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湖南日报《舆情》2018/5/25
  • 湖南日报《舆情》2018/5/8
  • 湖南日报《舆情》2018/4/13
  • 湖南日报《舆情》2018/3/29
  • 湖南日报《舆情》2018/2/13
  • 湖南日报《舆情》2018/2/2
  • 湖南日报《舆情》2018/1/10
  • 湖南日报《舆情》2017/12/27

《湘问》是湖南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客户端“新湖南”的重点频道之一,由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华声在线新闻网站(voc.com.cn )、新湖南客户端联合主办,是媒体融合下的党媒移动问政、监督、咨询平台。《湘问》频道与湖南日报“舆情”版、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栏目在人员、后台、数据库、采编流程上互通互融,形成党报、党网、党端于一体的融媒体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投诉直通车 > 投诉反馈

南华附一回应“南华附一肿瘤科方姓医生不负责任”

  时间:2018/02/01 16:20  点击数:3686   来源:投诉直通车


+ -
我的父亲于2013年5月在南华新附二医院经检查结论是鼻咽癌,后因同村附近有一个和我父亲得的病情一样,他在南华附一一个叫童琴的主治医生下治疗,说她很细心负责。于是我把我的父亲也带到了南华附一找到童医生进行了治疗。经过多次化疗,放疗,和童医生的细心我的父亲得以很好的康复,于同年十二月份完成全部治疗得以出院。期间2014年,2015年我们都在童医生的手上进行了复查结果都很好。2016年我联系童医生给我爸作复查,她说去外面进修去了,要很长时间才会回来,她说要我找另外一个主治医生帮我爸检查也是一样的。于是2016年9月份我带着我爸来到南华附一复查医院安排是一个叫方*哲主治医生。该主治医生开了多项检查,做了增长cT,SpECT检查,MRI检查等多项其中有一项叫活检和耳鼻咽喉镜的检查,当时我带着我父亲来做检查,那检查工作人员说我父亲的鼻子里面太脏了看不清楚要我带回住院部找主治医生冲洗一下再来做。于是我带我父亲返回住院部找到主治医生方哲并告诉他要冲洗,他说好好我会处理的那你明天再带你父亲去做吧,我说好。第二天我带着我父亲再次去耳鼻科做检查那工作人员说不是要你主治医生冲洗吗怎么又没冲,我说我告诉那主治医生了,我也不知道,那工作人员说算了算了就这样做了,结果做出来很模糊看不太清。我回到住院部询问方医生,他说他忘记了不好意思。当时我也不好说他什么,毕竟他是主治医生。后来结果都出来了,就是活检报告没出。我去询问结果,他说等活检报告出来再说吧。后来活检报告出来他告诉我说没多大关系而且这一次没发现癌细胞要我过一段时间带我父亲去长沙重新做一个活检。我当时就问他没发现癌细胞是好还是坏。他说不能说好也不能说坏,也许没取到也有可能,他说综合是好的。(当时MRl诊断是我父亲的肿块范围已比老片增大)他忍瞒了这一事实,因为他没有好的方案来治疗我父亲。他说过段时间去长沙做个活检,现在做怕身体受不了。于是我相信他的话兴高采列的带我父亲回家并告知所有亲戚说我爸没发现癌细胞。这个好梦不久,2017年8月我的父亲因头痛难受我带着我父亲去知询,当时见方哲医生在办公室,我一上去询问,他语气很重说童医生现已回来了你去问童医生吧,我没时间。后我找到童医生并告知童医生,她叫我拿去年的片子来看,我一递给童医生,她说你父亲去年的肿瘤就增大了,我说我不知情方医生没告诉我我还问他还说没事就叫我们去长沙重做活检就行了。童医生说你父亲的病情现我们医院拿不出好的方案,你们去长沙做个活检找个好点的专家看看他们怎么说,于是我马上带我父亲去了肿瘤医院找了肖锋专家,并重新做了活检,活检报告是非角化性癌,分化型(低分化鳞癌)她看了看去年的片子说已经这么大了怎么不重新放疗,她说你现马上回附一找到当年的主治医生翻出以前的资料,细心的对比并控制好他的积水量,于是我们回到了南华附一找到了童医生重新进行治疗放疗,那天正好方哲医生过来我就上去问他,他说你去看出院记录上写了,你不看怪谁,我就说你说的和写的完全不一样。我还问了你,你说没事就算你出院记录写了,那也是出院那一天你才给记录给我,出院之前我毫不知情。就算你记录上有肿瘤大为什么不进行治疗,而要欺骗我们出院(因为当时听他说没发现癌细胞一时高兴大意忽略看出院记录)我父亲要冲洗鼻子你为何不冲,他站起来语气很恶烈手一挥说我工作忙不过来忘记了,有问题你可以找我们科室艾(小红)主任反应,经过一翻吵闹被科室人员劝开。第二天正好艾主任来查房,我把这一系列反映给了艾主院。他的回复是方*哲态度不好他会进行批评教育,至于这个结果他说他不能听我一个人的片面之词他只看出院记录。后我不服又找到了综合楼的投诉室反映了这些。投诉室的工作人员说之后会有艾主任来找我,经过一个多星期并没人来找我,我又到投诉室找了她们,她们说没找你吗,我说没。后工作人员又联系了肿瘤科说会找方哲跟我道歉。后来艾主任找了我叫了方*哲跟我道了歉还说会处法方哲500元钱。现经过2017年的重新放疗,我的父亲并没有好转,童医生说我的父亲肿瘤太大了放疗并没有多大效果而且我父亲化疗多次身体也受不了不敢化疗。如果早点医疗可能会好一点。如今放疗回家我的父亲每天都要接受头痛的痛苦。试问方*哲你的良好如何安心,处法你几百元就了事了吗?你的责任和你的态度还有医德吗?试问方*哲这样不负责的佣医不是草溅人命吗。天理何在。

