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12/06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11/21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11/12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11/02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10/16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8/20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7/24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7/11

《湘问》是湖南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客户端“新湖南”的重点频道之一,由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华声在线新闻网站(voc.com.cn )、新湖南客户端联合主办,是媒体融合下的党媒移动问政、监督、咨询平台。《湘问》频道与湖南日报“舆情”版、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栏目在人员、后台、数据库、采编流程上互通互融,形成党报、党网、党端于一体的融媒体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 投诉直通车 > 记者行动

微信拉票弊端多多 评选活动有违初衷

发布时间:2019/01/16 09:04    来源:华声在线-湖南日报


+ -

爱用微信的朋友近来有些烦,微信朋友圈里各种比赛、评选活动拉票成了常态,让人应接不暇。很多人在厌烦的同时,也质疑这些评选活动的意义,这些通过拼人气拉票进行的评选活动,背离了评选的初衷,不是看真实成绩,而是凭人脉关系,甚至还有花钱刷票的行为。

朋友圈评选拉票活动泛滥

微信平台被广泛使用后,发动群众投票的活动就方便多了。各种评选、评比活动纷纷在微信上进行,有政府部门的“公益之星”“活雷锋”“最美某某”之类的投票活动;有把未成年人也裹挟进来参与其中,从才艺比拼到作品评选的活动;也有各行业“十佳”评选,各种商业和非商业的“求投票”在微信圈中泛滥,投票活动演变成了拉票大战。

2018年12月一场大的微信投票活动让记者记忆犹新。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首届美丽乡村大擂台《希望的田野上》微信投票活动,9个候选乡村比拼票数。据了解,此微信投票活动有1840余万人次的网络关注,收到了1200多万张网络投票。为了这个最美乡村,记者的朋友圈,几个微信群每天都有拉票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冲着同学、朋友的面子投的票,投了票甚至都记不起乡村的名字,更不用说了解情况。为了这次投票,永顺和龙山的网友们还较上了劲,永顺的网友更是写下了一首《投票动员令》的打油诗拉票:“投票起战火,战争打得恶,美丽乡村夺宝座,最美司城河。永顺努力战,对手是龙山,他们人民也攒劲,只想把身翻。冠军又易主,龙山在反扑,双雄争霸分胜负,龙山人莫哭……”最后永顺司城村402万票,龙山捞车村395万票,其他乡村都在70万票以下。许多人手机一段时间都被该投票刷屏,感到有点烦但也无可奈何。

这种为提高关注度的“求投票”活动大家还能理解,可一些个人评先评优时在微信群拉票,很多人就觉得有失公平。

记者朋友圈里1月3日的“小雷锋”点赞微信投票活动刚结束,又有一个“某地好人”投票到1月15日截止。虽然主办方希望活动能传播好人事迹,学习好人精神,但是投票的人有没有时间和精力将近百个“小雷锋”或者团队的材料和几十个好人的介绍都看一遍,再进行比较呢?恐怕大都不会看,基本都是看朋友的面子来投票,这样按票数评选出来的结果又如何能公正呢?一些没有去发动投票的真正好人会不会被埋没呢?

一些商家或与商业有关的机构发起的投票活动就更不用说了,很多是商家利用参赛者贪恋名次、人们互相攀比的心态,为自身涨粉。商家是涨了粉,但很多人也因此被骚扰,不胜其烦。评选出来的东西没有意义,甚至误导群众。

老年“春晚”微信评选的节目质量不高

2018年底,刘先生向湖南日报“投诉直通车”投诉称:“2018年长沙市老年协会组织中老年人春晚汇演,网络报名70个节目,老年协会采取微信投票的形式选拔,并默认有人使用刷票软件进行投票,危害网络安全。‘2019我想上春晚’的微信投票规则是:参加的节目经过初选后,在长沙市老年协会的微信公众平台上进行投票,票数前5的直接晋级上春晚,微信投票时间是2018年12月12日至18日。因我父亲参与51号节目《瑶族舞曲》,我全程跟踪票数变化,最后两天发觉票数异动。”

刘先生反映,截至17日中午,大多节目仍然只有几千票,到了18日投票最后一小时,有的开始疯狂刷票,其中有一个节目,18日下午5点1.7万票,到6点截止时达2万多票。长达7天的投票,短短一小时的票数占总票数近1/4,是典型的刷票冲刺行为。

记者电话采访了长沙市老年协会负责“春晚”活动的一位老师。他告诉记者,长沙市老年协会举办中老年“我想上春晚”启用微信投票,是因为协会刚刚举办了一个艺术节,由于场地、费用等有限,再进行大型的现场海选很困难,所以用微信的方式进行海选。刘先生反映有人刷票,他们也取消了两个节目的参赛资格。但在18日微信投票完成后,他们发现凭微信人气评选上的5个节目质量还是不高,最后采取了一系列的补救措施,由专家评审评出前30名,和这5个节目一起再进行一场PK赛。该老师说,微信投票拉人气,投票的人都是冲着熟人关系去的,票数并不能反映节目的真实水平。第二次预选采取现场PK和专家推荐的方式,最后选出17个节目参加最后的春晚表演。看来此次微信评选并没有达到目的。

谁的朋友圈多,胜选的概率就大

除了拉朋友亲戚来投票外,一些人也用不正当的方式进行刷票,甚至还形成一个“产业”。

市民李先生参加了某市微信投票评选“十大杰出酒店经理”的活动,他说他早就收到了广告短信,纯手工投票公司的小周表示可以为他拉票,价码是进前十6000元,进前五1.2万元,前三1.8万元,第一名2.3万元。他不愿意用不正当的手段来参评,可是会有别人这样刷票,这让他感到非常不公平。靠这样刷票,投票还有什么意义?

随着微信投票活动的快速增长,“专业”刷票的团队也越来越多。记者在百度上搜了一下“微信刷票”,百度显示找到了334万个关于刷票的信息,有微信投票器平台,还有网络工作室接单机器刷票,还有专业微信投票公司声称纯人工安全拉票,价格大概是100票起,0.2至0.4元一条。由此可见,刷票已经形成了一条灰色的产业链。

微信平台上投票评选,表面上是与“互联网+”思维接轨,实际上弊端很多。微信投票不是从实事求是的角度出发,而是着重于比人脉、拼人气,谁的朋友圈多,影响力就大,胜选的概率就大。只认朋友,不问良莠,有违评选活动的初衷。肯出钱就能刷票,助长不良社会风气。现在,很多人对刷票行为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某些机关单位、中小学校等先进评选活动也在纷纷发起微信投票。投票人在没有掌握任何信息的情况下,只凭着朋友的要求就投票,评选的专业性和严肃性早已荡然无存。这样的评比,还有多少公正性可言?特别是有未成年人参加的微信投票活动,即便通过拉票让一些孩子登上了榜单,这样的行为,只会给孩子产生误导,把“拼爹”“拼人脉”作为未来奋斗的捷径,放弃自身的努力,这种急功近利、拔苗助长的做法,显然不利于孩子的成长。

我要评论

【发布投诉主题请点击右上方“我要投诉”】
华声在线提醒您: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登录 注册
发表评论

订阅投诉

您可以在客户端借助于支持RSS的聚合工具软件,在不打开网站内容页面的情况下阅读网站内容。

友情链接

手机二维码扫一扫

随时随地便捷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