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湖南日报《舆情》2017/07/07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6/19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6/01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5/23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4/18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4/10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3/22
  • 湖南日报《舆情》2017/03/01

《湘问》是湖南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客户端“新湖南”的重点频道之一,由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华声在线新闻网站(voc.com.cn )、湖南日报社新媒体中心联合主办,是媒体融合下的党媒移动问政、监督、咨询平台。《湘问》频道与湖南日报“舆情”版、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栏目在人员、后台、数据库、采编流程上互通互融,形成党报、党网、党端于一体的融媒体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投诉直通车 > 投诉反馈

衡南县相市乡政府回应“衡南县相市乡白衣村支书强行征山”

  时间:2017/05/18 16:24  点击数:25041   来源:投诉直通车


+ -

我是湖南省衡南县相市乡白衣村马王组组民,当地村支书勾结组长,伙同几个在老家的老人就强行把本组山地租出50年,而回报仅是一条六百余米的水泥路,年轻人听闻后赶回家阻止后,停了一段时间,现在又开始动工了。征山合同只有六人为本人签名(全组有组民70余人,有选举签名权力的也有50余人),其余全部是代签或多签,合同内容又是错误连篇,毫无严肃,规范性质可言。附合同复印件供参看。盼能重视,解决!盼!盼!盼!

关于网友反映“衡南县相市乡白衣村村支书

强行征(租)山”一帖的回复

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栏目组:

近日,有网友在贵栏目发帖,反映我乡白衣村党总支书记徐中武同志勾结马王组组长,强行租赁山地一事。现就网友帖中反映的问题,回复如下:

早在2017年2月14日,白衣村马王组个别村民通过省网上信访系统(信件编号:432017021424815)向衡阳市政府主要领导反映白衣村町子组村民徐秋杰(徐中武之子)与你所在的马王村民小组签订的山地承包租赁合同存在弄虚作假和违背村民意志等事项。2月21日(署名马王组组民,信件编号:432017022131328)和2月22日(匿名,信件编号:43201702231813)向党中央、省委领导反映类似情况。上级相关部门按程序转交我乡人民政府办理。我乡人民政府于2017年 3月1 日受理,并发出了受理告知书。

经调查,2015年12月31日,徐秋杰与马王组签订山地承包合同,承包期限为2015年12月31至2065年12月31日,共50年。合同约定,徐秋杰以出资硬化700米进组公路的方式获得马王组部分山地50年的使用权。在正式合同签订之前,马王组多次召开村民会议,就山地承包合同条款与承包方进行多次协商,最终达成一致意见。合同签订时,马王组15户住户中,有11位户主亲手签名,其他几户,系村民小组长打电话征求其户主本人意见,户主委托他人代签的。打电话时,有村干部和组民代表3人以上在场。合同签订后,白衣村委会和乡人民政府及相关部门对该合同进行了监证。

合同签订后,部分在外务工的的村民以合同内容没有界定承包方经营范围为由,要求补充合同相应条款。经协商,双方又于2016年8月10日签订了补充协议,马王村民小组推选的5名村民代表均在补充协议上签名。

综上所述,白衣村町子组村民徐秋杰与马王村民小组签订的山地承包合同符合现行的政策和法律法规,合同合法有效。

2017年4月2日,我乡人民政府出具了该信事项处理意见书,4月5日,通过邮寄方式将处理意见书送达至信访人手中。在规定期限内,信访人未就此信访事项提出复查复核申请。

感谢广大网友对我乡工作的大力支持!

衡南县相市乡人民政府

2017年5月18日

部门、律师、记者回复

(共1条)

本站记者将情况反映给了衡南县相市乡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尽快将情况汇报给领导,核实清楚后及时回复本站。

评论者: 华声在线衡阳分站   2017/05/18 16:00   1

网友评论

(共1条)

