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网上那些出于善意的批评,对互联网监督,不论是对党和政府工作提的还是对领导干部个人提的,不论是和风细雨的还是忠言逆耳的,我们不仅要欢迎,而且要认真研究和吸取。

嘉禾县人民法院审判长全解军糊涂办案令人发指

时间:2015-12-02

涉及单位:嘉禾法院, 肖家镇政府,白茅村村委会

地区: 湖南省  郴州市  嘉禾县 

严查嘉禾县人民法院审判长全解军在民事判决书中利用审判长职权

1、虚构审判过程

2、虚构被告证据

3、无事实依据的判决

4、伪造案件时间,超长违规审理

一、审判长全解军为了利益链、关系链利用审判长职权庇护被告方。竟在判决书中虚构审判过程。并且有条件的隐瞒庭审记录。对被告方呈堂之上作伪证私刻集体公章“村民调解委员会”制造伪书,誓死不承认林权证、不承认合同、不承认亲自在合同的签字、不承认三十年一次性交清承包费等一切伪证,只字不提。

二、在判决书中虚构被告方证据

1、审判长在判决书中为被告在法院出示的伪证证据10,再次制造伪证证据在判决书中《廖泽明出具的证明,拟证明廖土先兑换土的事实》经白茅村委会证明廖荣华亲自向本人查验廖泽明根本没有为廖土先出示过此证明,在廖泽明根本没有为廖土先出示此证明,在法院审理过程中也根本无此证明。

2、审判长在判决书中,为被告在法院出示的伪证证据11再制造伪证证据《廖智发出具的证明,拟证明廖柏青、廖土先的土是村支两委研究发包给他们的》经白茅村委会证明。然而村支两委根本没有为廖土先、廖柏青出具该证明,廖智发本人证实根本没有为廖土先出具过该证明。在审判过程中也根本无廖土先的该证明。被告方提供的证据全部为复印件,且无任何证人证言出庭证明,然而全解军依然全部采用,完全不符合法律。

3、审判长在判决书中,为被告在法院出示的伪证证据12,再制造伪证证据,《廖光伍出具的证明,拟证明廖土先兑换土的事实》可廖光伍根本没有为廖土先写过任何证据,最重要的是在审判过程中也根本无该证据。且被告方所有伪证均当庭才提供,并没有一式三份分发给原告留存验证。

四:被告14-15号证据是白茅村委会书记、主任综治主任,恶意串通黑、恶、霸、匪私刻公章制造的伪证证据。廖荣华当庭举报,可审判长只字不提当时嘉禾县人民政府、公安局也亲自在网上调查证明、私刻公章属事实,私刻公章廖金保已经接受肖家镇批评教育。作为审判长不仅不追究提供伪证的法律责任、不仅不追究私刻公章的刑事责任,还包庇隐瞒,私下还采用、诱编伪证。

五、在判决书中,为被告方擅自强占的白茅村委会集体土地冠以名为“自留地”名称。然而白茅村委会根本不承认该判决,审判长无视《农村土地承包法》敬请审判长必须回答解释什么叫自留土?什么叫农村土地?这是赤裸裸的包庇。官司没打完就开始在有争议的地方冠以“自留地”,不是变相支持强占集体土地的村民?!!

六、为了利益链无视国家林权证、无视承包合同,无视白茅村支两委证明、引诱廖荣华进入法律陷阱,以15000元费用要求到郴州私营机构正宏司法鉴定所。廖荣华去交费时说:国家惠民,你们也是国家单位是否费用可少一点?该所负责人回答:“没有少!我们是私人自已办的,这15000元有8人分得。而我们所只能分得5000元又要三人亲自上山、仪器少了一分我们不去。”就这样廖荣华向县政府反应,嘉禾纪委、县政府、县委、林业局长都说:“国家树林权证界限电子图”一清二楚承包!合同界限一清二楚!村支两委证明一清二楚!还要私人司法鉴定吗?!廖土先在后龙山的地,村支两委2012年明确证明了是你的!你有村支两委的公章证明,你怕什么?!” 然而在判决书中竟然说不支持收被占土地是因为廖荣华没有到私人鉴定机构去鉴定。既然适用的法律是谁主张谁举证,那么廖荣华提供了与村支两委以及镇政府盖章的承包合同四界方位、国家权威机构林业局颁发的林权证四界方位、村支两位公章证明两户村民私占土地为集体土地已经发包给廖荣华。并且在法院认定全都是原件真实有效的情况下,居然还因为没有到审判长私下介绍的私人鉴定所鉴定所以不支持诉求.试问,如此判案公正合法权威在哪里??反观被告方,私下刻村委的公章自编自写是补贴土地,再联合自己家族几号人写几个签名,诱骗无知村民称签名就可以分土地等方式采取无理取闹的签字上书活动,然而真正到法院了,全部都是复印件,无任何真实有效力公章来证明。 如果仅仅凭借萝卜章加煽动无知村民签名来就赢得官司,试问我们国家还需要高等法院吗?国家秩序又如何维护?人民的合法权益又将遭受如何的蹂躏?如何实现习主席的“依法治国”宏伟蓝图?

