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湖南日报《舆情》2018/4/13
  • 湖南日报《舆情》2018/3/29
  • 湖南日报《舆情》2018/2/13
  • 湖南日报《舆情》2018/2/2
  • 湖南日报《舆情》2018/1/10
  • 湖南日报《舆情》2017/12/27
  • 湖南日报《舆情》2017/12/8
  • 湖南日报《舆情》2017/11/27

《湘问》是湖南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客户端“新湖南”的重点频道之一,由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华声在线新闻网站(voc.com.cn )、新湖南客户端联合主办,是媒体融合下的党媒移动问政、监督、咨询平台。《湘问》频道与湖南日报“舆情”版、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栏目在人员、后台、数据库、采编流程上互通互融,形成党报、党网、党端于一体的融媒体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投诉直通车 > 投诉反馈

步云桥政府回复“一家三口唯一住房被采石场放炮震裂欲塌无家可归”

  时间:2018/04/11 11:11  点击数:962   来源:投诉直通车


+ -

 

我是衡阳市祁东县步云桥镇堆积村三组村民唐时秀,42岁残疾人还患有类风湿病,另有父母共三口人,父74岁瘫痪在床,母67岁体弱多病,原本平静生活的一家人,被政府批给祁东县步云桥镇攸陂村支书陈春生等人开的采石场打破了,2016年开始在村中山上强行推毁正在耕种采收中的黄花菜生产承包地,筹备开采石场,2017年春季正式开工大量频繁放炮,给村民无论新旧房子都不同程度震开裂了,我家的房子最严重,在2017年8月份发现开裂,而且迅速发展至面临倒塌,2017年11月初仓促搬出在外至今,唯一一栋二层房子不能居住,致老弱病残的一家人无家可归,承包地也无法耕种,断了生活来源,生存都成了问题,对于这个只害百姓唯利采石场老板的采石场,自知势弱的一家人只有联合部分村民联名报告村、镇、县各有关部门及主要党镇领导人,只要求政府主持公道要求他们赔偿损失,还一家人一个安身之住处,却如泥牛入海,只得到采石场对我们的威胁恐吓.

2018年1月份在网上发帖《祁东县步云桥镇堆积村老弱病残无家可归的一家三口》,才迎来了步云桥镇政府的回应,但是至今未解决问题。

 

部门、律师、记者回复

(共2条)

  唐时秀女士:

  您好!

  根据您所反映的情况,经步云桥镇政府工作人员实地调查核实,现回复如下:

  1.对于您反映的陈春生等人为开办采石场强行推毁黄花菜地的情况,经调查核实,鑫利采石场没有占用您3组的用地,2014年该采石场在筹备开办之时,也与占用用地的堆积村6、7、8、9、10、14组签订了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不存在强行摧毁黄花菜地这种情况。

  2.对于您反映的鑫利采石场开矿放炮引起您家房屋开裂问题,步云桥镇政府于2月5日起安排镇安监站工作人员进行了实地调查核实,得知您家房屋于2014年进行了加固,从开裂情况来看烈迹明显,裂线较长,但县安监局进行实地测距时发现鑫利采石场离您家住房也超过了500米,综合调查核实结果我们也无法断定致房屋开裂原因。之后我们找到您与采石场负责人进行沟通协商,但双方对房屋开裂原因各执一词,协商没有达成一致。此种情况下,我们向上级相关部门请示汇报得知如在无法明确致房屋开裂原因的情况下,可自费发起专业鉴定检测机构进行检测鉴定,建议您通过经官方认证的专业鉴定检测机构检测鉴定并出具结论后我们再依法依规依据进行后续处理。同时镇政府考虑到您提出的担心房屋居住安全问题及您家庭的经济状况较差,建议您租房外住,并已决定给您进行民政救助(适当承担部分房屋租赁费用)。

  步云桥镇人民政府

  2018年4月10日

评论者: 步云桥政府   2018/04/10 15:14   2

本站记者将情况反映给了祁东县步云桥镇政府相关负责人,其表示核实具体情况后,及时回复本站。

评论者: 华声在线衡阳分站   2018/04/08 09:01   1

网友评论

(共5条)

