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网上那些出于善意的批评,对互联网监督,不论是对党和政府工作提的还是对领导干部个人提的,不论是和风细雨的还是忠言逆耳的,我们不仅要欢迎,而且要认真研究和吸取。

投诉衡阳市金锤拍卖公司涉嫌偷税漏税

时间:2020-11-18

涉及单位:税务

地区: 湖南省,衡阳市,蒸湘区

尊敬的上级领导:

我是赴湖南衡阳投资的江西商人陈红怀,十年来,被衡阳市金锤拍卖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胡伟鸣欺诈得血本无归,并陷入胡伟鸣设计好的套路贷,让我平白无故给他和同伙支付千多万,期间还发现有偷税漏税上千万的嫌疑。详情如下:

早在2008年,一朋友介绍我认识了胡伟鸣,见面时发现胡伟鸣为人谦和平易近人。起初,我通过胡伟鸣的拍卖公司在衡阳做了些项目也赚了些钱,一来二往,我与胡伟鸣就成了好朋友,谁知这一切都是为今后欺诈我而投下的诱饵。

2010年,胡伟鸣在衡阳市给我介绍了一个地产合作项目,介绍费当时是二佰万,合作人是衡阳市人罗益定。在我与罗益定合作成功之前,按胡伟鸣的要求就支付了八佰万合作保证金。胡伟鸣说他的二佰万介绍费作为投资入股,实投二佰万现金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当时,我考虑到胡伟鸣在衡阳的关系处理得很好,就同意他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谁知这时开始埋下祸根。

项目刚启动时,我才把合作的事向罗益定汇报,但罗益定不同意我与胡伟鸣合作,说,胡伟鸣老奸巨滑,与他合作会吃大亏。罗益定的说法很快被印证,这时我才恍然大悟胡伟鸣的所做所为。

不久,胡伟鸣就测算项目完成可赚五干万,按照之前约定的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他就要分红一千万。后来因为土地存在一些问题,拖到2012年上半年还没有处理好,我当时觉的非常难,就与罗益定解除了合作关系。

但不管项目是否成功,胡伟鸣执意要拿走我这拿走合作前约定的百分之二十股份一千万的分红。毫不夸张地说,胡伟鸣在衡阳的关系是盘根错节,还有社会背景,在他面前我确实有些胆怯。经过多次哀求,他才同意将这一千万的分红降低到900万,加上介绍费二佰万及投资款二佰万合计要我给他一千叁佰万。

后来,我从罗益定那里退回了八佰万给胡伟鸣,并留下500万欠条。再后来胡伟鸣又介绍一个放高利贷的人给我认识,说让我借500万还给他,就这样我背上高利贷,月息5分,从此就走上高利贷不归路,从那时候开始我先后还了千多万的利息,至今还没填满这个窟窿,一直拆东补西地陷入胡伟鸣事先设定的圈套。

胡伟鸣不仅欺诈我近二千万,还涉嫌偷税漏税上千万。或许,胡伟鸣会否认偷税漏税,这个很容易查清楚,他的拍卖公司不像其他企业,进出货物要花钱,只要职能部门查清楚金锤拍卖公司十年来的进帐流水,就会发现其收益巨大,而交的税额是寥寥无几。

按照我国刑法规定,纳税人采取欺骗、隐瞒手段进行虚假纳税申报或者不申报,逃避缴纳税款数额较大并且占应纳税额百分之十以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数额巨大并且占应纳税额百分之三十以上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为维护法律的尊严,请求衡阳市税务部门对胡伟鸣个人及公司进行税务审计,并将审计结果公布于众。

举报人:陈红怀

2020.11.16

投诉反馈,及时掌握

处理中

发布评论

上传图片 支持jpg,gif,png等格式,5M以内

    我要投诉 部门回复 下载新湖南 在湘问上提问

    最新投诉

    更多

    关注排行榜

    更多
    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 华声在线新闻网站 湖南日报社新媒体中心 主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