部门、律师、记者回复

(共2条)

  一:患者家属对我院方医生投诉点的事实说明

  1、患者廖国云于2016年09月7日-17日在我院放疗科住院。住院期间检查鼻咽+颈部增强MRI报告为:与2014-06-09MRI老片对比,现鼻咽右后壁肿块范围较前增大,颈部淋巴结较前稍增大。既往第一次放疗后MRI上显示肿块并未完全消失。根据肿瘤诊疗常规,怀疑肿瘤复发需要行鼻咽部活检,鼻咽部活检属于有创检查,不会在患者没有任何问题的情况下行活检。当时确实已经向患者儿子廖聪明交待MRI影像学检查结果,并说明行鼻咽部活检意义(就是明确鼻咽癌鼻咽部复发或进展的病理依据)。患者当时入院时已医嘱开MRI和鼻咽镜检查,待MRI和鼻咽镜检查结果,予以开鼻咽部活检医嘱。

  2、我院病理活检报告一般在活检后三天出来,在明确病理结果出来之前,确实是需要等待。廖聪明在投诉中写道“没多大关系”“他说不能说好也不能说坏”“他说综合是好的”这不是方医生说的话。肿瘤病情(尤其是在进展到晚期癌症之前的阶段,或者一部分癌症病人往往一般状态好的情况下)和肿瘤经过治疗后的疗效评估从来就不是一个简单的“好与坏”来评价,就算是患者体内肿瘤经过治疗完全消退,肿瘤科医生也不会说“完全治愈”“完全治疗好”。就活检没有取到癌组织癌细胞(也就是没有取得肿瘤复发或进展的病理依据)这一情况,医生绝不会讲“没多大关系”这样的话。

  3、廖聪明在投诉中写道“这一次没发现癌细胞”“没取到也有可能”,他自己也就是承认了医生这样讲了,恰好说明,这一次活检没有取到癌细胞,主管医生确实已经怀疑肿瘤复发或进展,只是目前尚没有取到。所以建议进一步至上级医院或再次活检以确诊。

