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12/10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12/01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11/14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11/01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10/16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9/16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9/13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8/22

《湘问》是湖南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客户端“新湖南”的重点频道之一,由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华声在线新闻网站(voc.com.cn )、新湖南客户端联合主办,是媒体融合下的党媒移动问政、监督、咨询平台。《湘问》频道与湖南日报“舆情”版、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栏目在人员、后台、数据库、采编流程上互通互融,形成党报、党网、党端于一体的融媒体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投诉直通车 > 投诉举报

投诉主题:湘乡市毛田镇政府克扣、侵占沪昆高铁租地复垦费

发布时间:2018/07/10 10:15
标签:湘潭  湘乡市毛田镇党委政府
 
 


+ -

尊敬的的各位领导和各位网友:

我是湖南省湘乡市毛田镇跃进村(原跃南村)范老组村民聂*华(身份证号430322****07288120电话155****3827),自2015年7月以来,针对我家沪昆高铁征地款大部分被克扣、侵占等问题,数十次向当地政府反映并表达自己的合理诉求,后又迫不得己数十次逐级走访各上级人民政府直至中央人民政府,2017年7月12日,当地毛田镇政府针对我的大部分诉求(具体表现在如下三方面内容:1、因村支书童富生言语冲撞、激化矛盾致我被迫上访一事不得再举报;2、针对村支书童*生的违法违纪事实的举报必须中止;3、毛田镇党委副书记文*学因工作方法简单粗暴与我发生的肢体冲突致我脑部受伤问题不得再举报。并强调:在当日签字之前发放了的所有沪昆高铁征地款不得再追究,但事后我家沪昆高铁租地复垦费必须如实支付给我)与我签订了息访罢诉协议,并支付了一定数额的补偿款,事后我也诚实守信没有再就上述协议中包含的内容去投诉举报。2018年元月开始,我就我家沪昆高铁征地租地复垦费一事多次逐级向各人民政府的各位领导表达合理诉求,2018年5月2日和3日湘乡市党委和政府及毛田镇党委、政府相关领导来娄底与我当面协谈信访事项(对相关领导能放下架子下访群众的积极态度表示赞许,同时对他们“以人民为中心”的实际行动表示万分感谢!),但至今当地毛田镇人民政府仍未采取积极的态度和行动来化解我的合理诉求,他们是否仍将以敷衍的态度来欺骗我?为了将信访问题真正化解在萌芽状态,我诚恳请求各位领导督促毛田镇人民政府及早如实妥善处理好我的合法合理诉求,谢谢!!今再次就毛田镇政府纵容跃进村村委拖欠、克扣、侵占我家沪昆高铁租地复垦费一事提出如下事实和诉求:

一、甘阴山地段:⑴ 原跃南村委不召集山地户主现场丈量和现场签字认可,而私自在室内科学计算得出他们所谓的丈量面积125㎡,后经我数次找时任跃南村支书童富生理论,童*生答应帮我加50㎡,即175㎡山地(征地款分配随意性特别大),对于这个由跃南村委凭空捏造出的数据,我无论如何都无法认可;⑵与我家甘阴山相邻山地的户主得到的沪昆高铁征地款数目和单价相差特别大,同项目、同时间、同地点、同面积的征地款为何不能比?!

二、姚家便道:⑴晒谷坪地段:我家和童*华(我老公的亲弟弟)家共占晒谷坪六分之一的面积,童*生(范老组组长、沪昆高铁跃南段丈量组组长)和其弟也占六分之一的面积,同样是姚家便道(高铁修建保证大车通行必须加宽路面,即必须挖掉晒谷坪部分地面)必经之路,童*生租此地得租金6000多元,而我们兄弟俩(童*程和童*华)连名字都没有,就甭提租借款了;⑵我家屋下果树林地段:我家和童*华家共有,其中我家的面积是童*华家的三倍以上,童*华家的租地款是14000多元,而我家连名字都没有,后来跃南村委谎称是我们兄弟俩共有。荒唐!自古以来,“分开弟兄是邻居,”邻居家的征地款可以同我家的写在一块吗?那还要不要明细表?依跃南村委所说,我们跃南村的所有沪昆高铁征地款就全部一起写到我的名字上好了!(五百年前我们是一家,是兄弟!)⑶ 姚家便道所属晒谷坪地段和屋下果屋树林地段的复垦费要何年何日才会如实支付给我?

