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9/01/07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12/19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12/10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12/01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11/14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11/01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10/16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9/16

《湘问》是湖南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客户端“新湖南”的重点频道之一,由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华声在线新闻网站(voc.com.cn )、新湖南客户端联合主办,是媒体融合下的党媒移动问政、监督、咨询平台。《湘问》频道与湖南日报“舆情”版、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栏目在人员、后台、数据库、采编流程上互通互融,形成党报、党网、党端于一体的融媒体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 投诉直通车 > 投诉反馈

汉寿县人民法院回应“拖欠近两年的农民工工资何时发放”

时间:2019/01/10 11:34     来源:投诉直通车


+ -

我叫何秀山,湖南岳阳市湘阴县人。2017年我在常德汉寿珍伟现代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务工期间,被公司副总经理借故殴伤并除名,因医疗费及2016年部分工资及2017年全部工资公司拒付,为此,我先后向汉寿县人民法院提起了个人身体健康权侵害及劳动争议案诉讼,两案经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已经审结。

因公司收到终审文书后拒不履行判决,我于2018年4月19日向汉寿县人民法院执行局提交了两单强制执行申请,个人伤害案赔偿在强制执行申请一个月内收到执行款,但由另一人承办的劳动争议案执行款迟迟未能到位。

[劳动争议案汉寿县人民法院判决案号为---(2017)湘0722民初2104号,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案号为---(2018)湘07民终278号,强制执行申请受理编号为---(2018)湘0722执362号。]

在案件执行过程中,该院执行局第一任承办人丁x友消极懈怠执行,案件历经半年后无实质性进展,为此,我向汉寿县人民法院副院长龚x华同志两次提交了书面材料进行反映,并于7月3日向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信访办进行了投诉。今年11月份,我再次就该案执行情况向汉寿县人民法院院长熊x波同志寄达材料后进行了电话交流。在熊x波院长及龚x华副院长关注及我本人强烈要求下,汉寿县人民法院现已于2018年11月初将该案调整至执行局刘x同志办理。

目前该案自执行申请受理已历经9个多月,除了在第一任执行人丁x友在案件移交至刘x前对公司法人发布了一限消令及扣压了公司一台最破的皮卡车外,公司在汉寿县大量可执行不动产却未曾触及,尽管此前我向执行法院提交了公司详细的财产信息及公司的变更历史信息,另外,我已将《陈德政盗窃罪一审判决书》(2018年4月27日判决,案号为2018湘0722刑初71号)相关内容递交给法院,公司地址,负责人及实际控制人赫然在目。时近岁未,历时两年,本人2016年部分工资及2017年全部工资及依法应获得的赔偿款和延迟履行金近12万分文未付。农民工依法应当获得的收入及赔偿仍然未能到位。

现向媒体求助,请求敦促相关部门尽快执行落实。

何秀山 电话:15907303392

2019.1.4

 

部门、律师、记者回复

(共1条)

  网友:

  您反映的“拖欠近两年的农民工工资何时可以发放到位”已获悉,县法院高度重视,现将相关情况回复如下:

  申请执行人何秀山与被执行人汉寿珍伟现代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一案我院是2018年4月20日立案执行的,在执行过程中,原承办人是原执行局副局长丁恩友,接手该案后,承办人先后到工商部门查询了被执行人珍伟公司的工商登记情况,查询到珍伟公司的法人代表这浙江籍的何世灿,他长期住在浙江,很少来公司;依据申请人提供的信息到被执行人现在的经营所在地(现在已更名为爱的深公司)找当地村支部书记陈书记调查了解情况,村支部书记说他们以前听说过珍伟公司,但现在签定的租赁合同是和爱的深公司签定,他们也没有见过何世灿本人。执行人员在公司里做调查笔录时,包括问郑蒋江是不是现在公司的负责人时公司员工均不给予配合,只说他们是爱的深公司的员工,所以执行人员虽然去了4次爱的深公司的经营所在地,但按照申请执行人所说的现在的爱的深公司就是以前的珍伟公司调查取证很难。执行人员通过查控得知珍伟公司名下除了有4台车子外再无其他何供执行的财产,便立马到交警部门查封了珍伟公司名下的4台车子,但执行人员想尽办法均没有找到这4台车子以便扣押。2018年7月12日早上7点多,承办人丁恩友在上班途中发现了珍伟公司被查封的4台车子中的一台,便立即进行拦截,在表明身份后表示要扣押该车子,后在赶来支援的执行局同事的协助下,成功将该车子扣押至法院。 在执行过程中,申请执行人除在电话里要求执行人员给他尽快执行到位外,并不是很协助执行,执行人员多次要求他必须到场参与执行,他一次都不来。执行人员也不可能仅凭他提供的那些东西(他提供的那些执行线索都他以为是的,不能通过调查证实的)去强制执行爱的深公司,所以说案子要执行到位,必须查询到珍伟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何世灿名下的可供执行的财产。

  汉寿县人民法院

  2019年1月10日

评论者: 汉寿县人民法院 2019/01/10 10:29 1

我要评论

【发布投诉主题请点击右上方“我要投诉”】
华声在线提醒您: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登录 注册
发表评论

订阅投诉

您可以在客户端借助于支持RSS的聚合工具软件,在不打开网站内容页面的情况下阅读网站内容。

友情链接

手机二维码扫一扫

随时随地便捷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