七、全解军在判决前,下来调解。调解当天不通知当事人是否不符合调解流程?也不准其他村委会成员参加,不准发包签合同时候的在场人,和踏定界限的其他村委会证人参加。只邀请被告方村长和村主任“了解情况,采证明” 试问,贼会喊捉贼吗?这样的调解流程是法律允许的吗?这是调解还是乘机私下约会当事人沟通证据?!法律还如何还民众公正?

八、本案2014年12月15号原被告第三人已经在嘉禾县人民法院进行了第一次开庭。截止2015年9月共出庭审理四次。而审判长全解军在判决书中却谎称2015年1月29号才受理。试问全解军拖延庭审、为被告方制造伪证提供便利之外,是否欺骗原告是农民不懂法所以肆意妄为?

九、在判决书中审判长对原告廖荣华合法证据的用词中可以直接看出审判长徇私枉法的证据。

判决书中竟然说:“2006年就发包给廖土先,廖土先没有土地经营权证,他也拿不出土地使用权证”,廖荣华要求白茅村、村支两委出具的证明中《廖土先在后龙山非法占地无偿交由廖荣华三十年可延长5年由廖荣华管理》审判长无视白茅村支两委、镇政府证明,自行其是徇私枉法捞取私利。以审判长权力无视党纪国法,无被国家有效法律文书,这是一起由白茅现届村委书记、村委主任、综治主任以利益输送,串通审判长全解军的土地权属纠纷冤案,是地地道道的无事实依据的判决!对社会影响极为恶劣被告方竟以全庭假证、私刻公章制造的伪证与国家级林权证,村支两委承包合同书,村支两委、镇政府证明,在审判长的操纵下在法院开庭4次为期一年!在审判长全解军的操纵下国家级有效法律文书,基层政府有效法律文书在法院打官司,打不过私刻公章的伪证证据!白茅村村委会、白茅村民、当事人廖荣华坚决不答应无事实依据的判决,希望最高人民法院,国家政府严查审判长全解军,严查现届白茅村委书记、村委主任,综合主任竟以私刻《肖家镇、白茅村民调解委员会》公章为名冠以伪证证据,制造伪证的法律责任及刑事责任,并废除该判决书,并在全国范围内登报道歉。

 

 

投诉反馈,及时掌握

发布评论

上传图片 支持jpg,gif,png等格式,5M以内

    部门回复列表

    • 嘉禾县人民法院 2015-12-29 15:09:51

        嘉禾法院关于原告廖荣华与被告廖土先、廖柏青及第三人嘉禾县肖家镇白茅村村民委员会物权保护纠纷一案情况说明

        湖南日报群众工作部、华声在线新闻网站:

        贵单位于2015年12月24日转交我院关于调查网友投诉“请求政府严查嘉禾法院枉法裁判审判长全解军一案”情况的函后,我院高度重视,并组织相关人员对网友投诉的情况进行认真调查核实,现回复如下:

        一、当事人的基本情况

        原告廖荣华,男,汉族,1964年2月4日出生,嘉禾县人,农民,住嘉禾县肖家镇白茅村237号。

        委托代理人雷险峰,男,嘉禾县东塔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代理权限为一般代理。

        被告廖柏青,男,1956年12月13日出生,汉族,嘉禾县人,职工,住嘉禾县肖家镇白茅村1组41号。

        委托代理人王期福,男,嘉禾县城关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代理权限为一般代理。

        被告廖土先,男,1954年12月20日出生,汉族,嘉禾县人,农民,住嘉禾县肖家镇白茅村3组。

        第三人嘉禾县肖家镇白茅村村民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廖金保,系该村村委主任。

        二、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廖荣华与被告廖土先、廖柏青及第三人嘉禾县肖家镇白茅村村民委员会物权保护纠纷一案,我院于2015年1月29日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并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廖荣华及其诉讼代理人雷险峰,被告廖土先、廖柏青及被告廖柏青的代理人王期福,第三人嘉禾县肖家镇白茅村村民委员会法定代表人廖金保到庭参加诉讼。

