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湖南日报《舆情》2017/08/03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7/07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6/19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6/01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5/23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4/18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4/10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3/22

《湘问》是湖南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客户端“新湖南”的重点频道之一,由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华声在线新闻网站(voc.com.cn )、新湖南客户端联合主办,是媒体融合下的党媒移动问政、监督、咨询平台。《湘问》频道与湖南日报“舆情”版、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栏目在人员、后台、数据库、采编流程上互通互融,形成党报、党网、党端于一体的融媒体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投诉直通车 > 投诉举报

投诉主题:郴州市桂东县寨前镇新坑村人民的好领导

发布时间:2017/08/11 11:20 点击量:7088
标签:郴州  桂东县寨前镇新坑村
 
 


+ -

16年围堵照片,17年在此基础加电线杆

13年围堵照片

远看围堵照片

原本以为我们新当选的村镇领导班子可以为我们贫困老百姓做主,解决13年辱骂桂东县寨前镇新坑村上珑村民扶大和及其一家至今,强行堵路,非法挖饮水水管,非法霸其山地,砍其竹子。(原因为其低保取消一事,猜疑打击报复)没想到,领导只是走过场,寒心啊。

盼星星,盼月亮,我们伟大的领导在请求了2个多月终于在7月16号不怕苦不怕累的来了。

处理事情情况如下 。单独约谈无证道士扶大熊,80岁的扶大和。

约谈无证道士扶大熊的经过我们不知道,我们不在现场。

约谈扶大和情况

1 说扶大和儿子答应扶大熊把扶大和房子后面的土墙使用水泥弄一下,就不围堵道路。

2 说道路是其扶大熊私人农田改造而成。

关于这2点 ,我们伟大的村领导居然没有去了解事情的真像,也没有走访附近的居民。就强压给了老实人扶大和。

(1) 扶大和一家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这只是扶大熊血口喷人,欺负老实人的一贯做法。

(2) 建房子的时候扶大和没有挖扶大熊的土地,到目前为此,2家的交际离把登还在,一看便知。

(3) 道路在解放前就有的,何为其私人农田改造而成。(以前杨梅丢全部人在其扶大熊旁边的水井打水喝,扶大和 扶起松 扶启红 搬走的扶大志 扶启罗 多是走此路去水井打水。目前水井还在)

(4)对于扶大和反应的13年辱骂到今,非法挖掉水管,当没听到。面对扶太和要求村领导前去查看扶大熊非法欺诈扶大和山地,砍其山地的竹子没有一个人愿意前去现场查看。

扶大和把这情况现场反应给伟大领导后,领导一致要求扶大和买水泥弄房子后面的土墙。

试问我们的领导。你们这是在调解民事纠纷吗?

事情回放:

13年扶大熊低保一经曝光,顺速被取消掉。(为何曝光就取消,说明什么呢?我们吃惯群众不知道)扶大熊在没有跟扶大和协商的情况下非法挖掉扶大和的引水水管(引水原在其扶大熊的农田,引水是经过扶大熊的同意的情况下进行的)并于当年在组长扶大英家开全组会议时在会堂辱骂扶大和一家说其一家告其低保一事。扶大和一家多年来还是这句话,要是扶大和一家告其低保,不得好死,要是扶大熊一家冤枉扶大和一家,扶大熊一家不得好死。紧接着无证道士扶大熊于13年使用就使用其种的花豆全部长到在路上,围堵道路(百度贴吧有一张照片)当时在建房子的扶大和,吃住在扶建新家,请的师傅人员全部弯路走。

对于现任村领导的走过场,让贫困村民寒心啊。

网友评论

(共4条)
其实事情很简单说明2个问题① 赵永松收了人家的好处费。②扶大和家经常找他赵永松,人家烦了,扶大雄说什么他就说什么,堵你扶大和的嘴,让你不在找他。这样的事情总要得罪人,得罪老实的没钱没权的扶大和好了。 你这事永远也解决不了,因为你扶大和沒钱,没权,没背景。当然你扶大和可以给他们段后。人死没什么解不了的事情。

