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网上那些出于善意的批评,对互联网监督,不论是对党和政府工作提的还是对领导干部个人提的,不论是和风细雨的还是忠言逆耳的,我们不仅要欢迎,而且要认真研究和吸取。

嘉禾郴州中级人民法院充当徇私枉法的“先遣军”

时间:2016-02-23

涉及单位:嘉禾县人民法院

地区: 湖南省,郴州市,嘉禾县

 

嘉禾县人民法院、郴州中级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说:本案系侵权之诉,廖土先、廖柏青有没有侵权行为、侵权的范围及程度的界定需要法律认可的具有法律资质的机构作出有法律效力的鉴定。

请问人民法院,难道农村土地权属,是具有法律资质的机构鉴定出来的吗?人民法院因得不到天价鉴定费确充当了徇私枉法的“先遣军"。

嘉禾县人民法院、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因得不到天价鉴定费而串通白茅村委充当土、恶、霸、匪,江洋大盗帮凶,“要想过此路,必先留下买路钱”,15000元天价鉴定费,“法无许可不可为”。没有15000元买路钱,哪来过路通行证?请问枉法人民法院,廖荣华手持农村土地发包主权,白茅村委《承包合同》,《白茅村支两委证明》,国家级土地使用权确权《林权证》等土地使用权证的土地确权,是人民政府对公民的依法行政,是对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因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所作出的处理决定。请问枉法人民法院,中央人民政府,已对后龙山土地使用权作出的处理决定,难道还要什么天价机构鉴定出来的吗?

土地确权:是人民政府依照土地管理法就特定民事纠纷作出的裁决,是人民政府依职权实施的一种具体行政行为,廖荣华是人民政府特定后龙山依承包合同在界限内享有国家赋予的合法土地使用权,业经登记的森林、林木、林地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

枉法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说:廖柏青、廖土先有没有侵权行为,请问枉法人民法院,土地侵权:是指不享有土地权属的人侵犯享有土地权属的人的土地所有权或使用权的行为。

土地侵权是以土地确权为基础,廖荣华土地权属明确并且人民政府已经做出了裁决《林权证》。假如是人民法院应当必须确认廖土先、廖柏青侵权。廖荣华明确享有土地权属依据。

郴州中级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说:嘉禾县肖家镇白茅村村民委员会的确认可以证明,村集体已将土地承包给廖柏青、廖土先使用,郴州中级人民法院的认定是人民法院因得不到天价鉴定费而恶意串通白茅村委以私刻公章伪造的人民法院枉法证据:

①从重从严查处:在法院,廖金保2006年11月24日,同意给廖土先、廖建华6亩地。每年上缴行政村500元的虚假伪证。并要求人民政府立即对白茅村委进行贪腐清帐,以还验证。

②从重从严查处:在法院私刻公章,请求林业局负责同志收回我村廖荣华的三座山的林权证、承包合同的虚假伪证。

③从重从严查处:在法院白茅村综治主任廖被生、为自己劳改惯犯姐夫廖土先、利用私刻公章擅自带头、伪造虚假串户联名,摧毁廖荣华承包合同的控告。

④从重从严查处:在法院白茅村委主任廖金保、私刻公章、伪造我村廖土先在后龙山2007年开垦的土、是经村支两委干部研究决定同意补偿给他的虚假伪证。

⑤从重从严查处:在法院白茅村委书记为还沦落期的风流债、竟然以书记权力为情感专业户廖柏青伪造、84改87无名数据图为廖柏青掠夺廖荣华合法林地的虚假伪证。

⑥从重从严查处:在法院8月19日庭审时廖金保讲:“廖荣华的合同盖章是为了到外面骗钱,并不是村里与廖荣华签订的合同、伪造“(2014年9月2日会议记录)”等虚假伪证。

⑦从重从严查处:在法院私刻“肖家镇白茅村人民调解委员会“公章,真公章”嘉禾县白茅村人民调解委员会“。

⑧从重从严查处:在法院白茅村委主任廖金保说:“白茅村委根本没有和廖荣华签订过《后龙山,牛栓岭,神栓岭承包合同书》更不存在一次性所交承包费”的恶性恶意作伪证。

⑨从重从严查处在判决书中枉法审判长全解军因为分不到天价鉴定费为被告的伪证在制造伪证10、11、12的法院强盗行为。

⑩从重从严查处并废除:、(2015嘉民一初字67号)与(2015郴环民终字89号)无事实依据,法律沦丧、道德沦丧的人民法院的枉法判决并对相关人员进行审判,并要求追究相关协案人员的法律责任及刑事责任。