        原告廖荣华诉称,2011年农历12月,原告经第三人同意从李德阳、周丰生处转包了第三人所有的后龙山222亩,牛神岭44亩,神冲岭(刑栓岭)32亩的林地承包使用权,用于开发以油茶树为主的经济林。事后,原告与第三人签订了《后龙山、刑栓岭、牛神岭承包合同书》。2013年1月6日原告对以上三处承包林地依法办了《林权证》。在原告与第三人签订承包合同及原告依法办理林权证后,原告和第三人多次要求被告廖土先将非法侵占的后龙山7亩多林地及被告廖柏青非法侵占的3亩多林地归还给原告使用并停止侵权。而两被告却拒不改正自己的错误,反而有变本加厉之势,使原告对投资160多万元的前期投入和继续投入造成了严重的影响,造成了极大的损失。

        为了能依法公正审理该案,承办该案的合议庭还邀请嘉禾县林业局的工程师召集原、被告及第三人对争议的侵权土地进行了现场勘查。该案合议庭经依法审理查明了下列事实:

        2009年9月29日,李德阳、周丰生与嘉禾县肖家镇白茅村村民委员会签订了《后龙山、刑栓岭、牛神岭承包合同书》。2011年农历12月,原告廖荣华从李德阳、周丰生处转包了嘉禾县肖家镇白茅村村民委员会所有的后龙山222亩,牛神岭44亩,神冲岭(刑栓岭)32亩的林地承包经营权,用于开发以油茶树为主的经济林,并签订了《后龙山、刑栓岭、牛神岭承包合同书》,但合同书上没有落款签订日期。该合同是继受李德阳、周丰生与嘉禾县肖家镇白茅村村民委员会签订的《后龙山、刑栓岭、牛神岭承包合同书》,两份合同条款一致,其中第二条约定:“承包期限为叁拾年,即从2010年元月1日至2040年12月31日终止。”第四条约定:“承包界限:后龙山以山岭周围的公路、大路为界除到户的自留地、旱土和晒坪在外。”2012年11月25日,廖荣华要求嘉禾县肖家镇白茅村村支两委出具一份证明,内容为:廖土先在后龙山非法占有土地现由村委会全部无偿收回,交由承包者廖荣华,30年可延5年期合法自主经营。任何组织和个人无权侵犯。(经营期限2010年元月1日—2040年12月31日,可延期5年)。村委主任廖金保、承包人廖荣华、肖家镇驻村干部王太金均在证明上签名,并加盖了村支两委的公章。2013年1月6日原告对以上三处承包林地依法办了《林权证》,其中后龙山的四至登记为:东与小路及本村田土为界南以石板路(本村3、4组山)及田土为界西以本村田土、村庄为界北以小路及本村田土为界。现被告廖柏青争议的地大约五、六分,种有茶籽树和一个晒坪现被告廖土先争议的地有4亩左右,种有橘子树和一间砖瓦房。两被告在原告廖荣华取得《林权证》之前已在争议的林地上耕种自留地。在原告与第三人签订承包合同及原告依法办理林权证后,原告认为被告廖土先非法侵占的后龙山7亩多林地及被告廖柏青非法侵占的3亩多林地,于2015年1月29日向我院提起侵权之诉,依法判令两被告停止侵权,排除障碍,恢复原状,判令被告廖土先赔偿原告损失30000元,被告廖柏青赔偿原告损失20000元。案在审理过程中,原告自愿放弃要求被告廖土先赔偿原告损失30000元,被告廖柏青赔偿原告损失20000元的诉讼请求。

