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12/06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11/21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11/12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11/02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10/16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8/20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7/24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7/11

《湘问》是湖南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客户端“新湖南”的重点频道之一,由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华声在线新闻网站(voc.com.cn )、新湖南客户端联合主办,是媒体融合下的党媒移动问政、监督、咨询平台。《湘问》频道与湖南日报“舆情”版、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栏目在人员、后台、数据库、采编流程上互通互融,形成党报、党网、党端于一体的融媒体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 投诉直通车 > 记者行动

当心预付卡消费陷阱

发布时间:2019/02/01 09:42    来源:华声在线-湖南日报


+ -

湖南日报记者 田燕

干洗衣服办卡500元打八折,800元打七折;健身卡一年1200元,两年1800元……你是不是也被此类消费优惠所吸引,办理过预付卡呢?现在五花八门的预付卡越来越多,“大优惠”背后却隐藏着“预付卡退款难”“停业后追讨难”“服务质量难保证”等消费风险。

预付卡消费风行

诸多问题困扰用户

预付卡消费已遍及娱乐健身、美容美发、餐饮住宿、教育培训等服务行业,很多商家为了争取客户,纷纷推出预付卡消费,预付卡折扣也越来越大。

长沙的张女士说她平时消费都被预付卡包围了,去理发店,店员告诉她充卡每500元送80元,还打8折;去美容院,护理人员就一个劲地劝她续费,许诺充1万元送1000元;去洗车也是充卡200元送40元;去餐馆吃饭,店家也是充1000元送100元,还打9折;甚至买水果,也劝她充值,充500元送80元……上次在富兴时代广场,一家“某某小镇”的餐馆极力劝她充值,充2000元有礼品送,幸好她犹豫了没充,再过一个星期去,餐馆已经关门了。

刘女士为了开发3岁女儿的智力,2017年在一家培训机构报名了乐高培训,买了1.7万元的课程卡。上了几个月后,觉得小孩兴趣转移,想要退费。然而培训机构不同意退费,要刘女士自己找人将卡里余额转让。到了2019年,刘女士依然没有退费成功。

住在长沙的张琳告诉记者,2018年9月,他在长沙五一路附近的金吉鸟健身俱乐部办了一张健身卡。后来因为家里有事要回老家,他提出退卡,但俱乐部表示不能退费只能转卡,但是转卡费要800元。

既然办卡有这么多风险,为什么消费者还是会经常办理预付卡呢?记者调查后发现,优惠是许多消费者办卡的初衷,而也正是被这种优惠所吸引,忽视了其背后的风险。但有时候办充值卡更多的是无奈,比如去游泳,游泳馆每次消费50元,不办卡每次就要80元。

中消协曾经组织过“预付卡消费”调查体验活动,结果显示,预付式消费的各个环节中都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商家存在“霸王”条款或“任性”规定,自赋最终解释权,擅免自身经营责任,规定办卡后不补、不退、不得转让或收取高额转让费等;个别商家办卡前后服务态度截然不同,办卡后商品和服务质量与宣传不符,部分消费者还遇到经营场所改变、降低服务标准等现象;一些行业变相涨价、擅自中止服务、卷款跑路等问题相对较多。

健身房老板频跑路

办卡会员维权困难

健身房基本都是预付卡形式消费,主要采取会员制。很多健身房还诱导会员办两年卡、三年卡,优惠更多,以期资金快速回流。然而这个行业也是老板跑路最多的,2018年底,湖南日报“投诉直通车”就接到多起健身房老板跑路,消费者退费困难的投诉。

株洲的杨莉琴投诉称,位于株洲市石峰区杉木塘的工体贰捌健身房11月8日通知停业整顿,会员多次向工商局反映,希望协商解决退款问题,可是一个多月过去了,还是没结果,打老板电话也没人接。

株洲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石峰分局负责人告诉记者,从11月9日起,他们接到多名消费者反映工体贰捌健身房停业的投诉,杉木塘工商所多次联系并约谈了该店负责人,组织维权代表当面调解。12月8日和11日,该店负责人谭某向杉木塘工商所报告,经该公司股东会议研究决定,将原“工体贰捌”会员转移到“遇见”健身会所,并承诺不再收取任何其他费用,并将该方案在会员微信群进行了公布;同时,由于经济原因,对不愿转到“遇见”健身会所的会员,无法退还费用。工商部门对消费者投诉实行调解,经调解无法达成一致的,终止调解。调解终止后,消费者可通过司法途径继续维护自身权益,工商部门也会在职能范围内给予相应协助。

有消费者投诉,衡阳市恒大绿洲的“衡阳健动力健身”,自2015年以来,欺骗会员办理三年卡、五年卡、终身卡、家庭卡、私教课等。近日,在没有任何通知的前提下,“健动力健身”人去楼空,骗走近千名会员至少200万元。

长沙海东青健身倶乐部2018年12月17日突然宣布停业,3家直营店相继关门,数千名会员走上预付卡维权之路。

预付卡消费处于无监管状态

发售预付卡究竟有没有相关部门来管理呢?记者调查后发现,早在2012年9月,商务部便公布了《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并于2012年11月1日起施行。该《办法》中,对于预付卡的备案、发行、资金管理等方面均有相应规定,要求发卡企业在开展单用途卡业务之日起30日内前往各级商务主管部门备案。

那么我们周围这些预付卡,到底有没有备案呢?记者采访了省商务厅,该厅市场秩序处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商务部门监管的是企业,个体工商户不属于他们管理,备了案的企业由商务部门管理,没有备案的由市场监督管理局管理。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称,他们只是负责单个消费者的投诉,进行核实、协商,预付卡备案应归商务部门管。

在调查工体贰捌健身房时,记者在石峰区工商分局了解到,“工体贰捌”是法人企业,但记者向株洲市商务和粮食局及石峰区商粮局求证时,得知健身行业发预付卡都没有备案。他们也坦承,该市销售预付卡来备案的企业并不多。

也就是说,法人企业才需要备案,实际上备案的也不多,大量的个体工商户销售预付卡则更加无法监管。所以在实际操作中,预付卡销售基本上处于“三无”状态,也就是无备案、无存管、无监管状态。省商务厅市场秩序处负责人表示,商务部门已经在讨论这个问题,争取加快修订和完善有关预付卡及预付式消费的相关规定。

面对目前的现状,市场监督部门提醒,消费者在办理预付卡时,要多留个心眼,最好能和商家签署书面协议,明确预付卡、会员卡的有效期限、违约责任和明确退卡退费等相关条款。为避免商家中途经营不善而跑路,要理性消费,最好不要办理大数额的预存消费卡,避免误入不法商家设下的圈套。遇到消费权益受到侵害时,要保留好证据,并及时向辖区市场监督部门投诉。

我要评论

【发布投诉主题请点击右上方“我要投诉”】
华声在线提醒您: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登录 注册
发表评论

订阅投诉

您可以在客户端借助于支持RSS的聚合工具软件,在不打开网站内容页面的情况下阅读网站内容。

友情链接

手机二维码扫一扫

随时随地便捷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