枉法人民法院因得不到天价鉴定费为了庇护被告方而串通白茅村委在判决书中为被告的伪证再制造伪证10 、11 、12。

伪证证据10:“廖柏青出具的证明,拟证明廖土先兑换土的事实”。的法院虚假伪证。

伪证证据11:“廖智发出具的证明拟证明廖柏青、廖土先的土是村支两委研究发包给他们的”。的法院强盗虚假伪证。

伪证证据12:“廖光伍出具的证明拟证明廖土先兑换土的事实”。的法院强盗言论。

枉法人民法院因得不到天价鉴定费而充当土、恶、霸、匪、江洋大盗的“先遣军”,“路霸”把在法院以私刻公章、伪造土地发包、伪造串户联名等虚假作伪证认定为民事活动,非法设定合法荒山开发者廖荣华的非法义务,要求廖荣华在履行合法《后龙山、刑栓岭、牛神岭承包合同》的同时,理应讲信用,任人宰割,在追求维护自己利益的同时,不得侵占,“私刻公章”,"伪造土地权属",“伪造串户联名”,掠夺廖荣华森林财产的权益,并以人民法院权力在作出判决的同时,要求嘉禾县林业局、白茅村委对廖荣华承包合同林权证登记的后龙山承包面积以及四至范围进行核查的法院强盗言论。

综上所述,根据民事诉讼法第106条:“对以严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违反法律禁止性或者严重违背“公序良俗”以私刻公章伪造土地权属,伪造串户联名等形式形成或者获取的证据”,人民法院应该不得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

原审判决通过人民法院查实,已认定原告廖荣华林权证合法承包合同合法,发包当届村支两委证明“廖土先在后龙山私占地全部由村委会无偿收回,交由廖荣华使用....”合法。那么法院为什么不根据民事诉讼法第69条,经过法院程序公证、证明的法律事实和文书,人民法院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如今法院把白茅村支两委明确证明“全部收回”枉法审判长问廖金保、廖土先在后龙山私占地指的是哪一块来分开判决,故意罔顾法律事实,回避法律所赋予“全部收回”的正当合法权利,依据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条,第三条。国家实行农村土地经营制度。所以枉法法院适用法律枉法。

郴州中院本院认定:嘉禾县肖家镇白茅村委会证明。村集体已将土地承包给廖柏青、廖土先使用的“土地使用权”,而事实证明:嘉禾县肖家镇白茅村村民委员会的证明村集体已将土地承包给廖柏青、廖土先使用的“土地使用权”是白茅村委书记、主任、综治主任恶意串通嘉禾人民法院竟以人民法院权利。因得不到15000元天价鉴定费、私刻公章伪造的“农村土地权属虚假证明”,终审判决枉法郴州中级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认定:廖泽明、廖雪生、廖智发以及白茅村委、书记、主任、综治主任等被告亲兄弟在法院以私刻公章为被告制造的“农村土地发包”,“擅自串户联名摧毁承包合同、摧毁林权证”,瓜分、掠夺廖荣华数百万森林投资财产以及合法林地的黑社会行为,把被告证明被告认定为民事活动,适用法律枉法(严重违反、侵害农村土地发包主权,村民委员会,村民小组的权利)。并由枉法中院竟以人民法院权力要求廖荣华“理应讲信用,任人宰割”,在追求自己利益的同时,不侵占他人利益,(不得侵占、“伪造2006年发包六亩地,每年上缴500元”、“伪造2007年廖土先私占地是经村支两委同意”、“伪造串户联名”、“伪造2014年9月2日会议决议案”、“伪造84改87无名数据图”)的黑社会利益。根据民事诉讼法第59条:证人、证言必须经法院查实后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法院查明证人有意作伪证或者隐匿罪证。人民法院为什么不依法对白茅村委的恶意作伪证进行处理。如今案件事实清楚,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自留地与已发包)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人民法院为什么不依据刑事诉讼法第195条案件事实清楚(是伪造的),证据确实,依据法律认定被告、白茅村委以及法院枉法审判长全解军进行有罪判决?!人民法院应当依据民事诉讼法第200条:第三款: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第十三款:审判人员有枉法行为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人民法院应当再审理由:

1.郴州中院审判全庭枉法,强烈要求向全国人民公开审判录音、录像。

2.枉法郴州中院认定:“廖土先、廖柏青所耕种的涉案土地属于廖柏青、廖土先自留地”践踏国家宪法、农村土地承包法,剥夺了农村土地农村发包主权,村民委员会、村民小组的土地管理权利。枉法人民法院剥夺《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条、第三条的国家宪法。本法第二条所称农村土地,是指农民集体所有和国家所有依法由农民集体使用的耕地、林地、草地,以及其他依法用于农业的土地。本法第三条农村土地承包采取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内部的家庭承包方式,不宜采取家庭承包方式的荒山、荒沟、荒丘、荒滩等农村土地,可以采取招标、拍卖、公开协商等方式承包。

3.枉法郴州中院认定:村集体已将土地承包给廖柏青、廖土先使用的证据是伪造的与恶意作伪证。

4.枉法郴州中院认定:私刻公章伪造串户联名、伪造农民土地权属等恶意作伪证为民事活动,并要求合法开发者廖荣华履行非法义务,理应讲信用,任人宰割,在追求履行依法经营《后龙山、牛神岭、刑栓岭承包》合同时,不侵占黑社会行为的非法利益。

 

投诉反馈,及时掌握

处理中

发布评论

上传图片 支持jpg,gif,png等格式,5M以内

    我要投诉 部门回复 下载新湖南 在湘问上提问

    最新投诉

    更多

    关注排行榜

    更多
    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 华声在线新闻网站 湖南日报社新媒体中心 主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