针对衡南县政府及其公职人员在整治“两违”项目中的违法犯罪行为,我多次向衡阳市有关部门实名举报。以前所写材料举报的问题抽象、笼统,没有具体行政行为违法犯罪的证据。因此需要补充。   举报人掌握的证据材料很多,违法犯罪行为相似的,只挑选一些有代表性的案例。按照“两违”项目手续办理方式,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乡镇一级政府帮助办理(乡镇副职领衔、其他公务人员)。如:冠市镇、硫市镇、向阳镇、栗江镇、谭子山镇,由于栗江镇、谭子山镇办理的项目相对少,不提供详细证据材料,其他三乡镇举报人提供详细的证据材料。另一类是违法项目自己办理手续的,涉及公职人员问题的案例只挑选几个代表性的例子,同时列举几个按文件规定和统一标准办理的项目。   “两违”项目应该如何查处?应当是按“依法行政”的原则处理。由于,衡南县整治“两违”的文件规定多处与国家法律相抵触,也没依法公布,作为抽象性行政行为的基本条件都不符合。一个基本的法律常识,任何法律都要经过签发、公布程序的,否则,法律是不被承认的,没有向公众发布的规范性文件不具有约束力,不得作为实施管理的依据。   “违法用地”、“违法建设”应如何处理、怎样补征用地,“两违”文件没有具体规定如何操作。因此,在违法建设行为处理和补征用地的程序和标准有很大的操作空间。他们既不用依法,也没有文件具体规定,只按少数个人想象的一套标准统一实施。“违法用地”的处理,文件只规定了一些减免超容积率应补缴土地出让金的优惠。“违法用地”要不要依法并按程序处罚,按什么标准补征用地,文件没有规定。衡南县补征用地的统一标准是,主采光面(建筑前后)9米,建筑山墙两侧3米。不讨论这个标准是否合法合理,只要补征用地不与周边用地权属发生重叠的错误,这个标准在规划上是说的过去的,是可行的。“违法建设”文件只对减免罚款和按20元每平米处罚作了规定。违法建筑面积如何计算,是有法律规定的。有关部门还是设计了一套统一标准。没有取得土地使用权的(违法用地),补征用地的一律按容积率2.4计算,建筑竣工面积减容积率最大建筑面积再减文件规定减免面积乘20元。取得土地使用权或取得规划用地许可的,按建筑竣工面积减许可的建筑面积或批准的容积率计算面积乘20元。这个统一标准虽合法性欠缺,如果能一视同仁的执行,也还算公平、公正。   衡南县整治“两违”项目,实事求是地评价,在2014年6月31日前,除一部分被纳入“两违”项目不符合规定外(搜索“衡南两违”,明确必须是2013年1月1日前竣工的项目),“两违”项目的处理是严格按文件执行的,标准是统一的,程序也相对规范一些。2014年6月31日后处理的“两违”项目,几乎没有依法、按文件、按统一标准处理的项目。补征用地和违法建设处罚标准混乱,至少各有三个标准。有按统一标准补征用地的,有按建筑占地面积补征用地的,有按建筑前后左右3米补征用地的。“违法建设”处罚有按统一标准处罚的,有按超一层建筑面积处罚的,有按底层建筑占地面积处罚的。   衡南县整治“两违”的标准混乱,其根本原因,是负责领导全县整治“两违”的领导,给乡镇政府“帮助”办理手续的项目批字条、打招呼,自己带头破坏规矩,还有那些不符合文件规定纳入“两违”处理的项目,都是他们批准的。乡镇政府“帮助”办理手续的,冠市镇、硫市镇、向阳镇三个乡镇在补征用地和违法建设处罚有三个标准,其他两乡镇也一样。有了领导的模范带头,各部门也立即纷纷效仿,违反文件规定给违法项目优惠,明目张胆搞两套计算标准,不给好处严格按文件办,给了好处另搞一套。衡南县有关领导及有关部门违法违纪处理“两违”项目,都有几个相同特征,1、处理时间集中在2014年10月至2015年1月,春节后可能在某关键时间节点处理一大批“两违”项目;2、违法性质相同,处理的标准不一;3、各项减免优惠因人而异;4、这些项目补征用地和处罚的资料都是先按文件和标准做一套,而后再按个人意志修改一次或几次。因此,请有关部门查封2014年6月31日后规划、国土“两违”案卷,重点审查2014年10月至2015年1月 “两违”案卷。   举报人提供的证据材料主要是电子文档,分两大类,表格和CAD图。冠市镇、硫市镇、向阳镇三个乡镇和其他项目分类编辑,并配文字说明。   1. 硫市镇、这批项目是硫市镇政府主导的开发项目,却是名副其实的“两违”项目。土地被开发商和个人违法使用,政府及职能部门一直没有执法查处,其实质是硫市镇政府支持保护的违法行为。这些项目被纳入“两违”处理后,政府却出人出力帮助办理手续,说明硫市镇政府与违法项目存在违法违纪的利益关系。硫市镇的 这些“两违”项目是衡南县有关部门最早介入调查的一批。按惯例,补征用地多少,违法建设罚款多少,都会按“两违”规定计算出结果,是没有自由裁量余地的。硫市镇这批“两违”项目,有标准前后不一的两个计算结果。最终实行的,补征用地是符合统一标准的,但违法建设按建筑占地面积处罚。   2. 向阳镇、向阳镇由镇政府帮助办理手续的有两批。其中的25户约2014年春节前后受理的,另20户是2014年6月受理的(大部分是春节后赶工程进度主体竣工的项目)。应该如何补征用地、如何处罚,都有按规定计算的结果。最终实行的,用地按建筑占地面积补征,违法建设按统一计算标准处罚,其中20户按每户减免500平米处以罚款,另25户却没减免。   3. 冠市镇、冠市镇被纳入的“两违”项目很多,2015年7月前实际真正处理到位的项目少。应补征多少用地,和罚款多少,早在2014年3月就计算了一次。实际处理结果,补征用地按建筑前后左右各3米补征,违法建设按统一标准计算处罚。在2014年5月新增的“两违”项目,都是在建或者刚动工建基础,政府及职能部门没有履职纠正违法行为,其中多数违法项目与前一批违法项目是同一业主,或者就是同一项目先后开工的建筑。2015年6月,在冠市镇凌波公园旁,冠市一个用地近百亩的开发项目,正在动工建设,也是一个“两违”项目,执法人员站在施工现场视而不见,为什么不去执法?违法分子敢顶风作案,说明政府整治“两违”项目根本没有震慑力,放任违法行为,说明政府整治“两违”项目的动机不纯洁。   以上三个乡镇和栗江、谭子山的“两违”项目补征用地、违法建设处罚的标准混乱,即没依法行政,有没按文件和标准办事。   4. 业主自己办手续的。为便于比较,挑选一部分按规定符合标准处理的项目,挑选一部分没按规矩处理的项目。2014年6月31日后,那些只按占地面积补征用地并按超一层或以占地面积计算罚款的项目(个别项目在此基础再减500平米违建罚款),很明显是,事前按规定搞一套,拿了好处后,再乱搞一套

评论者:123654   2017/05/16 15:00   2

我要评论

【发布投诉主题请点击右上方“我要投诉”】
  • 华声在线提醒您: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 普通留言点此键部门、律师、记者回复点此键
  • *网上昵称: (中文不超过8个字,英文不超过15个字符。公开,不可修改)
  • 真实姓名: (保密) 手机: (保密)
  • 联系电话: (保密) E-mail: (保密)
  • 其它联系方式: (保密)
  • 家庭地址:
  • *回复内容:
  • 验证码:
  • 友情链接

    手机二维码扫一扫

    随时随地便捷投诉