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10/16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9/16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9/13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8/22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7/19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6/22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6/7
  • 湖南日报《社情民意》2018/5/25

《湘问》是湖南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客户端“新湖南”的重点频道之一,由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华声在线新闻网站(voc.com.cn )、新湖南客户端联合主办,是媒体融合下的党媒移动问政、监督、咨询平台。《湘问》频道与湖南日报“舆情”版、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栏目在人员、后台、数据库、采编流程上互通互融,形成党报、党网、党端于一体的融媒体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 投诉直通车 > 投诉反馈

耒阳市南京镇政府回复“与耒阳市永秀公司欺压百姓,强挖地基”

时间:2018/08/08 14:51     来源:投诉直通车


+ -

湖南衡阳市耒阳市南京政府与耒阳市永秀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勾结,不经老百姓的同意,2018年7月26日,南京镇政府官员与永秀开发商指使一台挖土机在南京镇白毛村32组强行挖老百姓建房地基,老百姓阻止,他们强行对老百姓动粗,后来又叫了几百号警察进村,暴力执法,还强行拉走5人关押,求求救救可怜的百姓!

部门、律师、记者回复

(共2条)

  关于处置白毛村徐仲义“两违建筑”的 情 况 说 明

  2018年7月26日,我镇组织镇机关工作人员及白毛村两委干部对白毛村32组徐仲义“两违建筑”进行处置,徐仲义“两违建筑”位于石塘水库岸边30米左右的生态公益林区域内。徐仲义在未办理规划、国土和水利部门的手续下于2017年12月违法推地建房,损毁公益林造成水土流失。我镇规划站根据湖南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办法第52条和第53条规定、国土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5条和第7条分别于2017年12月5、16日两次对其下达了责令立即停止违法行为,听候处理的通知书。2018年7月中旬徐仲义开始平整地基并用钢筋水泥打好了地脚梁,准备于近期开始建房子主体工程。

  群众反映徐仲义将于近期违规建房,镇政府为了遏制“两违建筑”行为蔓延势头。经镇党政领导会研究决定,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对徐仲义的“两违建筑”进行拆除。7月26日9点40分左右在对白毛村32组徐仲义“两违建筑”拆除时,徐仲义妻子李小凤对拆除行动进行阻拦,并从刘功友家中拿柴刀威胁阻碍执法,在此情况下我镇向南京镇派出所报警,南京派出所出警后,经多方面做工作李小凤不放柴刀,后来派出所干警在镇机关工作人员的配合下将其柴刀夺下并将李小凤带离。为了不激化李小凤及家属情绪,执法组当时也只是对违章建筑进行了部分拆除(只铲除地梁脚6米左右,涉及面积10平方米),然后与村、组干部及亲属交待要他家自行拆除。在镇机关工作人员准备乘车返回途中,李小凤、亲属及湾村不明真相群众利用三轮车堵路,阻止镇村两级干部离开,我镇组织镇村干部对李小凤及其家属和其他群众进行劝阻及法律宣传,李小凤及亲属对此无动于衷继续堵路,阻止我镇干部四十余人不许离开。按照当时情况,10点30分左右党委书记王解琼将情况报请上级领导,上级领导立即决定派市公安局巡逻大队出警,市巡逻大队出动防爆车两台及30余名防暴干警于11点40分左右赶到现场处置;市公安局带队领导谷主席组织镇村干部和当事人及其直系亲属进行反复座谈,并告知其事态的严重后果,结果李小凤及家属仍然不听劝告,仍然无理取闹妨碍公务,把三轮车横在路上,李小凤和她父母躺在路上阻塞交通并不许任何公职人员离开。按照市政法委领导安排中午1时左右市政法委维稳办副主任李明到达现场与在场相关领导再进次进行劝告,还是没有效果,而且当事人李小凤及其亲属情绪越发激烈,当事人李小凤持刀来回走动威胁在场工作人员,一直僵持到4点半左右。出于无赖,经在场的相关领导商议后再次报请市委相关领导,领导根据现场需要增派60余名警力于下午5点半左右赶到场,迅速驱散无关人员并果断带离涉事人员。

  此事件的发生是我镇政府为了遏制“两违建筑”行为蔓延势头,经镇党政领导会研究决定,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对 “两违建筑”进行拆除,与我镇永秀沙滩项目无任何关联。造成误会,我镇将进一步做好相关解释和稳控工作,欢迎社会各界人士对我镇各项工作进行监督。

  耒阳市南京镇人民政府

评论者: 南京镇政府 2018/08/08 10:52 2

本站记者将情况反映给了耒阳市南京镇王书记,王书记表示表示具体情况后,及时回复本站。

评论者: 华声在线衡阳分站 2018/08/07 15:52 1

网友评论

(共1条)