评论者:我有灰色收入   2017/08/11 21:13   4

起底搞封建迷信及非法经营无证假道士扶大熊 桂东农村死人去世后未下葬之前有请道士“夹饭”等陋习,随着国内改革开放后大家生活水平的整体提高而死灰复燃,现在有俞演俞烈之势,夹一次饭约不到半小时左右,道士口中念念有词,死者家属则跪在棺材旁边。上垅组无证假道士扶大熊在家的神坛设了几十年,每年年初年底还家进行所谓的散阴兵及收阴兵封建迷信活动。扶大熊的师傅是桂东县新坊乡何家地村李名山先生,2015年去世享年85岁,李名山的师傅则是江西县上犹县五指峰乡的邓三郎,现还建有庙,李大师属于德高望重,如有人请主要是附近的居民则每天给去世的死者“夹三次饭”,收费约100元/天,即相当于附近民工做一天的工钱而以,每顿夹之前通常死都家属会再给其1个一般是几元的小红包,其几个儿子如有人请出去“夹饭”的费用也还是约100元/天左右,附近江西的道士大多也是这价格,扶大熊后来在寨前镇附近则把原来每天夹三次饭减为夹二顿饭,还称别人人夹三餐的是错的,学成后干起了欺师灭祖之事,近些年收费约300元左右/天,相当于在小地方搞垄断的限量版活动,并且夹之前如果死者家属不先给红包都坐着不动不夹。还利用其影响力与相关从事封建陋习如“糊灵屋”,做墓碑等相关的道上人士相互勾接拾高价格,致使近些桂东有人去世后的丧葬费用猛涨到数万元左右,老百姓感叹现在人死不起了。扶大熊从事非法冰棺冷冻机的租赁,除非从事葬礼相关活动的人不会备有此设备,价值不到千元的冰棺冷冻机一天收取150元左右的超高租金,有的如停棺7天左右的一场葬礼就还本还有得赚。2017年7月9日新坑村扶汉松的母亲去世并于2017年7月15日入土安葬,请了扶大熊去“夹饭”及出租其小型冰棺冷冻机,约7天时间则结帐拿走了2000多元。在农村有人获利如些丰厚都是令人咋舌的,有时其还可同时同时赶几家的,或者让其关联人员来窜“夹饭”等封建迷信活动,用群众的话来说晚上都还可出门捉鬼的强壮身体又是高收入当年领低保真是岂有此理,后来取消后到处猜疑辱骂打击报复众多本组居民,本组近半年居民都被其老婆辱骂过,如扶大和、扶秩明、朱艳娇、杨秋环、李瑞华、骆玉兰、郭满华、郭要媚等不计其数,甚至还威胁相关领导。当年新坑村牵电线的时候与其当组长的亲兄弟扶大英联手设计4条线只到其家门口,他们所于新坑村上垅组较最位的杨梅丢,所谓的企图拦截碾米等加工,致使本组狗窝里、鞍山、上长垄、下长垄等的大部份居民只有2条线即2相电,照明都很困难,碾一担谷子都要一小时以上。修通连接大脑组的机耕路时也是其在游说不合理的路线,致使上垅组现在还有多户人家机耕路难修到家而不能脱贫致富,上垅组当了几十年的组长扶大英兼前村干部是其亲兄弟,前村长扶汉松是其亲表弟兼家族成员,前村支书扶用时是其家族成员,妇女主任扶丽珠是其家族成员,现村干部扶祥顺也是其家族成员,李建和、赵永松是其长期好友,这么深厚的背景无怪乎高收入能吃上低保。其本组寡妇李瑞华丧夫10多年了,2儿子没有成家,这样的情况全称除了其评不上低保别的条件更的的反而评上了,扶大熊为了阻止与其不和寡妇李瑞华获得低保,威胁当时的村长扶汉松称:李瑞华有2个将军哪么大的无子抚养,如果给予其低保就两老表都要怼几下。此人的个性类似三国演义里的张飞其只尊重强者,比其弱的总不怕设阴谋诡计弄不死别人。可见如暴涨的封建陋习活动在L型的经济形式下农村哪消受得起。恳请上级取缔扶大熊等相关封建迷信活动,减轻村民负担。

评论者:建议取消封建迷信   2017/08/11 15:51   3

新坑的水泥路村干部到家或只离家一二十米远以内,而上洞组、大脑组、上垅组则1寸水泥路都还没有,上级的修路专项拨款已到位而迟迟不动工,现有的修水泥路的专项款村干部挪用来维修凉亭,古凉亭主要是给以前走小路路过的人停下来歇息及临时避雨,晚上以前有些放养的牛也会来凉亭睡觉,除此之外已无啥意义,相关专款被相关干部挪用来维修凉亭,这还是某现任村干部口中说出的,称:从修路款里拿出来的维修费,孰重塾轻,明眼的人都知道,即然可挪用来维修凉亭的名义就也可能挪用来干别的什么?

评论者:挪用公款   2017/08/11 13:07   2

新坑纪检书记李建和的实际文化是小学没毕竟,这在寨前学区有档案可查,没文化真可怕,叫80岁的老人让路弯路走,站着说话不腰痛,做工程混不下去了才利用相关关系作干部,其与扶大熊是长期的好友,不帮对方帮谁呢。

评论者:桂东扶老师   2017/08/11 13:03   1

我要评论

【发布投诉主题请点击右上方“我要投诉”】
  • 华声在线提醒您: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 普通留言点此键部门、律师、记者回复点此键
  • *网上昵称: (中文不超过8个字,英文不超过15个字符。公开,不可修改)
  • 真实姓名: (保密) 手机: (保密)
  • 联系电话: (保密) E-mail: (保密)
  • 其它联系方式: (保密)
  • 家庭地址:
  • *回复内容:
  • 验证码:
  • 订阅投诉

    您可以在客户端借助于支持RSS的聚合工具软件,在不打开网站内容页面的情况下阅读网站内容。

    ↓扫码即可下载新湖南客户端↓

    友情链接

    手机二维码扫一扫

    随时随地便捷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