三、毛田镇政府相关工作人员近期又谎称姚家便道和晒谷坪地段统一不给付村民复垦费,其法理依据是什么?土地复垦费是指有关企业和个人为履行土地复垦义务,在自行没有条件复垦或者复垦没有达到规定要求时,向当地政府或土地行政主管部门缴纳的进行土地复垦的费用。姚家便道拓宽废掉了我家全部果园土地,晒谷坪路段拓宽废掉了我家部分土地,作为沪昆高铁建设方无疑己全部支付当地毛田镇政府相当的复垦费用,毛田镇政府竟然要全部侵吞村民的应得的合理合法的土地复垦费?!我绝不会坐视自己的合法利益被当地政府侵占和克扣!我将依法依规逐级向各级领导表达自己的合法诉求!真正享受到因征地而带来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自2018年1月以来, 对于上述非常清晰明白的事实和诉求,跃进村委数十次推诿扯皮、敷衍塞责。后来,我通过网上信访表达自己的合法诉求十多次,寄希望于上级各信访部门会督促当地毛田镇政府尽早如实妥善处理好我的合法诉求,然而可笑的是,毛田镇政府每次都是答非所问,不正面答复我的诉求,最后采取“不再受理”的答复。通过调查当地毛田镇部分信访群众,只有微乎其微的信访问题得到了解决,毛田镇政府拖着群众的信访问题不解决,屡屡激化信访矛盾,广大干部大多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我期盼当地毛田镇党委、政府从善如流、重视民间呼声、切实维护弱势群体的积极态度和担当作为,恳求各领导督促毛田镇政府和跃进村委及早如实处理好原跃南村沪昆高铁征地款分配不公等遗留问题,真正做到“以人民为中心、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让人民群众真正过上和谐安宁的生活,谢谢!!!

聂*华

2018年 7月10日

此稿由网友上传至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记者正在进一步调查核实中,未经华声在线许可,严禁转载。

部门、律师、记者回复

(共1条)

  尊敬的网友您好,您反映的问题我们已收悉。

  经查,1.关于反映的丈量数据不准确的问题,2010年沪昆客专线建设项目启动,该高速铁路途经育兰村范老组,征收、临时租用了诉求人部分土地,2011年的沪昆高铁征地工作均由施工方中铁十六局与户主本人一同实地进行测量且户主签字认可,由中铁十六局造册绘图后报省国土资源厅审批,再由市国土局与村上签订征收补偿协议,按照相应征地补偿文件标准进行补偿,并经户主本人签字同意,征地补偿资金由毛田镇财政所直接将相应款项直接打入各农户银行卡中。聂军华家的补偿款均经过了其户主本人签字认可。2、关于姚家便道临时用地补偿款没有诉求人家名字的问题,经查,童西华与聂军华的丈夫童程与系亲兄弟,二人曾因姚家便道处临时用地的14000余元补偿款分配不均产生了矛盾,后经村组协调,已于2014年将此笔补偿款由其妹童雪英经手,由两兄弟母亲刘翠英接领。一直到2015年上半年,诉求人都未曾对征收补偿一事提出过异议。2015年9月份开始,信访人多次到毛田镇政府找分管高铁建设的负责人反映,称其征地补偿款没有补到位。根据信访人反映的情况,镇政府多次到村进行了调查,并到财政所、信用社查阅了该户相关用地花名册、资金分配表、打款记录等档案,档案显示该户征地及临时用地租赁费用有聂军华本人签名、身份证复印件或其家属签名为证。毛田镇人民政府经过与信访人聂军华、童程夫妇多次协调,2017年7月12日,与聂军华夫妇签订了息诉息访协议和承诺书,信访人承诺自愿息诉息访,并放弃有关跃进村的一系列问题、高铁征收问题和原毛田镇党委副书记文学的冲突等相关所有问题的上访诉求,并由毛田镇人民政府和跃进村村委会共同筹措资金一次性解决聂军华和童程夫妇数万元,并且该笔资金诉求人人已全部领取到位。

  毛田镇人民政府

  2018年7月11日

评论者: 毛田镇   2018/07/11 11:08   1

网友评论

(共2条)
童雪英是何许人也?当事人有个妹妹叫童雪英?毛田镇政府真是瞎搞乱猜测!

评论者:我是一个中国男人   2018/07/14 10:17   2

毛田镇政府对群众投诉屡屡敷衍塞责,答非所问。以前称“跃南村组建了一个五人丈量小组……”,现在又称“中铁十六局与各户主丈量……”,前后自相矛盾,其目的是要克扣、侵占广大群众更多沪昆高铁征地款和复垦费等合法利益

评论者:我是一个中国男人   2018/07/12 22:37   1

我要评论

【发布投诉主题请点击右上方“我要投诉”】
华声在线提醒您: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登录 注册
发表评论

订阅投诉

您可以在客户端借助于支持RSS的聚合工具软件,在不打开网站内容页面的情况下阅读网站内容。

↓扫码即可下载新湖南客户端↓

友情链接

手机二维码扫一扫

随时随地便捷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