容页面的情况下阅读网站内容。

↓扫码即可下载新湖南客户端↓

友情链接

手机二维码扫一扫

随时随地便捷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