对于政府不顾村民人身财产安全,批准在我们村中居民区开办采石场,给村民带来各种危害,已经多次到村镇县各有关部门上访及网上投诉反映至今一直未予解决。从步云桥镇政府的网上回复中得知: 1.祁东县步云桥镇鑫利采石场为陈月圆(一直都讲是陈春生与人合伙开的,不知道这两个名字是不是同一人)个人投资独资企业,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30426MAL62XL34,成立日期:2016年8月22日。惊讶不是之前告诉我们的多人合股企业 2.对于步云桥镇政府工作人员实地调查核实的鑫利采石场没有占用3组的用地,2014年该采石场在筹备开办之时,也与占用用地的堆积村6、7、8、9、10、14组签订了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不存在强行摧毁黄花菜地这种情况不实,强行摧毁占用正在采收中黄花菜承包地的就是我家的,我母亲多次找采石场理论赔偿了一部分钱,但没有签订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对于签了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的其它组不知情。 3.鑫利采石场2014年就开始筹备了,怎么一直都没有知会附近的居民,(要知道6、7、8、9、10、14组的村民不住在采石场附近,住在采石场旁边的是1、2、3、4、5组的村民),也没有征求村民意见,更没有采取预防纠纷措施(国家建设大工程项目时对周围可能存在安全隐患区域,特别是可能造成房屋损害的,都是政府强制施工方事前委托鉴定机构进行鉴定的),何况对于这类高危行业,只考虑采石场老板的利益,不顾百姓安危,批准开在居民区,发生损害后果了由百姓自行承担高昂的经济与精力上维权代价,无力承担(鉴定费诉讼费律师费要几万块钱)就流离失所,感恩着政府的救济,过着解放前的无产阶级生活 4.一直以来都向我们灌输所谓三百米安全距离,强调我家房子已超五百米,没有哪条政策或法律规定超三百范围造成损害就不用承担责任。我从网上下载并打印郭秦渭与马海萍著文献资料《工程爆破对邻近房屋影响的探讨》一文给接触这个案子的领导人都看了,文中第4节结论里有说明:从理论上讲,爆破产生的振动波以振源为圆心向四周传播并逐渐衰减,但由于受房屋所处位置的地形、地貌、工程地质、地下水位等因素的影响,实际振动参数(速度和加速度)与振源距并非成绝对的正比关系。从实验观测结果参数得到证明,实际受影响房屋调查结果也印证了这一点,所以爆破振动对房屋影响程度,不能简单地按爆破源的远、近来划分轻、重。 5.对于政府调查到的多家新房开裂的情况怎么不提?看来大家只是联名写报告,只是拿到联名报告的领导看到还不算数,为求安定的生活环境,要是逼得无路可走,村民们也不惜联合上访 这个事情从2017年12月份开始维权,告到县里,给我的意见是万丈高楼从地起,真正要解决问题还是要到镇里,镇里又要我们到村里,村里要我们找采石场自行解决,采石场不承认是放炮原因所致,一路走来得到的都是解释,解释着这事情跟他们怎么无关,政府解释他们没办法,建议走司法途径,依我家的情况建议申请法律援助,可是法律援助不能代出巨额鉴定费(注:超万元),没有鉴定书,写不了标准诉状,没有标准诉状法院就不会受理,一旦不受理,好不容易办下来的法律援助将会中止。找来找去的结果是似乎找谁都不对。难道真就没有地方管得了这个危害一方的采石场?我也不能眼看父母一把年纪了还流落他乡,虽然我家没有经济和精力与能力上访,但我会借助一切可利用手段发声,绝不沉默,说什么告到采石场开不成会记我的仇,那他为了一自私利,害得我一家人无家可归还不负责任才叫人生恨,说什么人微言轻不起作用,不说才是最大的无用,我肢残身病,就剩这嘴还能说话了

评论者:时美阳光   2018/04/16 00:19   7

有种官官相护的感觉,当事人投诉,采石场老板就知道了

评论者:zhe123987   2018/04/15 07:35   6

严重污染环境,严重危害居民健康,在当今中国环境这么重视的情况下,还有人敢在居民区看踩石厂,根本就是无视中中环境保护法的存在,不把老百姓的身体健康放在眼里,不重视老百姓的陈述,我们村联名的要上访北京,中央,让真正能帮老百姓决绝问题的人出来为老百姓说话,为人民服务。

评论者:肖松   2018/04/12 14:20   5

违规建踩石场,危害老百姓

评论者:肖松   2018/04/12 14:07   4

踩石场危害当地居民健康,危害当地环境,破坏生态环境,给后代带来的影响之大,祖国的鲜花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还有健康的身体吗,做为有关部门忽悠人民,不给出合理的处理结果,不为人民服务,怎么对的起中国人民交的税呢,

评论者:肖松   2018/04/12 13:23   3

我要评论

【发布投诉主题请点击右上方“我要投诉”】
华声在线提醒您: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登录 注册
发表评论

订阅投诉

您可以在客户端借助于支持RSS的聚合工具软件,在不打开网站内容页面的情况下阅读网站内容。

友情链接

手机二维码扫一扫

随时随地便捷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