        我院审理认为,本案系侵权之诉,两被告有没有侵权行为,侵权的范围及程度的界定,需要法律认可的具有法律资质的机构作出有法律效力的鉴定,才能作为审理案件的依据,根据民事诉讼中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侵权范围及程度的界定的举证责任应当是由原告廖荣华来承担。而原告廖荣华放弃了对被告廖土先、廖柏青现耕种的土地是否在林权证登记范围内进行鉴定的权利。原告廖荣华与嘉禾县肖家镇白茅村村民委员会签订的《后龙山、刑栓岭、牛神岭承包合同书》第四条约定:“承包界限:后龙山以山岭周围的公路、大路为界除到户的自留地、旱土和晒坪在外。”可见,到户的自留地、旱土和晒坪即使在廖荣华的《林权证》四至范围内,也不属于廖荣华承包经营林地。两被告在原告廖荣华取得《林权证》之前已在争议的林地上耕种自留地,第三人嘉禾县肖家镇白茅村村民委员会明确表示被告廖土先、廖柏青争议的土地是属到户的自留地、旱土和晒坪。2012年11月25日,廖荣华要求嘉禾县肖家镇白茅村村支两委出具的证明中“廖土先在后龙山非法占有土地”,第三人嘉禾县肖家镇白茅村村民委员会的法定代表人当庭表示是指廖土先办铁厂放机械设备那一块空坪,后已经收回,重新发包给廖荣华种上油茶树。且原告廖荣华对两被告是否构成侵权未能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应承担举证不能责任,故法院对廖荣华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该案经我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后,于2015年8月31日作出了驳回原告廖荣华诉讼请求的判决。判决书送达当事人后,原告廖荣华不服一审判决,并先后多次向多家网站发帖认为:全解军在民事判决书中利用审判长职权“虚构审判过程”全解军在民事判决书中虚构被告证据全解军作出的民事判决结果无事实依据。

        值得说明的是,我院在作出判决的同时,依法引导原告廖荣华通过合法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同时,我院也向嘉禾县肖家镇人民政府、嘉禾县林业局发出了司法建议,建议嘉禾县肖家镇人民政府督促肖家镇白茅村村民委员会完善与廖荣华签订的《后龙山、刑栓岭、牛神岭承包合同书》,彻底解决本村因林地承包产生的矛盾隐患建议嘉禾县林业局对廖荣华《林权证》登记的后龙山承包面积以及四至范围进行核查。

        由于原告廖荣华不服我院作出的一审判决,遂向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该案后查明的事实与我院一审所查明事实一致。并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廖柏青、廖土先是否违法侵占廖荣华承包的土地。从一审、二审查明的事实来看,廖柏青、廖土先在廖荣华取得承包的土地并办理《林权证》之前,已在涉案林地上耕种多年。原审第三人嘉禾县肖家镇白茅村村民委员会亦明确认可廖柏青、廖土先所耕种的涉案土地属于廖柏青、廖土先的自留地。廖柏青、廖土先长期耕作的事实及嘉禾县肖家镇白茅村村民委员会的确认可以证明村集体已将土地承包给廖柏青、廖土先使用。此外,民事活动应遵守诚实信用原则。公民在民事活动中应当诚实、守信用,正当行使权利和履行义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6条“当事人行使权利、履行义务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廖荣华与嘉禾县肖家镇白茅村村民委会签订的《后龙山、邢栓岭、牛神岭承包合同书》第四条约定:“承包界限:后龙山以山岭周围的公路、大路为界除到户的自留地、旱土和晒坪在外。”因此,到户的自留地、旱土和晒坪不属于廖荣华承包经营的土地范围内,廖荣华在履行《后龙山、邢栓岭、牛神岭承包合同书》时理应讲信用,恪守合同约定,在追求自己利益的同时不侵占他人利益。上诉人廖荣华认为廖柏青、廖土先违法侵占其承包的土地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请求停止侵占、排除妨碍、恢复原状、赔礼道歉的请求予以驳回。

        综上,嘉禾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理程序合法,依法予以维持。故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结果出来后,原告廖荣华对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作出的判决表示不服。为了促使该案能案结事了,目前我院仍在积极协调相关部门共同作原告、被告以及第三人的工作,希望各方能通过友好协商的方式有效化解纠纷。

        特此回复。

        嘉禾县人民法院

        二0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我要投诉 部门回复 下载新湖南 在湘问上提问

    最新投诉

    更多

    关注排行榜

    更多
    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 华声在线新闻网站 湖南日报社新媒体中心 主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