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湖南日报《舆情》2017/08/03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7/07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6/19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6/01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5/23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4/18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4/10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3/22

《湘问》是湖南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客户端“新湖南”的重点频道之一,由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华声在线新闻网站(voc.com.cn )、新湖南客户端联合主办,是媒体融合下的党媒移动问政、监督、咨询平台。《湘问》频道与湖南日报“舆情”版、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栏目在人员、后台、数据库、采编流程上互通互融,形成党报、党网、党端于一体的融媒体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投诉直通车 > 投诉举报

投诉主题:江边村路口村官乱作为

发布时间:2017/09/13 11:49 点击量:5339
标签:株洲  路口
 
 


+ -

罢了,算了,在江边村路口,民斗不过官,更无道理可讲

作为一名教师,站在三尺讲台,我曾经满怀信心的告诉我的学生:“孩子,有任何事情打110报警电话,警察叔叔五分钟后定会到,千万不要动手打架。” 而当面对自己的父母被打,家里无权无势,一件明摆着被欺负了的事情,却无法为自己的父母讨回公道,眼睁睁看着别人仗势欺人,自从我们揭发他们的行为后,他们变本加厉的,直接在我家屋后挖塘,把打人事情淡化。我不知道今后还能不能对孩子们说出这样的话,有事找警察叔叔。因为警察也有他的难处,有些人后台太硬,不是他们说了算。

其实,再次到网上发言,我也知道根本不会有任何效果,我根本不可能斗得过这些人,因为我无权无势,他们到时候反而可以 反咬我一口,说我们家不通道理,会说:“我们说了会给你家屋后留几米,是你们自己不同意,还会说我们破坏村里公事。”现在我也不想做任何辨别解释,我也知道我到红网上发布消息,得罪了他们,以后肯定日子会不好过,以后想到家里办个什么事情肯定很难了。不过,如果自己父母被人欺负,茶饭不思,我这个女儿就那么沉默了,什么都不做让他们背负不白之冤,我愧为他们的子女。

有句话“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是的,就如那句话:“百无一用是书生”。但是,我这个“百无一用的书生”可以挥起自己的笔头,把父母的委屈说出来,让大家知道他们没文化,嘴巴笨拙,不会说话,但是并不是无理取闹。我以为可以给父母一个公道,我并不曾想过要牵连任何与此事无关的人,我的目标就是:惩治打人恶霸江边村路口刘建喜、刘建魁和刘新民,让他们知道拳头解决不了问题;我也不是非要阻止此项目,我只是希望不要挖的鱼塘离我家太近,太不安全了。不过,现实告诉我,他们后台太硬,而我太弱,连他们一根头发都动不了。

我再次到网上发言,不为别的,只是陈述一个事实。攸县的官员们看到了不要对我们这里有任何不好的想法,其实我们当地镇府官员还是很好的。镇政府接待我们很礼貌,像镇长,我感觉真的不愧为一镇之长,说话非常好。还有政府里其他接待我们的官员,不得不让人佩服。若是村里那些人当时如政府官员一样和我爸妈说,我估计什么事也不会发生。可惜,江边村路口不是一个讲道理的地方。

以下陈述句句属实,请大家相信我的父母不是无理取闹的人:打人事情发生在2017年9月6号上午10:00—11:00左右。因为组里开始挖机做事在我家田外做,大约10:00-11:00左右他们要在我家田里准备动工,我们夫妻两人出面阻止,我老公当时问三队队长刘新民:“刘新民,将心比心,如果这栋房子是你家的,你会不会出面阻止。”说完老公站到挖机里面。这时刘新民、刘建喜和刘建魁三人立马一起跑上去打我老公,把我老公的手捉住,掐住他的头往挖机上撞,并且用拳头打。我在一旁看到了立马站到挖机上大喊:“大家快来看啊,三个人打我老公。”连喊三句后,他们立马开始掉头冲过来开始打我。刘建喜和刘建魁捉住我的手,刘新民开始抡起拳头朝我头上连打数拳,三人同时打我,当中有人往我胸前和肩头打,几次摔我到地。混乱当中我抓住打我胸前的人的手,出于本能的自卫咬了那只手,此时刘新民又抓住我的头发把我摔倒在地,并且用一只脚踩住我的左脚。刘立新见状立马拉我起来。

村里书记和村主任到和他们说了没得用,他们也惧怕这几人,躲得远远的。村里无人敢站出来,我也不想连累其他村民。只要大家知道我的父母确实是被打了,而且他们那样是维护自己权利就好了,不是不通道理就好。我们不懂,你们要教,要做思想工作,而不是动手打人。呵呵,我怎能期盼所有人都像镇府官员,那么高素质,那么宽宏大量,就算父母笨嘴笨舌,也不会和他们计较呢?

在此,我感谢投诉直通车给了我表达言论自由的权利。

抱歉,给村主任和村书记造成了一些麻烦。不应打扰派出所。其实我的目的主要是:惩治打人恶霸江边村路口刘建喜、刘建魁和刘新民,让他们知道拳头解决不了问题;我也不是非要阻止此项目,我只是希望不要挖的鱼塘离我家太近,太不安全了,若能给我家屋后留开几米距离就好。并不是要阻止村里公家的事,只是希望村里先解决打人事,和在我家屋挖鱼塘留开一点安全距离。

打了就打了吧,鱼塘挖了就挖了吧!

罢了,算了,谁让我们生在此地呢?只恨自己没钱,不然到外买个房子,那样,我们惹不起,躲得起!

网友评论

(共2条)
村里已经处理,撤诉

评论者:刘燕   2017/09/17 16:10   2

更正标题:江边村一队队长刘建喜和他兄弟刘建魁、三队队长借公家事打人。(之前标题的村官是指队长)

评论者:刘燕   2017/09/14 22:26   1

我要评论

【发布投诉主题请点击右上方“我要投诉”】
  • 华声在线提醒您: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 普通留言点此键部门、律师、记者回复点此键
  • *网上昵称: (中文不超过8个字,英文不超过15个字符。公开,不可修改)
  • 真实姓名: (保密) 手机: (保密)
  • 联系电话: (保密) E-mail: (保密)
  • 其它联系方式: (保密)
  • 家庭地址:
  • *回复内容:
  • 验证码:
  • 订阅投诉

    您可以在客户端借助于支持RSS的聚合工具软件,在不打开网站内容页面的情况下阅读网站内容。

    ↓扫码即可下载新湖南客户端↓

    友情链接

    手机二维码扫一扫

    随时随地便捷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