各位政府领导:救救我们这些苦命的农民,我们是衡阳市耒阳市南京镇白毛村31.32组(原石塘村11.12组),2个月前永秀开发商在镇村级领导来我村开发旅游,当时我村所有村民都很高兴,全体村民一致通过支持开发。村民几天之后在无记名投票选出了12个代表与乙方协商开发事议。在谈判协商中,由于选出的代表都是一些没有文化只会种地的泥腿子。镇政府与开发商为了开发商最大利益化,使用欺骗的手段,签订不公平合同。(1:镇领导与开发商分批把好做工作的人让他们先签,其它的人一个一个做思想工作要他们签。2:村民代表所提的要求,镇领答应开发商承诺签订附加合同上,但等村民代表全部签完名后,开发商与镇领导不承应再签任何附加合同。3:土地面积是空白,当时村代表提出把面积确定好后再签字,但镇领导与开发商说,开发商只需要荒山,荒地成片茶油林我们都不会规划在内。4:合同是开发商与村代表同时在桌面上签字,但开发商与镇政府都没有在合同上签字。只是我村民代表在上面签字,所以此合同在开发商手中只能说是一份保证书)。村民部分代表在6月28日已签字,在合同上已注7月1日生效。但至今天(7月27日)开发商与镇政府都没有在合同上签字。在7月25日开发商到我村测量土地面,由于开发商要把我村成片的茶油林与我村规划好村民建筑土地划入开发土地内,并所有建筑物不作任何补尝,当时村民代表就没有与开发商测量土地。7月26日开发商与镇政府组织无业游民(没有穿工作服,没出示工作证)强势拆除我村徐仲意家的地基,并指使无业青年人员抠打阻止拆迁者徐仲意之妻兰兰。我村村民在不懂法,不识法但不违法的前提下,要求开发商与政府作出合理的解决方案。所有的村民没有做出任何过激行为。而政府部门为了打压村民,不做任何解决方案,直到兰兰拿着菜刀自残的方式,镇领导才答应双方调解,在双方刚刚达成意向后,耒阳市派出所到达我村,(现实版的日本进村)。耒阳市防暴队对我村村民打压。并不允许任何人拍视频,任何人拍的视频都会遭到抢夺。在暴力执法中,徐仲意80多岁的父母被执法人员粗暴的丢在地下,不管不问。使我村徐仲意父母昏迷,我村徐华南告知镇领导,镇领导怕发生死亡故,才不得不要我村徐华南送徐仲意父母到耒阳市人民医院救治。我村村民在执法大队来到之后,没有任何人阻挠执法人员任何行动。我村村民徐望军摩托出租,刚送镇领导到南京镇返回,坐在摩托车上没下来,执法人员把徐望军抓走,徐望军之妹看到哥被抓,走过去想理论也被抓,徐望发老婆看到执法人员来势汹汹很害怕,想从路口往家走,也被执法人员抓走。受害者兰兰在执法人未达前了,他不伤别人,自杀自己。因为她看不到生活下去的希望,看不到明天的美好,所以在争夺刀时,可能割伤执法人员,但绝对没砍人。可以受伤人员为证。李佐忠(兰兰之父)看到女儿被抓,走过去也被抓。还有李佐忠小女看到姐姐这样也跑过去被抓。由于李佐忠小女怀抱哺乳期几月小孩,车开出村没多远放回,以上所发生的事是真实的事实经过。政府发出的通告歪曲事实。徐仲意兄弟,姊妹多,为了生计,小学没毕业就外出打工,因年龄小不能进厂,只能跟村里年龄大的在工地做苦力,年龄大之后才进了一个加工厂,但最大的不幸再次降临到苦命的孩子身上,在工作当中不幸被机械锯断一只手,但父母年事已高体弱多病,不敢告之,也不敢回家怕被父母发现,只留下妻孩在家,用他工厂赔偿金修建房子。而镇领导在我村徐华南告知情况以后。依然强势决定拆除,这就是我们的父母官,不给予帮助,为了自已的政绩,给这样苦命的家庭再插上一刀,至今抓去的人还没放出,还给村民安上了持刀防公务的罪名,写到此我己声俱泪下,恨老天你对这苦命的孩子公平吗?党还是那个党吗?我相信一定会还我们一片晴天。耒阳市领导与镇领导部分官员不可能一手遮天。我们请求给予3个答复。1:给受害者家合理的补偿。2:放出我们村被抓人员。3:我们村不再与如此不良开发商合作,在此慎重声明:开发商已欺骗的方式让我村村民代表单方面签订的合同无效。现石塘水库是在我们湾石塘的基础上修建。但镇领导说归镇所有,水库面积的利益归南京镇政府所得。我们村也不再去争取。水库你们开发我们村不会阻挠,但我们村每寸土地开发商不得建用。我们相信党和人民会给予我们这些弱势群体公平

评论者:单人行 2018/07/29 16:01 5

我要评论

【发布投诉主题请点击右上方“我要投诉”】
华声在线提醒您: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登录 注册
发表评论

订阅投诉

您可以在客户端借助于支持RSS的聚合工具软件,在不打开网站内容页面的情况下阅读网站内容。

友情链接

手机二维码扫一扫

随时随地便捷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