  4、方医生作为肿瘤放射治疗学临床型硕士毕业的医生,从来到南华附一工作,就已经诊治很多鼻咽癌局部复发患者,放疗科室每年都有一些鼻咽癌鼻咽部复发患者行再程放疗。廖聪明在投诉中写道“他没有好的方案来治疗我父亲”,完全是捏造事实。从事放疗、化疗的肿瘤科医生都清楚肿瘤复发病理依据的取得,才是行肿瘤复发后治疗的基本依据。鼻咽癌复发后行再程放疗疗效要比初次放疗疗效差很多。

  5、鼻咽癌放疗后患者鼻咽部有结痂、积脓的可能,往往不是一两天冲洗就可以冲干净,往往要冲一段时间(两到三周)会好一些,廖聪明认为是医生延误了他父亲的诊治,完全是诬蔑和误解。在2017年11月2日艾主任、主管医生和廖聪明在主任办公室进行沟通谈话,有谈话录音为证,加上其在投诉中写道,承认主管医生确实要他带着父亲去上级医院再次行活检,出院记录上白纸黑字很清楚的也有此出院医嘱告知,廖聪明总是说“他以为”。“他以为没事了”,他没有按照医生说的话去做,还来投诉医生,这是他的粗心大意导致的结果,这个不能由医生来承担这个责任。

  二、关于双方沟通问题

  1、在廖聪明于2017年8月来到放疗科医生办公室,廖聪明见到方医生,就是气势汹汹地说方医生怎么去年出院时不跟他讲,怎么没有告诉他肿瘤增大了。医生当时调出以前的电子病历给他看,并耐心地跟他解释了住院十天以及出院情况,但对该病人既往的放化疗诊治过程不太清楚,所以建议他去找以前的主管医师童医生进一步了解,童医生当时就接待了患者。

  2、多次对方医生人身威胁,患者儿子廖聪明在2017年9月底他父亲病检结果出来后,再次来到放疗科时,见到方医生又是气势汹汹,医生当时跟他讲建议到科主任面前一起沟通。在2017年11月2日主任办公室谈话后,在走出主任办公室时,廖聪明说“方医生不拿出诚意来,他不会罢休”,走到病房走廊上时,廖聪明又说:走法律程序弄不到方医生,他会到医院外面找人报复方医生。

  三、医院与患者家属的沟通情况

  1.2017年10月24日患者家属投诉到医院,科主任组织了家属、医生、主任的三方协调,正面向家属作出了相关详细解释,有录音为证。

  2.在协调之后,家属多次前往科室和病房纠缠医生,阻碍了医生、护士以及科室的正常工作和运行。

  3.在整个的事情过程中,家属多次威胁医生的人身安全,医生已向医院、医务部安全办、保卫科报告,并在警方驻医院警务室备案。

  综上所述,医务人员整个诊疗活动中严格遵守医疗原则,整个过程合情、合理、合法,不存在任何医疗过错。但有可能在与患者及其家属沟通不到位的情况。如患者(或家属)对此回复有异议,或对此次医疗过程另有看法,可向卫生行政主管部门(衡阳市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医政科)提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或经司法途径提请诉讼,望患方通过理性的合法途径解决问题。

  南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2018.1.30

评论者: 南华附一   2018/02/01 16:07   2

本站记者将情况反映给了南华附一相关负责人,其表示了解具体情况后,及时回复本站。

评论者: 华声在线衡阳分站   2018/01/26 09:18   1

我要评论

【发布投诉主题请点击右上方“我要投诉”】
华声在线提醒您: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登录 注册
发表评论

订阅投诉

您可以在客户端借助于支持RSS的聚合工具软件,在不打开网站内容页面的情况下阅读网站内容。

友情链接

手机二维码扫一扫

随时随地便捷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